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xistent-field

時常因為加班到很晚,我變成一個都在人家快收店前半小時衝進去吃飯的ㄐㄅ人,有一間小店特別包容我,因此成為常客,店裡的老闆是一個溫柔的大哥哥,都穿黑色衣服,另一個員工脾氣特別暴躁,都穿白t,他們都很高,每次去我都覺得誤闖長頸鹿特區。
今天一如往常的壓線殺進店門口,發現都沒人,整個店門開開,一副快來偷我的樣子,只好默默的走去上廁所,在我上到覺得其實是老闆被偷走了吧的時候,就聽到門外有架子乒乒乓乓的聲音(廚房跟座位的後面是倉庫,廁所在倉庫裡面)
內心掙扎是要出去擒賊(大概是我被賊擒),還是要打電話報警的時候,突然傳出聲響……

:欸幹我在拿東西不要煩我,滾ㄛ(超派)
:我幫你拿啊,太高你拿不到(你們都拿不到是放到天花板上了嗎)
:最好是拿不到,你疊在我身上我才拿不到(疊???)
:可是我也要拿啊(剛剛不是說要幫別人拿,現在變成自己要拿?到底拿不拿,我好想出去)
:你是要拿什麼,你手在摸哪裡(哪裡???)
:拿你的心(喔是喔,幹,我現在根本出不去了馬德,請勿就地開始謝謝,廁所裡面真的有人啊orz)
:我今天晚上要吃臭臭鍋配電影,陪我,心就給你(給給給都給,平常你看起來很派,但其實很好說話嘛)
:那給你加點辣好不好
:衝蝦?
:這樣你就不會看電影太專注含食物了
:我是不能含膩?(可以可以,要含什麼都含,喔在馬桶上坐著等好了)
:這樣就不能親親了~~(我想就地結束我自己,讓我從這裡登出叭!!)
然後是激烈的碰撞聲,容我一廂情願的相信他們是在互相毆(調)打(情)。
我決定在他們擦槍走火之前(時)破門而出,尷尬一波,我視而不見的繞過他們走出去,溫柔的大哥哥還在背後跟我打招呼,今天比較晚到喔(我應該再晚點的呵呵),請給我一碗冬粉,不急慢來謝謝。

大概是一段這種插曲,讓我突然想到我一直都單身的事,日常這種措手不及的甜蜜爆擊都會讓我的日子好像甜了起來,想到有人們正在相愛,在日子裡吵吵鬧鬧還是努力一起生活就覺得很開心,是朋友的話會加倍開心!因為我很喜歡被閃,朋友有對象都會帶來給我看看,有時候也會被笑我是看別人戀愛就好像自己戀愛的人,我確實是。老實說我一直都不太習慣我有個伴之類的事情,因為自己日子過得很開心,又懶得經營一段關係,對於被人瓜分生活或是一起創造生活都滿抵觸的,發現自己喜歡男生也僅只於性衝動,我以前還小的時候覺得性衝動=喜歡,因為我喜歡你所以對你有反應,聽起來超合理的吧,但後來發現不是,剛上大學的時候嘗試過很多約炮,詳練饗宴79招後才認知,我就只是喜歡自慰~~

參加多元性別的社團,有一堂是大家各自分享自己的小故事,我就說我的性傾向是自慰~~~
(雖然我的技巧經各任炮友認證嚇嚇叫,但是我非常滿足於我就自己玩自己,不玩你嘞~的狀態)

你好,我不是老滷汁,我不是時間慢火熬成,我是生來自帶鹹味的滷王。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