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運模式調整

感謝所有人對出櫃台大 NTU lgbt 的支持與愛護。

自即日起,出櫃台大進入低強度營運模式。在此模式下,將有數點營運上的調整:

  1. 以維護既存貼文的閱覽便利為主要任務,並僅在十分罕見的情況下收錄新的稿件。即便收錄了新貼文,也不會理所當然地轉貼至 Facebook 粉絲專頁並給予編號。
  2. 停止收錄聯絡性質的貼文,包含但不限於交友、徵人、以聯絡為目的的尋人等。出櫃台大自 2018 年 6 月起就停止接受約砲文。
  3. 停止電子郵件位址的驗證作業,亦即新的貼文中若有附帶 email address 即可能為冒用。同時 email 或聯絡方式,也改以不貼出為原則。
  4. 先前關於「提及他人」貼文的過渡性措施停止適用。

在此之外,有些事情則不會改變:

  1. 小編仍然是同一個人。
  2. 之前會私訊粉絲專頁跟小編聊天的人,仍然可以繼續聊。
  3. 推特帳號會維持相同的營運狀況。

以上營運調整是為了切合現況,並進一步考慮版友現階段的需求所為。目前出櫃台大沒有關閉、刪除或放手不管的計畫。

過去四年來,出櫃台大都是由版友的生命與故事所灌溉,認識各位版友也是小編個人最榮幸的事情。能在這段時間幫助幾個人、帶給一些人開心、湊成一兩對 CP、聽某些人傾訴、讓某個人發一篇研討會論文,都是意料之外的。不過,最高興的,就是能和大家一起前進。

 

#經驗
致出櫃臺大的閱眾:
我是家裡長子,我還有五個弟弟跟一個最小的妹妹,好像現在生這麼多的家庭很稀有了,每次說出來大家都覺得我父母很有勇氣不然就是瘋了,不過他們就是單純很想要一個女兒而已。從小家庭教育貫徹女生是寶,男生是草,在被五個煩人的弟弟折騰了好幾年後,有一個超可愛妹妹的人生實在如獲甘霖,妹妹聰慧敏捷又獨立自主,沒有被我們寵壞真的是出淤泥而不染,反正我是恨不得用世上最好的形容詞來描述他。因為跟妹妹年紀相差有點距離,除了運動保持體態,為了讓自己永保年輕的心而努力吸收新的資訊,多多參加活動跟課程,才藝方面從棋琴書畫到廚藝,烘培到舞蹈瑜珈通通有練習,就是想妹妹如果對這些有興趣的時候我這個哥哥不會顯得太廢材;生理期方面也在妹妹初經還沒來之前先找作為婦產科醫生的朋友諮詢,就是想在他需要的時候當一個厲害的哥哥。但是我妹妹最後去練了鉛球,果然我對女生的想像真是太刻板、太極限了,反省、悔悟,因為臉書廣告推薦了幾本不錯的女權書籍,最近也在拜讀,希望透過閱讀更了解妹妹,讀了之後因為深刻的了解性別處境,讓我更憂心匆匆。前些年妹妹上大學,我買了一臺車送他,還有點感謝父母早生我幾年,讓我有經濟能力負擔妹妹的大學禮物,可是妹妹居然說出了,比起你送我一輛車,我更想看到你找到伴侶這種話,並且拒絕收下車子。 在我看了各種女生之後,都覺得他們比不上妹妹好,雖然心裡知道不能這樣比較,但就忍不住,好像我被教會的事情從來都不是愛(寵)女生,是愛(寵)妹妹。 妹妹聽了我的煩惱後,給了我一些建議,我很開心也很欣慰,妹妹長成了一個體貼又善解人意的人,又到了可以照顧別人,甚至聽哥哥講煩惱的年紀,有點欣慰我們之間也能分享這些煩惱,沒有隔閡的兄妹情真的跟父母說的一樣好。 這兩年我交了一個男朋友,我們很幸福,預計年底完婚。已經三十好幾沒談過戀愛的我能找到這麼好的伴侶,實在感謝,雖然小先生常常跟我妹妹去逛街或討論保養品化妝品而導致他們雙雙略過我而有點小小的失落,但能看到他們相處得宜我也就開心了,況且這些時尚衣著、美妝保養,不論我怎麼努力還是分不清楚色號、款式以及氣墊粉餅跟空氣瀏海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跟父母出櫃也意外順利,後來聽二弟轉述才知道我父母過分擔心我對妹妹的關愛超過兄妹之情,因此對於我決定跟一位男士渡餘生這件事感到贊成,雖然他們的想像未免太浮誇,但基於我們都是愛妹妹的份上也沒關係,也是要感謝妹妹那句,女人不行的話就試試男人吧,讓我注意到原先是我下屬的小先生,我時常欣賞他的處事堅決凌厲、待人謙和、風度過人、辦事認真有效率,為人也不像我嚴肅,他總幽默的與大家互動,拉近距離。雖然作為他的上屬卻常被他照顧,後來勇於跟他告白,幸好被接受了,不然在職場上還要共事,這兩年不斷嘗試、調整與小先生的伴侶關係,沒想到做一個新手伴侶跟做新手哥哥一樣很難(作為弟弟的哥哥跟作為妹妹的哥哥是截然不同的事),感謝小先生願意與我一起努力,直至如今,都會感謝當初並沒有因為性別而錯過一位佳人。
雖然做了各種努力想讓自己跟妹妹不要有年齡上溝通的鴻溝,但我確實有點學不來年輕人有趣的語調發文,望各位海涵。
祝諸位有個可愛的妹妹 婚姻幸福
2019.09.11

