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集

這裡是沒啥進展可是想屁話的 #仰望星空派
文很長,我儘量簡短報告

我其實不住台北,大家別猜了XD,不過我仍然貪戀W的美貌而在週末出席活動。

上週情緒崩潰了一下,可能又因為喝了點酒還吃了抗憂鬱劑(這是不良示範,別學),要不是因為藥效的暈眩而無法動身,我恐怕找個長毛巾就找地方吊了。

在意識迷茫的絕望底下寫了一篇像遺書的內容給W,不到半小時電話就打來了,縱使說的還是些神怎樣怎樣(可我的生命裡沒遇過神啊,妖魔鬼怪倒是不少),還是時不時的插一句「妳還在嗎?」,但我也只能鼻音奇重的嗯嗯兩聲作為回應。

我心裡還有點理智的部分於是不斷哭喊著:嗚嗚嗚嗚這麼關心我的人居然是個異女,還是個基督徒,嗚嗚嗚嗚,我要怎麼活下去,妳J個白癡別的不暈就暈這個,嗚嗚嗚嗚

聽著她溫和沈穩的聲音整整一小時,我不知道有沒有神,畢竟我真心沒遇過,但祂給我最好的事或許是妳。(瞎了狗眼的愛情盲目狀態)
=====
之後我花了兩天整理爆炸的情緒,接著重感冒嚇到掛急診(我一度嚴重心悸又全身冒汗還脱力虛弱,真以為自己是心肌梗塞),這些我沒有特別跟W提起,倒是社群網站上的刷存在還是必須,不過仍舊是每次都能準確接住我的各種突發狀況,反應比我那些孽緣朋友快太多了。

孽緣們還是有來關心啦,只是真的很慢,我都從醫院回來了。

因為這些事情,我覺得我需要向周遭親友好好的表達感謝,但我真的沒遇過神(鐵齒),所以最後向N說出口的是「沒有神,妳也仍然是這麼美好的人」,沒有任何告白意圖,孽緣們倒是全都覺得我在告白,不然就是遺書,這種反應又把我嚇得滿心焦慮,W妳別討厭我啊

如此焦急的等待了48小時,正準備要開始進入失戀SOP,掐死我小小的鹿的時候,W傳來回應,還興高采烈的跟我聊了15分鐘,大概是剛從工作中解放潮爽ㄉ那個狀態吧,不過沒有被識破就好了,希望沒有啦。
=====
我跟她聊了一下我的孽緣們反應如何機車,順道談了一點我其實會恐懼表達愛與關心的脈絡(畢竟以前跟女孩紙說喜歡,馬上就會被討厭排擠跟閃躲,使我覺得我是個怪物)

W很好奇的問說「這有什麼關聯嗎?除了愛情之外還有很多種愛啊」

我又再度簡單的解釋自我認同以及社會的惡意,這些對我的青春期造成多大破壞。

W回說「好深奧啊」

嗯,是個白癡異女呢,我要好好考慮清楚(智商恢復中),不過暫時享受對方的寵溺跟善意好像也不差。

[Not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