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拍
我偶爾無套。 對我真的覺得我自己活該,跟固炮約的時候每次都是戴的,偏偏我個人就是犯賤,偶爾腦袋短路會去外面找其他人,然後每次看到對方都莫名有種感覺就是對方會無套。
但是大屌在前,對方剛好又都是自己的菜,
拜託你戴套啦,如果你有病或是我有怎麼辦?他就這樣滑進來,頂到深處最軟的那塊肉。
這時候真的期望自己是有病的那個或其實我早就病了。
前陣子在論壇看到一個徵文,順勢翻了下對方的紀錄,原來還有兼職按摩。
應該不會用交合名義趁機推銷吧?不能把人想的那麼壞,打炮跟按摩是兩回事吧?
軟體上聊了幾句後對方卻問了句喜歡按摩嗎?當場宣告死刑。
後來想又淺聊幾回對方問我有沒有無套過的時候,腦袋閃過他該不會都無套吧?但要覺得不能這樣設想。
我好奇性的問他有沒有過,他只回答內射都是雙方同意也驗過。
見面當天原本以為他至少會戴個套,終究還是我的妄想,但看到他的臉跟身材完全就是…我的表哥…
長得老實,聲音低沉,身材壯碩,身高矮我半顆頭,不知為什麼,
又無套了。
最後洗澡時,我稱讚了一句他的身材真好。
不知為何腦袋又閃過了:他該不會覺得是我賺到吧?
下一秒他馬上回答,對啊謝謝,被你賺到了。
我只回了你情我願,有什麼賺不賺到的。 是把誰當白癡嗎?
好奇的同時又感到無奈,什麼年代了還有人有這種:我帥或是我壯,我怎樣怎樣,所以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你賺到了的想法。
以上單純哀怨一下,同時感嘆自己的腦袋,明明想的到潛在危機,但是看到危機就會想要直接用臉探草根本白癡的自己真的是無藥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