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拍
《Girls night 》
有時候我很慶幸,自己是個女孩。因為是個女孩,所以可以用女孩的方式來靠近妳。
第一次的girls night ,是妳舉辦的,妳邀請大家到妳家裡做很girly的活動,因為待在這個小鎮也是無聊,並沒有很期待自己去參加girly的活動可以很enjoy ,畢竟自己本身很不喜歡太過於女性化的活動,什麼面膜啊、指甲彩繪啦,都很不適合發生在我身上😂 但是剛好我是個女孩,剛好是妳的活動,剛好我很無聊也很有空,剛好我很想參與妳的一切一切。 但好巧不巧的妳家在小鎮的另一端,從我的宿舍出發用走路的可能要個40分鐘,所以當妳在群組問誰需要被載時,我不要臉自告奮勇的請妳來載我。
妳的房子很漂亮,裡面有一隻貓和一隻狗,房子架高,客廳在二樓,陽台出去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遠處的雲和天空連成一線。
我和其他先到的女孩們和妳媽媽寒暄,並在等其他女孩們到來前,妳迫不及待的趕緊拿出泥巴面膜說:「快我們可以先來敷面膜!」 我塗上酪梨成分的綠色面膜,瀏海成了阻礙,妳找了綁髮的用具,把我綁成了個沖天炮後,咯咯笑的稱讚我的可愛。
妳開始把一堆用品搬出來,一箱箱的指甲油、彩繪指甲、亮片、紋身貼紙,所有的東西在我面前是多麼的突兀 不過好險你的紋身貼紙不是什麼可愛凱蒂貓之類的 所以我還算玩的盡興 把許多搞怪的圖案貼到自己身上,逗得妳哈哈大笑 妳拍了我把鬍子的紋身貼紙貼在鼻子下的影片,笑著說要把影片傳給我 無意間看到妳在用Snapchat ,我知道在美國青少年間使用Snapchat 的頻率很高。 我便隨意的說:「妳要加我的Snapchat 嗎?」 E:「wow 妳也有Snapchat 嗎?好啊」 妳便把手機遞過來讓我輸入帳號 我們成了Snapchat 好友❤️
那天過後,我們多了好幾次girls night 第二次girls night,在菲利斯家,她準備給每個人彩色噴泡互相攻擊,在混亂的人群中,妳奮力的在人群中鎖定我為攻擊目標,而我拿著彩色噴泡偷偷躲到你後方奮力的噴你 妳驚嚇尖叫的大喊著:「EDDDD!!!」
我想我們是那時候開始更靠近了吧
某天一個偶然,看到妳在Facebook 的一個音樂會活動按了有興趣參加
因為看起來像一個音樂節的活動,感覺很有趣,於是我截圖後私訊妳問妳要去這個音樂節嗎?若要去的話可以帶我一起去嗎?
E:「當然沒問題啊,但這是一個很基督教的音樂會喔,都是基督音樂」
D:「😂蛤!是喔!哈哈我不知道,呵呵」
聽到基督教音樂…瞬間傻眼了傻眼 內心十個問號與掙扎跳了出來
妳是基督徒嗎⋯⋯ 妳是基督徒嗎⋯⋯ 妳是基督徒嗎⋯⋯
我不是在排斥基督徒啦,但也明白被一些偏激基督份子弄過的傷痕累累,所以面對基督徒我會開始隱藏自己的性向,活在自以為的舒適圈,雖然以我陽剛的外表隱藏與否並沒有用,而且我也會先入為主的認為對方對我的性向並不會太友善,他們解讀錯誤的聖經帶來的根深蒂固的偏見,與我對他們通常難以接受與歧視的根深蒂固的偏見有時不謀而和….
但是開口詢問了音樂會突然聽到基督教就說不去的話有些沒禮貌,所以我就禮貌性上說,可能我星期天比較有空,若妳星期天要去再找我去吧,可是我都六點多才下班喔,不知道會不會有的晚,你們覺得太晚要先去的話就不用等我沒關係。
很好,為期兩天的音樂會,我看到妳星期六去參加了,那我應該可以不失尷尬的不用拒絕了吧,我暗自看著妳的限時動態鬆了一口氣
但是星期日,妳開心的跑到我的工作崗位來告訴我,昨天音樂會很棒,所以妳今天打算再去一次,問我要不要一起去
愣住⋯⋯
我面露不確定,試探性詢問有誰要一起去,以及幾點回來,因為我問了其他不是基督徒的當地人,問他們去參加過這個音樂會嗎? K:「去過,爛死了!大概只有四分之一是音樂會,剩下四分之三在禱告、做見證⋯⋯」 R:「嗯,我去過一次就不想去了,不是基督徒你會覺得很爛的,相信我」
我很想拒絕,但卻又很想跟妳一起出去,內心掙扎的不知道該背棄自己良心去一個自己不喜歡的活動嗎? 而妳在我面露猶豫時不斷跑來我的工作崗位詢問我決定的怎麼樣,彷彿很希望我能與妳同行
但我還沒有很喜歡妳吧⋯⋯ 所以我再三考慮後,決定拒絕妳的邀約,妳有些失望的卻又說著沒關係下次有什麼活動可以再一起去
晚上妳傳了妳玩Henna的照片給我,我興奮的說我們可以在girls night 玩這個,妳表示這真是一個很好的主意
第三次girls night ,我早就預期好自己會想幫妳畫上Henna,當大家都認真的用Henna畫出Henna該有的圖案時,我調皮的拿起畫筆在你的手臂上寫下:ED is cute❤️ 妳看到我在你手臂上寫下這些字,非但沒有掙扎拒絕,卻用著高坑的聲音叫著:「EDDDDDDD!!!!」
我喜歡妳總是這樣叫著我,不管在什麼場合,什麼派對,每當妳在人群中看到我時,妳只會看到我而大聲的叫著我的名字…. 彷彿看到我很興奮開心,彷彿人群中妳只看的到我一樣…. 就如同我在人群中也只看到妳一樣
每當有新的朋友來這個趴踢,妳總是迫不及待的向她們展示我在妳手上寫的字,妳開玩笑的說明天要穿長袖蓋住,第二天卻仍然到處展示給別人看我在妳手上留下的字跡。
我喜歡妳,私心的在妳手臂上簽上我的名字,私心的覺得這樣妳就好像屬於我的,好傻好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