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
在下本人,研究生一名,正埋首於論文寫作中,但的確寫出一些東西很難。我發這文想講講研究生涯已逾兩年,就徘徊在學校與情感生活間,一些心路歷程吧。
我去年也跟此時一樣徬徨,不知道要怎麼辦,對於研究的方向、未來的規劃都是一團糟。這時候有個研究室學長及時出現,給我了一些方向,給予了一些建議,讓我在過去一年當中,得以找到學術上的歸屬,但在感情上,我沒有選擇這個學長成為感情的歸屬。這很矛盾。
同時,重新聯絡上某地當兵時認識的F ,一開始對於F並沒有太多好感,一個想紅的小明星。我記得見他時,約在捷運站,去年那個一月冬天的台北冷得發狂雨也特多。他穿著白色皮衣,說剛拍完廣告,我只覺得很想笑。只是,當他卸下妝,只能說這是情愫。這樣在一個初春的乍暖還寒,一起走過一些景點,他在去年三月時沒有選擇我。很像《美少年之戀》的K.S. ,「他最終做成了明星。」
我無意傷害人。四月裡認識了一個剛進學校的小大一,他理著小小平頭,五官長得很精緻,只是眼睛跟我一樣有點小。曾跟他走過台大各樣的情侶途徑,但這些途徑沒有辦法為我的研究作出預期,那時幾乎是荒廢課業,晚上的時間幾乎都是他。往往相處越久,往往也迷失了一些自己。我需要找回自己的時間,我拒絕了他,他是失落;我無意抬高自己,只是說到底,我很抱歉,而他很好。
五月裡,認識了一個小老闆,中年男子,但看起來不像是大叔,只是他也習慣別人稱他大叔。保養得宜,但老態終究不是皺紋跟膚況。我有點習慣跟他下班返公館時,一起去肯德基,一起在麥當勞。有人說說話也好,再次的我很矛盾,再次的我很動態。上個月想找回自己,這個月再次迷失自己,只能說自己賤。六月裡,我決定了一些旅行,小老闆也搬離公館,我重新忙著剩下的課業。
研究進行著,因為學長的幫助,在某研究機構的老師幫助很多,也順勢進行著。學長也準備交換的事情忙,少去了尷尬,他也多待在研究室。朋友關係反而將更多事情侃侃而談,他也常虧我感情生活豐富,雖然我並不避諱,可能我的確有點生病,對愛渴望,但走入愛情裡,有容易逃避。學長貼給我一個學校網紅的貼文,跟我說跟著個網紅很像。
沒有人會喜歡被說跟別人很像,我也不願活在他的影子,我就是我,就是不一樣的煙火。可能每個GAY 都有張國榮般的自信吧。我當下跟學長說,這個網紅就只是在哭夭,無病呻吟吧。雖然,我真的不願意否認,我是有逃避型依賴的特質,但,我不願意把這樣的特質拿來當作離開感情的藉口,或者把傷害他人情感當作理所當然。
八月間的旅行,我又到了我覺得最舒服的緯度與經度,太平洋的海風,吹拂整個海岸城,把暑氣凝結成了霜降霧氣。我不願意說那個是自由開放,只是當我打開tinder ,遇到當地的立法官員。或許我還是無法守住人性的防線吧,幾場愉快的睡眠,以為會多再斷根幾根髮線來回顧那個房間的溫度。沒想到,我已覺得理所當然地回到台灣,隨年紀增長,也逐漸分清楚那留情與不留情。
半個月的旅行,八月的下半月,遇到了也剛從海岸城回來的Y,我也糊裡糊塗地跟Y 拍著拖。雖然想著這樣生活下去也不錯,一直到畢業,生活淡淡的。但是對我來說,我似乎還是一個懷舊的動物。我無法真的向前看,先恭喜Y 很幸運地已經要再回到海岸城的國度深造;我回頭看了F,開學前夕,我安排好了到了F 的城市找他。
F 沒有拒絕我的來訪,上了車。老掉牙的詞,情場如戰場,雖然我不知道我與他還有沒有情。我很高興能夠再看到我的小明星, 眼睛大大地看著我,同我說著這幾個月的故事。我其實知道,我沒有必要跟他分享我的故事,他在IG 也早已知道我走過那些地方。重訪該城市,對我自己來說,是個愉快的旅程,故意繞了點路,F 熟睡在旁,不知道可以喜歡他什麼,他能在旁已覺得滿足。我伸手,搭過F 的肩,他有點不適應,車他回家後,我們沒有聯絡。
Y 把我房的鑰匙還給我,我也曾叫F 還過鑰匙。一把鑰匙的轉移,又多了一張紙條,「你真狠心。」Y 離開了。學長也搭機離開了。
九月裡,有次無意間翻了網紅的IG ,找到2015年的貼文。越看越覺得熟悉,小老闆跟網紅本是一對,但也分手。難怪我那麼討厭這個網紅,我本能地討厭嗎?情感的流動讓我覺得很疲憊,正如我面對電腦的論文,不知從哪個途徑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