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問

#發問
雖然離開學有一段時間了,覺得每天就是重複循環
起床上課下課睡覺,偶爾看著同學之間歡樂的互動
有那麼一剎那感覺孤單,但很快就消失了轉而苦笑
至少我還有寂寞陪著,在心裏默默想著
習慣了寂寞 , 順其也自然?..

nonexistent-field

 

#發問

看完she演唱會一直有個疑問,為何女生們公開互稱「老婆」社會普羅大眾只會莞爾一笑,男生們公開互稱「老公」就會激發出平常看不到的反同勢力呢?

照反同的邏輯這兩個都是違反陰陽大逆不道啊⋯

是因為女生比較可愛所以可以原諒嗎?可是比男生醜的女生其實也很多啊⋯

[Not answered]

 

#約砲

高雄 173/60/25/不分 自住有地
想找固定,可以解決彼此生理需求,有在運動身材偏精瘦,長相應該算中間偏上吧哈哈。
可1可0,互相也可,來信自介,附line/sk換照。

yu0q7@boun.cr

 

#nonexistent-field

〈道歉要露出廢文不是常識嗎?〉
  
  
我為我的任性道歉
我不該
奢望你能用同等的努力去讀懂
那些期盼和醋意
 
或是花相同的時間
盯著螢幕等著訊息傳到
一邊思考上一秒明明人還在但怎麼對話就
沒了下文
 
我為我的傲慢道歉
我不該
認為你會和我一樣期盼
能夠相聚的時刻
 
或是肆意把你傳來的詩句
放在錯誤的情境
導致你在我心中的形象
有點浪漫
 
我為我的殘酷道歉
我不該
一次又一次把你的屍體以文字粉飾
陳列在這供大家觀賞
 
或是樂此不疲地把你化作各種樣貌
但又在某個天氣不對的日子
把你打碎
拿去施肥我的悲傷
 
如果你想逃避我
像我逃避自己那樣
那我願意把這些歉意全部撤回
 
當個死性不改的惡人
這樣也許你逃起來也會
比較暢快
 
(看哪,馬上又任性傲慢和殘酷了)

nonexistent-field

 

#發問

就算有了結婚的權力,結婚對同志而言,依舊還是個難過的坎。

之前為了護家萌的反同公投成案,我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淚,也跟著朋友的召集上街到中選會前抗議。這依舊是個對同性戀不友善的世界,但我還是想改變這個事實,為了讓挺同公投成案,也去三重總部當了幾天的造冊小志工。

還記得百萬連署書送到中選會的那天,站在不遠處觀看著夥伴們召開記者會,苗博雅、呂欣潔以及動眼神經等人拿起麥克風,我的思緒仍然亂糟糟的,直到祁家威對著鏡頭說著自己等待台灣社會還給同性戀者公平正義有多久,說在這期間又有多少同志等不下去選擇一走了之,看到祁家威哭的時候,我也終於忍不住跟著流眼淚。

很開心那時候站在記者群的中間,有個拉子姐姐看到我哭,給了我個毫無猶豫的擁抱,倒讓我的眼淚說什麼也停不下來。

二十出頭的我是土生土長的台北人,大我十歲的男友則是三重人,我早在高中就跟家人出櫃,彼此經過好長的時間的曲折才終於彼此接納,但男友則連出櫃都還沒有。

這幾天男友偏偏老是跟我提及,他跟自己家人商量好要給自己買個房子,說是要我等買房契約確定成交後搬過去跟他同住,於是昨天兩人邊逛街邊聊了些知微末節。這方面的討論,不知為何有些地方對我而言卻總特別難受。

他和我說到房貸他出,兩人的生活費我出,裝潢或傢俱添購兩人共同負擔,可是這也同時代表房子會是他的名字,將來哪天如果兩個人分開,我會是一無所有的那個人,所以我也必須在跟他共同生活時為自己的後路打算。

哪管內心有些不安全感,我也能基於對這段關係的信賴選擇接受,但他接著說,他不會讓他家人知道他買的房子,有我這同性伴侶跟他共同居住。所以只要他爸媽或親戚來訪,我必須懂得自己有禮貌迴避,解決自己住的問題,從房子裡不留痕跡的離開。然後他也更向我強調他絕不可能結婚,除非他爸媽都過世才有可能,聽到他這信誓旦旦,絕不可能結婚的強調,我的心卻特別的痛。但我還是很堅強,知道他沒出櫃的苦楚,沒有在那眼前流眼淚。

而是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知道這些好多好多的前提之後,聽到他再次問我「那等我房子買好你願意搬過來跟我一起住嗎?」的這句話,只覺得內心非常的沒有安全感,以及開始有了說不,想去拒絕他這邀請的念頭衝動。

而且他有意選購的房子,落在三重的小角落,如果他今年就無罣礙的買下去,而我選擇搬過去,勢必就要要為學業與工作從中往返台北。而畢業後未來的工作要在哪求職呢?要在他目前看的這房子附近嗎?我要對於他目前所想買的這個房子位置表達意見,叫他再考慮別的嗎?但在知道前面那麼多個前提,好比房子名字是他的的前提,我好像沒有那麼多能表達意見的自由與空間。

我年紀不大,就開始為這些煩惱,不知道版上有多少人曾面臨跟我相同的困擾?你們對於面對同樣問題的後輩,會給予怎樣的建議呢?

也是在中選會前,為了反同及挺同公投的立案分別哭過,我特別能感受這世界對同志的不友善。就算我們有了結婚的權力,也有可能因為社會當中的不友善,而在一段關係裡失去能夠行使結婚權力的念想。不知為何,失去這份念想,倒讓人特別的悵惘失落,眼淚卻說什麼也流不出來,只有滿腹說不出的苦難言。

[Not answered]

 

#討拍

看著line裡你一樣笑著陽光的照片,就很想念你
但是自己也知道我們之間不會再有聯繫,只是自己還是會依依不捨…
我最期待到了假日搭著晚上22點的區間車,從基隆出發看著窗外的夜景聽著音樂,倒數一站又一站的站名到新竹找你,陪著剛下班的你吃宵夜然後回家。
12月還是天氣很冷的時候,要騎車的時候你會抓起我的手放在你衣服口袋裡,一路上我也緊緊的抱著你,在回家的路上
寒冷的夜裡有你溫暖的抱著睡去,因為不能被你家人發現所以在清晨我就必須離開,雖然很累但覺得自己很開心很幸福
但是過了幾個月之後,搭車去找你的路上,你傳來了訊息說:我們之間那樣的關係
不太好,那有情侶相處只是一個晚上的,要我去找一個能夠陪伴我的人
我的心很慌亂了,那一天我說:太晚了,我沒地方可以去還能去你家嗎?
希望還是見到他
一開始的你在訊息說:好
便利商店我等你到清晨,一開始你還是會回我訊息、之後沒有看到你的出現,其實知道了答案…
你不在會出現了,今天偶然之間翻了你的臉書知道你有個穩定交往的女友,連結到你女友的臉書上放著你們甜蜜的合照,原來你們快結婚了
知道是自己的放不開,有說不出口的難過,但還是祝福你幸福。

[Not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