#討拍
《藍色頭髮的妳》
第一次見到妳,是我在美國中部一間複合式商場暑期打工時,你時常推著推車經過我的冰淇淋部門。 妳那金黃的頭髮馬尾端染著我一直很想要卻染不上的海洋藍,在人群中很是顯眼。妳帶著美國青少年的傲嬌感,酷酷的遇到他人總是點點頭而不是熱情的Hey how are you。難以親近,卻讓我很想親近、認識。 但生性害羞的亞洲人如我也不是太善於與外國人交流,生怕過於熱情會被當成怪咖😂所以我們維持了兩個禮拜的點頭之交,沒說過半句話。 在第三週我被調換並部門到禮品部時,剛好遇到妳來補貨。 藍帝爺爺跟我說:「D這是E,妳們見過彼此了嗎?」 我們相視而笑:「見過,但還沒自我介紹過呢。」 D:「Hi,ED,nice to meet you. 」 E:「EM, nice to meet you too. 」 晚上下班後回到宿舍,Facebook 跳出了一則通知: 「EM向你傳送了一個交友邀請……」
我看著通知傻笑了笑,立馬按下了接受。 接著趕緊傳訊息給在台灣的朋友:「嘿!我在這第二想認識的人剛剛傳送了交友邀請給我欸」(哈哈,因為第一想認識的是老闆的女兒,有夠正的,但也知道,老闆女兒嗎!只可遠觀不可褻玩😂更不可能有什麼太多互動) 那天,我們成了Facebook 上的好友。 但現實生活中,我們仍然還是點頭之交。進步的是,你看到我時開始會呼喚我的名字了。 漸漸的,每當你補貨經過,我總是習慣看向妳的方向,希望妳能注意到我後,給我一個點頭、一個微笑、一個呼喚。 這個小事成為我乏味工作中的一種期待….
那天,小鎮上舉辦了一個文化交流的活動,各國的學生介紹著自己的國家,晚上大家一起在廣場上跳舞,而妳是活動的主辦人之一,但妳很少參與跳舞,總是自己默默在旁邊滑著手機。 我參與整個活動到最後,一起幫忙收拾著活動結束後的器具。 妳站在我的旁邊,我試著想找個話題聊聊:「嘿!我很喜歡你頭髮的顏色!那個藍色很酷!」 E:「喔,謝謝。」
語畢,尷尬😅😂 妳繼續滑著妳的手機,我趕緊裝忙搬起東西 嗯,第一次寒暄就失敗呢😂 我實在很不會與人寒暄,尤其再又遇上菜英文時,更顯得笨拙…. 但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冷淡卻讓我很想挑戰,挑戰可以融化、挑戰可以更親近一些成為很好的「朋友」…..
某天晚上,閒得發慌,有同事揪到他那邊玩桌遊,到了現場找了個位子坐下,嘿,剛好在妳的旁邊。 這是一個迷因的桌遊,裡面一堆網路梗和美國流行用語,對外國人來講很是吃力,忽然不知道是誰提議,應該要有個外國人搭配一個美國人,就這樣,我們兩個湊成了一組。對著上面不甚理解的意思,妳不厭其煩的向我解釋著意思,得分時我們一起歡呼、一起擊掌。 我們趁著隔壁友人起身上廁所時偷拿起她的手機狂自拍、做鬼臉。我才發現,原來妳之前的冷酷是種武裝。事實上妳人很好相處,也很搞怪。 我私心的開心著能和妳一組,開心好像關係有更進一步了一點。
晚上是公司例行的volleyball night, 我們一起到體育館觀看比賽,我坐在妳的旁邊看著妳滑著手機訊息,偶然發現一個叫做Girls night 的群組,不要臉的我立馬問:「我怎麼不在群組裡?😂」 妳看了看我笑了笑,立馬把我加進群組。 有時候覺得卡在這種性別中性地帶也是有好處的,即使自己很不girly, 但仍然能參加girls night 😂
晚上回家,在加了許多日好友的message上傳了妳我今日自拍的搞怪照片,試圖更進一步的打破距離, 至少我想和你做朋友這一點是確定的,想和妳做很好很好的朋友。從一開始就是….
我總是訕笑著一見鐘情的迂,卻又總是栽在一見鐘情的網中,想理性的逃離,卻總是感性的深陷囹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