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集
姐妹心機:
我們像是個大家族,不是直接寫明血親的紀錄,但總地而言牽扯出去百里內必有親屬關係。
我和J好上了。C大畢業的J妹,或許吸收更多山嵐仙氣,行事作風像女俠,刀劍揮舞必有男人X頭落地。他跟我只會拿筆寫下孱弱筆畫字跡的大家閨秀不同,簡直女中豪傑。我認識J是因緣際會看見他用小帳在Ig直播約砲文字抒發,這麼荒謬,可納為姐妹幫。
純情姐妹花,檳榔姐妹花也會有為了客人吵架的時候。一陣初為姐妹的噓寒問暖,難免聊起男人,不然枉費一生作為gay。
J: 「我跟人夫上過床」 我:「我只跟有未婚妻的搞過曖昧。」 J:「我也有⋯X!不要叫同一個名字!你的叫什麼?」 我:「他未婚妻很笨。」 J:「Allen?」 我:「老婆叫miiiichelle」
果真,趙五娘千里尋夫,男同志百步認表親。我們跟同一個男人好過。比對之下,如初一徹撩人的技巧、口吻、對我們唱過的歌都神似。他就是變不出新把戲。唯一慶幸的是我們分別在不同時間,成為他在異性戀婚姻中能逃竄的引子。真不爽,怎麼會跟J同一個男人,我想。J鐵定也是這麼想的,這是一種黏在血球上跟著嫉妒的血液全身放送的因子作祟,直衝腦門地把過去片段無情地快轉。X—都跟J一樣。情緒很快地被轉換,它被換成比較的心態,開始互撕。
J:「你有跟他打過炮?」 我:「沒有。」 J:「好,我也沒有。你有花過他的錢?」 我:「X 你有?馬的,我沒有!」 J:「看來⋯」 我:「你知道當初我封鎖他,他特地辦IG來求我別走。」 J:「什麼?他有IG?」
我們大概把對方恨過一遍才稍作緩頰,慶幸是我們不是同個時間的玩物,紀念我們一起為他走的心。渣男真的隨處可見,表姐妹在眼前更是可見,J妹恨的心折損的裂聲霹靂作響,像宿舍斑駁的油漆剝落。如前所說,J妹不簡單,直接私訊他的未婚妻(現在已婚)假裝稱讚婚姻幸福美滿,再叫她帶他去看「是誰先愛上他的」好瘋,惹熊惹虎,千萬不要惹到男同志。或許是他老婆過度的炫耀帥ㄤ在ig上,像是如懿說:「本宮是皇后,坐在了你最想坐的鳳位上。」她照片中的紅禮服,不仔細看以為是禿鷹,沒想到原來是華麗的巨鳥,張牙舞爪在我們上空盤旋,嘲笑我們底部愚蠢被玩弄感情的男同志。他馬的讓我們真不爽。
說是扳倒正宮,不如是解救她,J妹和我打算起了姐妹自救會,復仇者聯盟,撕爛渣男自私虛偽的嘴臉。入盟者關鍵字:林口、車業、A、UCD畢業。
#酷兒閨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