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拍
《公主的王子》
有時候人就是不要鐵齒,說不要喜歡公主,結果就是會喜歡公主。 記得年初與朋友拜完月老廟,茶餘閒談自己理想對象時,只淡淡的說了一句:「不要公主⋯⋯」
我一直都不是太喜歡女性化的東西,包括對象😂,總覺得那些公主童話形象都是父權思想下塑造出來的,女性應該嬌弱、順從,男性保護、拯救,這讓我感到噁心。 然後人就是很奇怪,說不喜歡時就會莫名喜歡上,看妳做很多女性化的事物,我也陪著妳玩耍,指甲油、化妝、面膜、換成千上萬套的公主服裝、一起大聲唱迪士尼公主歌曲,然後我開玩笑的說我內心的小女孩好像被喚醒了。 妳希望全世界都繞著妳轉,我討厭、我白眼,然後我成為那個繞著妳轉的人,因為妳的一舉一動跟著開心難過、心情跌宕,所有妳想要的只有開心快樂,而所有我想要給妳的就是開心快樂,想要給妳所有我能給的保護、照顧,然後漸漸的自己好像成為父權的主體,希望妳能嬌縱、依賴、順從,從獨立個體成為附屬,只是誰附屬誰還不知道罷了,因為畢竟對於公主,我永遠不可能是個王子,只能成為僕從,好聽一點還可以做個騎士。 但我們也知道,所有快樂童話故事的結局,公主還是要跟王子在一起,然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而僕從永遠都只是個僕從。
妳的個性如此,當自己理性思考到底喜歡妳什麼時,我好像找不太到,畢竟所有特質都是我不喜歡的,但喜歡妳的感覺卻是真實與強烈的。會期待妳每次工作的十分鍾休息時來到我的工作崗位找我;會期待每天四點半時盯著遠方的打卡機待妳打卡下班後走過;會期待睡前妳傳Snapchat 與我道晚安隔天早上起床和我說早安;會期待妳今晚又找我做些什麼活動,我期待每天都有妳的出現,彼此道別時說的是「明天見」 ,讓我第二天又有動力展開新的一天,因為可以例行的循環自己每天的期待。 我成為依賴妳的附屬,輸的徹底….
但我不是王子 因為我是個女孩子
看妳興奮的坐在我的對面,與我述說那晚吻妳的男生,以及妳誤遺留在另一個男生家中的外套今天才被還回,妳害羞嬌縱的問我不知道該選哪個男生比較好。 ㄧ個花花公子吻過睡過無數的女孩子 一個地痞無賴行為幼稚有著性別歧視
我無法替妳做任何選擇
尤其是在沒有我的選項上做選擇
但對妳來說,不管是花花公子或地痞無賴,都比我更適合做妳的王子吧?
妳像個小女孩的嬌羞,等待王子的出現….
我們也是在那時候變的更親近的了吧 因為我被定位在「閨蜜」 定位在妳該如何做選擇的諮詢對象
我喜歡我們變更親近,但不是這種方式
但也好像是因為這種方式,我才發現自己對妳的喜歡是真的….
因為我開始會吃醋,我開始吃每一個妳有些欣賞的男生的醋,然後以一個閨蜜的角色來替妳分析那些都是渣男不是王子,我不知道是他們真的都很渣還是我眼中妳身邊的男子就很渣,我厭惡的放大他們的缺點,告訴妳他們沒有人適合妳,因為妳值得更好。
嫉妒和吃醋在中文有不同感覺,但在英文都是jealous ,我希望我只是在吃醋而不是嫉妒,因為沒有人會喜歡善妒的人。
然後我們疏遠了,在與妳表示我不喜歡那些男生後,妳仍然選擇的是男生,妳與他們hangout 而不再約我,不然就是敷衍的與我hangout 一下而就離開。
我傷心難過的在兩三次我們約好的活動中,被妳因為男生放鴿子….
妳選擇了幼稚的那一個,來自摩爾多瓦,一個俄羅斯旁聽都沒聽過的小國家…
憑良心說,他長的真的很帥,是我也會欣賞的帥,從外表看上去像沒長歪的哈利波特,帶點書卷氣息的圓框眼鏡,在一開始看外表時我也頗喜歡他。 但偶然機會下因為妳,我與他有了些互動,才發現這個人的問題,在一起參與的遊戲活動中,他粗魯的亂丟卡牌,大肆的批評同性戀不好,用奇異筆在他人腳上畫上納粹符號⋯⋯ 他用幼稚掩蓋所有的歧視,問他為什麼時卻僅丟了一句:「好玩啊。」 我不懂有趣在哪,更不懂妳喜歡他的點是什麼….