 

#討拍
《藍色頭髮的妳》
第一次見到妳,是我在美國中部一間複合式商場暑期打工時,你時常推著推車經過我的冰淇淋部門。 妳那金黃的頭髮馬尾端染著我一直很想要卻染不上的海洋藍,在人群中很是顯眼。妳帶著美國青少年的傲嬌感,酷酷的遇到他人總是點點頭而不是熱情的Hey how are you。難以親近,卻讓我很想親近、認識。 但生性害羞的亞洲人如我也不是太善於與外國人交流,生怕過於熱情會被當成怪咖😂所以我們維持了兩個禮拜的點頭之交,沒說過半句話。 在第三週我被調換並部門到禮品部時,剛好遇到妳來補貨。 藍帝爺爺跟我說:「D這是E,妳們見過彼此了嗎?」 我們相視而笑:「見過,但還沒自我介紹過呢。」 D:「Hi,ED,nice to meet you. 」 E:「EM, nice to meet you too. 」 晚上下班後回到宿舍,Facebook 跳出了一則通知: 「EM向你傳送了一個交友邀請……」
我看著通知傻笑了笑,立馬按下了接受。 接著趕緊傳訊息給在台灣的朋友:「嘿!我在這第二想認識的人剛剛傳送了交友邀請給我欸」(哈哈,因為第一想認識的是老闆的女兒,有夠正的,但也知道,老闆女兒嗎!只可遠觀不可褻玩😂更不可能有什麼太多互動) 那天,我們成了Facebook 上的好友。 但現實生活中,我們仍然還是點頭之交。進步的是,你看到我時開始會呼喚我的名字了。 漸漸的,每當你補貨經過,我總是習慣看向妳的方向,希望妳能注意到我後,給我一個點頭、一個微笑、一個呼喚。 這個小事成為我乏味工作中的一種期待….
那天,小鎮上舉辦了一個文化交流的活動,各國的學生介紹著自己的國家,晚上大家一起在廣場上跳舞,而妳是活動的主辦人之一,但妳很少參與跳舞,總是自己默默在旁邊滑著手機。 我參與整個活動到最後,一起幫忙收拾著活動結束後的器具。 妳站在我的旁邊,我試著想找個話題聊聊:「嘿!我很喜歡你頭髮的顏色!那個藍色很酷!」 E:「喔,謝謝。」
語畢,尷尬😅😂 妳繼續滑著妳的手機,我趕緊裝忙搬起東西 嗯,第一次寒暄就失敗呢😂 我實在很不會與人寒暄,尤其再又遇上菜英文時,更顯得笨拙…. 但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冷淡卻讓我很想挑戰,挑戰可以融化、挑戰可以更親近一些成為很好的「朋友」…..
某天晚上,閒得發慌,有同事揪到他那邊玩桌遊,到了現場找了個位子坐下,嘿,剛好在妳的旁邊。 這是一個迷因的桌遊,裡面一堆網路梗和美國流行用語,對外國人來講很是吃力,忽然不知道是誰提議,應該要有個外國人搭配一個美國人,就這樣,我們兩個湊成了一組。對著上面不甚理解的意思,妳不厭其煩的向我解釋著意思,得分時我們一起歡呼、一起擊掌。 我們趁著隔壁友人起身上廁所時偷拿起她的手機狂自拍、做鬼臉。我才發現,原來妳之前的冷酷是種武裝。事實上妳人很好相處,也很搞怪。 我私心的開心著能和妳一組,開心好像關係有更進一步了一點。
晚上是公司例行的volleyball night, 我們一起到體育館觀看比賽,我坐在妳的旁邊看著妳滑著手機訊息,偶然發現一個叫做Girls night 的群組,不要臉的我立馬問:「我怎麼不在群組裡?😂」 妳看了看我笑了笑,立馬把我加進群組。 有時候覺得卡在這種性別中性地帶也是有好處的,即使自己很不girly, 但仍然能參加girls night 😂
晚上回家,在加了許多日好友的message上傳了妳我今日自拍的搞怪照片,試圖更進一步的打破距離, 至少我想和你做朋友這一點是確定的,想和妳做很好很好的朋友。從一開始就是….
我總是訕笑著一見鐘情的迂,卻又總是栽在一見鐘情的網中,想理性的逃離,卻總是感性的深陷囹圄⋯⋯

