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集

這應該是對成功boy有好感的最後一篇或是兩篇文了。

這次上課,我仍舊沒有說出口,把那些曾在我腦海多次推敲的字詞拼出。「嘿,我好像有點喜歡你,我們可以做朋友嗎?」
這數堂課程相處下來,當老師提及有關一些性別歧視或是政治不正確的話題時,我觀察他,他也與其他人無異,笑的很大聲。我甚至幾次在台下直接淡淡的說:「係低累工三小。」聲音老師絕對聽不到,因為我俗辣,而且同學笑聲大聲到可以淹沒我的抱怨。只是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如果聽到了,又會怎麼想呢?
我真的很想讓他知道我對他的想法(當然不是做壞壞的事那些),但是我又非常怕被拒絕。這可能也跟我自己的一些病症有關,但我總是努力告訴自己,那不是開脫的理由。不過,就是做不到。更遑論這次放學跟上堂中堂還看到他跟一個女生聊天,我簡直不敢繼續想下去。我只能繼續假裝沒看到、不在意;繼續背單字、問問題。我並不想成為那個女生,我只想變成一個他無可取代又需要且喜歡的人,這樣一點怎麼就這麼難呢?
我害怕我表達心意後,會被疏離、漠視;被厭惡、被憎恨;被議論、被攻擊。其他人怎麼想我反而覺得其次,如果這些行為直接或間接出自他,那我可能會破碎。為了免於破碎,我現在只能暫時三緘其口、把自己對他的喜歡密封於心底。
值得慶幸的是,我今天後來又想了想,如果他是這樣待我,那他是不是就不配我的喜歡了呢?如此,那我們就繼續維持陌生人好了!

目前想到一個另類的解法,學測前最後一次上課給他一封信,裡面有我的手機號碼。告訴他我內心的想法,並祝他學測順利,且信末告訴他,我如果收到他的回覆,我會很高興。然後等一個月過左右指考班開課,再看怎麼辦。

意外收穫*1我發現輔導老師也蠻帥的,這幾次去問題有點被帥到xD但是對他反而沒有那種不敢開口的問題,不知道是怎樣ww
Karen Settman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