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拍
當我是無病呻吟,想把心情打字記錄下來去抒發。 – 我初戀喜歡了一個人挺久的,大約六年吧。
不過前陣子得知他是同性戀。
從小六到高中,中間好幾度試圖放棄, 卻還是放棄不了,直到我決定開口告白結束這一切。
幾個月前的那個寒假,我決定邁入二十歲的我,要將人生一些遺憾清掉,遺憾就是告白完之後,我跟他彼此之間尷尬到似乎連朋友都稱不上。
約他出來一起吃了個午餐,在附近散步聊天。
他告訴我,他其實最主要無法接受我的原因是因為他是同性戀。
喜歡上同性戀這件事情其實好像不算罕見,網路上很多這種跟我發生類似故事的女孩。
其實我心裡一直都支持同性戀,只是怎麼說呢,得知自己這樣喜歡,甚至說是愛都不為過的,這樣的一個人,是不會喜歡異性的,對我來說還是有那麼點吃驚。
「唔……妳應該很後悔喜歡我吧?畢竟我是同性戀。」他帶著濃厚的愧疚感如此說道。
其實我最後悔的就是讓他有這樣的愧疚感。
其實我知道這一切怨不得他,喜歡他是我的選擇,是我的事情。錯在我不該喜歡他,讓他徒增這麼多困擾。
錯在我們在一個錯的時間相遇,如果不是在探索戀愛的年紀遇到,或許我們彼此也不會有曖昧。他會愛他喜歡的男孩,我也會喜歡別的男孩。
「大概從妳問我支不支持多元成家的時候,我就大概確定我自己的性向了,那時候……大概國三嗎?」他輕描淡寫地說。
我有很奇怪的癖好,我很喜歡願意陪我小聊時事的人。不是非得要聊到多深入,只是我覺得身在這塊土地就該多瞭解自己的事。當他說他支持的時候,我還天真地以為遇到了真命天子。
「妳都不會喜歡一個人之後,發現失敗就再換一個嗎?其實我覺得妳會喜歡我這麼久真的很荒謬,對我來說,妳就是個小學同學。」我苦笑地避開他的問題,只說我可能很難再找到一個跟他一摸一樣的人了。
我其實以為我能夠好好放下,但見到他,聽到他愧疚的口吻,我又不知道怎麼辦了。
從前他主動邀我去他家跨年、明明平時不主動打給我,暑假卻寂寞打來關心我,卻傲嬌假裝是要問我火影的某一集……等。很多很多,也許僅是我自認的甜蜜,對我來說我都何其重要。
但最讓人難過的是他說他國三就知道他喜歡的是同性,高一卻還是主動約我出來,任由我勾住他的手,我叫他大笨蛋,他也輕輕地叫我小笨蛋,現在想來一切都讓人覺得諷刺。以前送給他的那些手繪卡片。好像都在嘲笑我的情感不順。
我覺得我已經失去了愛人與被愛的勇氣,喜歡他的時候其實也不是渴求一定要有個結果,但不知道為什麼,當別人用一種憐憫的口吻告訴我:「妳一定很難受吧,從一開始就輸了。」我卻無法停止眼淚。
其實我知道他也不好受,他也知道我們曾經有那麼點曖昧過。我知道他看到我跟他聊天時,默默流眼淚而加深懊悔;我知道他介紹他男性朋友給我,僅僅是因為愧疚,但我發現我已經做不到這樣去嘗試喜歡人的勇氣。
可是我就陷入那單戀的泥沼裡出不來。我搞不明白明明已經知道自己是同性戀,還約我出來,任由曖昧的氛圍,到底是什麼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