 

#討拍
《Girls night 》
有時候我很慶幸,自己是個女孩。因為是個女孩,所以可以用女孩的方式來靠近妳。
第一次的girls night ,是妳舉辦的,妳邀請大家到妳家裡做很girly的活動,因為待在這個小鎮也是無聊,並沒有很期待自己去參加girly的活動可以很enjoy ,畢竟自己本身很不喜歡太過於女性化的活動,什麼面膜啊、指甲彩繪啦,都很不適合發生在我身上😂 但是剛好我是個女孩,剛好是妳的活動,剛好我很無聊也很有空,剛好我很想參與妳的一切一切。 但好巧不巧的妳家在小鎮的另一端,從我的宿舍出發用走路的可能要個40分鐘,所以當妳在群組問誰需要被載時,我不要臉自告奮勇的請妳來載我。
妳的房子很漂亮,裡面有一隻貓和一隻狗,房子架高,客廳在二樓,陽台出去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遠處的雲和天空連成一線。
我和其他先到的女孩們和妳媽媽寒暄,並在等其他女孩們到來前,妳迫不及待的趕緊拿出泥巴面膜說:「快我們可以先來敷面膜!」 我塗上酪梨成分的綠色面膜,瀏海成了阻礙,妳找了綁髮的用具,把我綁成了個沖天炮後,咯咯笑的稱讚我的可愛。
妳開始把一堆用品搬出來,一箱箱的指甲油、彩繪指甲、亮片、紋身貼紙,所有的東西在我面前是多麼的突兀 不過好險你的紋身貼紙不是什麼可愛凱蒂貓之類的 所以我還算玩的盡興 把許多搞怪的圖案貼到自己身上,逗得妳哈哈大笑 妳拍了我把鬍子的紋身貼紙貼在鼻子下的影片,笑著說要把影片傳給我 無意間看到妳在用Snapchat ,我知道在美國青少年間使用Snapchat 的頻率很高。 我便隨意的說:「妳要加我的Snapchat 嗎?」 E:「wow 妳也有Snapchat 嗎?好啊」 妳便把手機遞過來讓我輸入帳號 我們成了Snapchat 好友❤️
那天過後,我們多了好幾次girls night 第二次girls night,在菲利斯家,她準備給每個人彩色噴泡互相攻擊,在混亂的人群中,妳奮力的在人群中鎖定我為攻擊目標,而我拿著彩色噴泡偷偷躲到你後方奮力的噴你 妳驚嚇尖叫的大喊著:「EDDDD!!!」
我想我們是那時候開始更靠近了吧
某天一個偶然,看到妳在Facebook 的一個音樂會活動按了有興趣參加
因為看起來像一個音樂節的活動,感覺很有趣,於是我截圖後私訊妳問妳要去這個音樂節嗎?若要去的話可以帶我一起去嗎?
E:「當然沒問題啊,但這是一個很基督教的音樂會喔,都是基督音樂」
D:「😂蛤!是喔!哈哈我不知道,呵呵」
聽到基督教音樂…瞬間傻眼了傻眼 內心十個問號與掙扎跳了出來
妳是基督徒嗎⋯⋯ 妳是基督徒嗎⋯⋯ 妳是基督徒嗎⋯⋯