但喜歡可能就是沒有原因,或許就像自己喜歡妳的原因是什麼自己也搞不懂一樣。
我向妳表達了自己對他的不喜歡,換來的是妳的遠去。
妳積極的想打探他對妳有沒有意思,派了兩三個朋友去詢問,得到了只是朋友的答案,妳不死心、妳倒追,妳用每一天去填滿悲傷與空虛寂寞。
因為前男友與妳分手、因為妳父親癌末送入安寧病房。
妳的巨大悲傷不與人訴說,卻在我面前流過四次眼淚….
夜深人靜時你告訴我,妳仍然愛著妳的前男友,妳明白那些其他男生都只是想要玩玩,妳都明白,妳疑惑妳掙扎。 我問妳想要什麼?妳說妳不知道, 我語重心長的告訴妳:「若還不知道,不如等待吧,等待那個認真待妳、珍惜妳的人出現,因為妳值得更好。」 妳向我道謝,認真真誠的謝謝我。
我不會向妳訴說我是那個人,那個認真待妳、珍惜妳的人,因為即使我是,我也不是妳要的人。
所以在夜晚的談話過後,白天妳一如往常,繼續和他廝混….
並且把每一晚你們在一起的時刻Snapchat 給我…. 我生氣的請妳停止,停止明知道我不喜歡看到妳繼續如此,卻又故意不斷展示給我看。 妳卻只是無數又無數的向我道歉,我疑惑妳的道歉 妳沒必要道歉的,尤其沒必要向我道歉 我問妳為什麼道歉? 妳只淡淡的說了一句:「為我做了妳不喜歡的事情而感到抱歉」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句話,我失控的歇斯底里…. 我對妳大喊妳知道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嗎?妳知道或不知道有差別嗎?因為妳怎麼樣都不在乎!不在乎我對妳的在乎!
你知道了吧?!知道我喜歡妳吧? 我知道妳或許不是在道歉那些,妳是在道歉我喜歡妳但妳卻不能接受我對吧?
妳知道了吧?!知道我喜歡妳吧? 若妳對每個男孩對妳的好感都那麼敏感,那妳怎麼可能沒能感受到我對妳的喜歡對吧?
若妳知道我喜歡妳,那妳的道歉好像比較合理一點 雖然我會痛心一點,痛心妳知道我喜歡妳卻還故意如此對待我的不斷展示你們hangout 的每個晚上 但若妳不知道我喜歡妳,那我不知道自己的定位到底在妳眼中是什麼?有人該向閨蜜道歉嗎?只因為閨蜜不喜歡妳喜歡的男人….
你的每句抱歉,都很沈重,彷彿背後隱藏著無數的訊息,又或者是我過於解讀,解讀成一字一句的刀割狠狠插在我心上⋯⋯
這份喜歡慢慢從簡單變得複雜,從單純變得沈重,壓的我們彼此都喘不過氣來⋯⋯
我才發現自己竟以「保護」之名,來掩飾自己的吃醋與嫉妒,然後開始生氣,想用情緒來勒索妳的行為,把妳塑造成為我理想的形象,忽視妳的主體性,我成為自己討厭的那種人…
厭惡父權的我成為父權體制下仍舊無法逃離的一環,開始厭惡妳的行為,撻伐妳不自愛的待在男生宿舍到很晚,每晚提醒妳應該回家了,就是深怕某晚的妳不再純潔。 而我竟然以是否可能發生性關係與否來認定「純潔」,平常大聲主張女性擁有性自主、性不該被污名化、性不骯髒的我,卻很害怕妳與他人發生性關係…. 我不知道是因為喜歡的因素讓自己的理念都被綁架與擱置了,還是自己本身根深蒂固的仍無法跳脫父權框架。 所以在一開始看到妳脖子上的草莓,我心碎、難過,雖然妳再三與我強調你們沒有發生性關係,但我仍然感到噁心想吐,那些感覺是身體直接上的反應,但我知道我不能以這作為藉口,就如同許多恐同症者根深蒂固的歧視偏見造成他們身體上噁心想吐,這就是偏見歧視,如同我對妳自主和他人展現自己情慾而有所偏見一樣,就如同我無法接受你們沒有確認關係就發生任何親密行為一樣,我有所偏見的認為這樣不好、這樣不是一個乖女孩的行為,我用自己的定義去認定一個女孩該要怎麼樣,事實上是想塑造理想中我所喜歡的對象⋯⋯ 但是否可能或許,我的噁心想吐來自對妳對喜歡,就只是單純的情感慾望罷了,可是只是單純的喜歡情感慾望就可以合理化一切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所有我所想要的妳的形象,那都不是妳,是我的理想,然後自己無所是從的面對對妳的喜歡和對妳行為的厭惡產生矛盾和困惑時,自我痛苦、悲傷、難過、厭惡、噁心…. 然後我不知道事實上令我作嘔的是妳還是自己對妳的喜歡。
所以我喜歡的不是妳,而是我自己的想像,但也可能我喜歡的是妳,所以希望妳成為我的想像
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的自己….