我不是在排斥基督徒啦,但也明白被一些偏激基督份子弄過的傷痕累累,所以面對基督徒我會開始隱藏自己的性向,活在自以為的舒適圈,雖然以我陽剛的外表隱藏與否並沒有用,而且我也會先入為主的認為對方對我的性向並不會太友善,他們解讀錯誤的聖經帶來的根深蒂固的偏見,與我對他們通常難以接受與歧視的根深蒂固的偏見有時不謀而和….
但是開口詢問了音樂會突然聽到基督教就說不去的話有些沒禮貌,所以我就禮貌性上說,可能我星期天比較有空,若妳星期天要去再找我去吧,可是我都六點多才下班喔,不知道會不會有的晚,你們覺得太晚要先去的話就不用等我沒關係。
很好,為期兩天的音樂會,我看到妳星期六去參加了,那我應該可以不失尷尬的不用拒絕了吧,我暗自看著妳的限時動態鬆了一口氣
但是星期日,妳開心的跑到我的工作崗位來告訴我,昨天音樂會很棒,所以妳今天打算再去一次,問我要不要一起去
愣住⋯⋯
我面露不確定,試探性詢問有誰要一起去,以及幾點回來,因為我問了其他不是基督徒的當地人,問他們去參加過這個音樂會嗎? K:「去過,爛死了!大概只有四分之一是音樂會,剩下四分之三在禱告、做見證⋯⋯」 R:「嗯,我去過一次就不想去了,不是基督徒你會覺得很爛的,相信我」
我很想拒絕,但卻又很想跟妳一起出去,內心掙扎的不知道該背棄自己良心去一個自己不喜歡的活動嗎? 而妳在我面露猶豫時不斷跑來我的工作崗位詢問我決定的怎麼樣,彷彿很希望我能與妳同行
但我還沒有很喜歡妳吧⋯⋯ 所以我再三考慮後,決定拒絕妳的邀約,妳有些失望的卻又說著沒關係下次有什麼活動可以再一起去
晚上妳傳了妳玩Henna的照片給我,我興奮的說我們可以在girls night 玩這個,妳表示這真是一個很好的主意
第三次girls night ,我早就預期好自己會想幫妳畫上Henna,當大家都認真的用Henna畫出Henna該有的圖案時,我調皮的拿起畫筆在你的手臂上寫下:ED is cute❤️ 妳看到我在你手臂上寫下這些字,非但沒有掙扎拒絕,卻用著高坑的聲音叫著:「EDDDDDDD!!!!」
我喜歡妳總是這樣叫著我,不管在什麼場合,什麼派對,每當妳在人群中看到我時,妳只會看到我而大聲的叫著我的名字…. 彷彿看到我很興奮開心,彷彿人群中妳只看的到我一樣…. 就如同我在人群中也只看到妳一樣
每當有新的朋友來這個趴踢,妳總是迫不及待的向她們展示我在妳手上寫的字,妳開玩笑的說明天要穿長袖蓋住,第二天卻仍然到處展示給別人看我在妳手上留下的字跡。
我喜歡妳,私心的在妳手臂上簽上我的名字,私心的覺得這樣妳就好像屬於我的,好傻好天真…..

 

#尋人
那天使用woo talk,我是台南人讀某間醫學系,你則是台大某科系,而且你還有開間大公司(希望線索沒有多到不小心幫你出櫃),聊得很開心,覺得你很聰明,你說你要先忙,但是因為我用無痕所以之後就斷了qwq!希望能尋到 #woo呆

 

#黑特
我只是最近用B__ed很氣 你才中國台灣你全家都中國台灣 氣死了!

 

#經驗
取悅是一個怎樣的態度? 層級來說,我好比豔陽下雜草根從土裡吸收,唯一流出的水份,甚至少的我只能定格不動,然後曝曬蒸發。
⋯⋯這也太可憐了吧?我連世界的美好都來不及體會,就這樣被世界虐殺,這些高我數百倍的雜草神木們為何不幫我遮陽,還是他們,還是也想看我獨自消失,其實這是在告訴我世界不如想像中美好對嗎?
我為何要這樣低聲下氣?我為何連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呢?
壓抑愛情的途中,皮囊逕自的倒臥在名為愛的地陸,抽蓄著看上另一個跟我一樣的男性軀體,他身上唯一有顏色的只剩他的唇,是那如戰場上揮舞著劍矛,攻向敵人刺進心臟所流出的鮮血;帶了點文藝,姑且稱他玫瑰紅的唇。
我撫摸著它,閉目想著在我眼前的這個人為何和我一樣被放逐天際,她應該是個調酒師,或是站在舞台上的演員,難道都因那多情的紅唇?
回過神來他已不在眼前,土地依舊荒涼,指尖留著一抹紅暈,其實他其實是我,殘破不堪需要分擔的我吧。
在追尋愛情的道路上太灰心,我也不是要像巴索爾那麽醉心於真實的美並把它刻畫其中永恆留下,但每每取悅對方希望對方能留心於我的細心,在他無意撩動我之後有發現我正在重新拼湊因他所需重構的內心嗎?
愛拎老母,多情的人總要持續面對這樣的世界,告訴自己要再更加堅強,覺得自己怎麼不能做個無情的人呢,還是其實生而為人我就得繼續重蹈覆徹,我只是不想再難過而已。 ————————————————— 當同性戀已經很累,雖然現在有一種同性戀比異性戀更多的感覺(同溫層問號問號)但久久遇上還是讓我失落了好幾天,還是在ing但應該有在慢慢消退,有感個而發,順便希望板上更多好文,出櫃台大不能亡。
希望他過的很好的啦幹。

 

#經驗
左不過28天時間,你把我硬生撂下,旁人說的時間會沖淡一切從就是顛倒是非。
我是相信一見鐘情的。
跟他是在軟體認識,他先敲我我答hi,一切如往常一樣速食的可以。
他的外表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及170公分的標準身材,髮線稍高,就是五官標誌,尤其是那眼睛及雙唇。
他擅長用定情話語認識新朋友吧我想,左一句「之後有小孩要跟誰姓啊」右一句「之後我們一起去約克郡旅行」明明才認識不到兩日,浪漫可能是他與生俱來的特質,而約克郡別名the God’s own country,Johnny 跟 Gheorghe經歷多少才能廝守相歡踏入天堂之境,何況是在交友軟體認識不到一個禮拜的陌生人呢。
但我還是被擊殺。
這期間我們偶爾會用Line通話,一詞一句家常還真有一絲情侶的穩定感。
值到我們約好碰面看場電影,前日他說好怕明天的你讓我墜入愛河,我說感情看緣分,他笑著。
結束之後問我覺得他如何,他本人比我想像中的矮小,但話語清晰,慢條斯理,我說你很迷人,是我喜歡的類型,他說那之後還可以繼續通話聊天嗎?我說當然,他說「那就好,安心許多」
之後他不如以往的熱情傳訊息,更別說要求我通話聊天,我卻止步於他在電話另一側說的各種約定。
其實到現在我還是不明白,22歲也用了幾年軟體,認知到上面的愛情多是剎那,投進汪洋便石沉大海,認真是奢侈的,感性卻偶發的與理性拼個你死我活。
前幾天止不住任性跟他告白,他只說是我們相處不夠,文字毫無生氣,我知道追逐沒有用,只能氣我自己還沒認清現實。
他流著浪漫民族的血液,一則ig一條發文,或許我是被他文字所吸引也說不定,領著我踏入天空之城,聞著淡淡粉紅胡椒後的土耳其玫瑰,才明白我不過踩在無人之境,刺鼻至極,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