我在厭惡與喜愛間拉扯,我不斷重新的思考我的想法而不是妳的行為,才發現或許錯誤的是我的想法,而不是妳的行為,畢竟妳是妳自己的主體,不該是我的想像
我用妳的行為態度來定義「好女孩」與「壞女孩」,過於簡單的把一個女孩二分化,稍微有點沒符合「社會規範」就被丟入壞女孩的定義束縛地獄中,而這個好壞卻是用我的喜惡和大眾理想來定義,這樣喜歡妳的我很膚淺與令人厭惡。
為什麼平常大喊打破性別束縛的我,在遇到如此社會規範或者自己的「喜惡」時,又自己自動歸位,歸回每個性別在社會上應有的概念刻板印象中,好像平時喊的口號與我的行動不成一致,當自己陷入如此窘況時又自動放棄,成為這種言行不一的人。
在種種思考自己所有想法後,我放下所有對妳行為的生氣,試圖以另一種方式重新和妳相處與定義妳。
所以在最後得知,事實上你們還是有發生性行為時,我發現自己竟然沒有很難過,我半玩笑的與妳討論這件事情後丟了一句:「記得使用保險套喔。」
我發現這幾個月來我用盡自己所有的力氣試圖去完成的「保護」,徒勞無功,我不斷用著「因為不想看到妳受傷」而想阻止妳所有的行為,但仍然無用。
因為事實上沒有什麼東西和事情是好「保護」的,我到底在保護什麼根本是個虛無,其實根本沒有保護存在,有的只是禁錮與束縛罷了。一個女孩在一個人生的轉變階段要變成什麼樣的女人,那都是她的選擇,即使她成為對性很開放會隨意與人上床的女人,事實上也沒有什麼吧,自己好像不該去以保護之名去塑造她成為自己理想的女人,更何況她不會是妳的女人,她是自己的女人,就如同我屬於我自己一樣。
若喜歡是一件美好的事情,那我是否就更應該學會尊重,我發現在得知妳與他人發生關係後,自己還是很喜歡妳,那想必我喜歡的是妳很多不同面向的人格特質吧,而不該單單鎖定在這些妳的行為上與對情感的態度上吧,雖然我還在試著找尋到底喜歡妳什麼,哈哈哈。
但畢竟喜歡與心靈契合是兩件事情,我們可以放膽去喜歡一個人,但他是否喜歡你就是另一件事了,或許我們有時幸運,遇到自己喜歡的人也剛好喜歡自己,但也許更多時候我們都不是那麼幸運⋯⋯
當自己走出來後,好像更珍惜自己喜歡妳的這種心情,彼此之間的關係也有所好轉,更能明白如何與妳相處,我試圖減少我的情緒勒索、我試圖不再問妳晚上是否回家、我試圖敞開心房與那些如此對妳的男孩說話。
即使這段喜歡的情感註定無疾而終,但我仍然開心,畢竟我還有喜歡和愛的能力,而一切是如此的美麗。雖然整段情感中自己生氣與嫉妒的時間是如此的長,長到總是心如刀割的自我深陷痛苦,然後我們總是忘記那份單純的喜歡的快樂了,用種種黑暗去吞噬那真摯的情感,自己變的不是自己,甚至變成自己討厭那種人,但這不該是喜歡一個人帶來的副作用,喜歡應該是快樂而美好的,不論結果如何,不論痛苦或挫折,都該是一種學習和獲得,讓自己成為更好等待下一個他的出現。
所以我寫了一封告白信給妳,把它藏放在妳的名牌後方,我不知道妳什麼時候會發現,也許妳已經發現,也或許妳永遠不會發現,但我仍把它當成對自己的結業,從妳這好好的畢業:
『若妳發現這張紙條時,有一件事情想告訴妳….也許妳早就知道了吧,是的,我喜歡妳!但是我知道我們之間是不可能有什麼事情發生的,因為我不是那個妳會喜歡的「王子」,所以任何在這發生的事讓我感到難過、性別這件事情讓我感到難過。但是我仍然認為我喜歡妳這件事情是美好且美麗的。我害怕告訴妳,因為我怕這會毀了我們之間的關係,這段我真的非常珍重的關係。我是真摯的希望妳能找到那個友善且很好的「王子」,重點是會非常珍惜妳的「王子」,因為妳值得得到這些,即使那個男孩不會是我,哈哈。最後我仍然希望在妳知道這些之後,我仍然是妳最好的朋友。愛妳❤️ED』
我還會喜歡妳吧,至少到目前為止都還是,而這個畢業是對結果的畢業,對愛情結果的畢業,希望自己能把這種情感昇華,昇華成愛情以外的第三種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