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

一輩子,其實是很麻煩的。(這篇文,其實是很冗的)

我跟我男友差了將近20歲,已經不是大叔控的範圍,在過個5年他都要奔5開頭了,就像喜歡控肉便當一樣喜歡上一個阿北。

他有一些慢性疾病,幾年前住院,時間不長不短,足夠讓我們好好討論生死。那時白天請看護我去工作,晚上照顧他,幸好他是一個有完善理財的阿北,才不至兩頭燒。他的父母年歲已高,兄弟姐妹都成家了,照顧他的只剩下身為伴侶的我,只不過每次他的家屬來,我都拿著水瓶去茶水間裝水,直到他們離開,我都笑說,我裝水裝到迷路了。

他其中有些兄弟姐妹對我挺不客氣的,我算不上忍氣吞聲,比較像是目空一切,好幾年來哭著求我跟他分手的,直接指著我罵的,背地裡說我壞話很大聲(幼稚鬼,ㄌㄩㄝ~)的劇碼輪番上演,後來台詞我都會背了,心情好的時候就搶在他們說出口之前幫他們接上台詞,偶爾有個新詞彙都會讓我覺得哎呀,終於更新啦~

阿北不是不幫我擋,擋的多了,我多被罵,乾脆親自挨噴,他家屬裡有幾個看得開的,偶爾也會幫我擋擋。

108年才正式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裡面能讓病人預立醫療委任代理人,我們一起去做過相關諮商,本來是希望醫療代理人是我,他與家人商討未果。可能我只是圖個方便,在緊急狀況時好處理,但我沒想到他家屬的感受。有時候甚至覺得你們能在半夜有緊急狀況來是更好,或是有天他失能,需要加開自費藥物的時候跑來簽單那就隨你們去吧,愛跑誰跑。

我其實特別怕有一天我要通知他的家屬來看他最後一面,那時候我該在哪裡了,迷路茶水間嗎?

怕歸怕,從交往的那一天開始,我就在準備,這一天。

我知道他會比我早走,說好的一輩子,是他走前我陪他,他走時我不知道該站哪,他走後我心底有他的一輩子。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前陣子公投各夥情緒高漲,他的家屬來我們家的時候發現他不在(是的,雖然是“我們”的家,但他的家人總愛不告知的情況下來,攻防久了,也就隨他們去,反正哪天來看到我們在打砲,記得幫自己的弟弟鼓掌啊,這把年紀了還如此威猛!),說了挺難聽的話,台詞不變,但我沒料想到這場戲加演武打,推了我一把又要尻上一巴掌,來不及生氣,就只覺得幹嘛呢這我家欸大嬸,沒賞到巴掌就被我推出門外關上門。

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很疲憊,好多年了,都這麼走來了。我認真想搬家,跟阿北討論,離開這個城市,阿北跟我說,出國吧,他幾年前跟我提過的,此時卷土又來。

說說我自己吧,我從小跟著我媽過,她換過幾任男友,有的好,有的不好,遇到不好的挨罵挨揍是日常(我也是真的不懂你們異性戀),根本從小專業扛罵抗揍訓練班,當我發現我就是個gay,開始變得凡事好強,賺錢必須多,要獨當一面,醒來的每一天都要不求人的活著,這個世界從來沒有給過我安全感,我自己來。

公投之後跟朋友開玩笑說出國,但覺得不能走,還能留下來拼很多場,可是現在好像要成真了,我這個叛徒。阿北跟我說他等不起,不能等也不想等,他捨不得我,他有能力,我都知道。

幾天來早上去公司我們開會(是的,他是我上司,辦公室戀情好刺激的哇哈哈),晚上回來加開會,他準備了一些小區的資料,包括生活環境,過去之後應徵的公司選擇跟路程,乃至我有興趣應該會參加的社群活動他都整理好了,這部分沒問題,但是他跟我解釋我們過去之後的醫療法律權益什麼的聽的我頭痛,但是身為一個自主寶寶我還是認真的聽,只不過我的腳在搓他的懶叫ㄏㄧㄏㄧ。

其實要考慮的很多,重新適應的很多,但是衝著在那邊薪水比台灣好我就叛變,好啦其實我就想跟他在路上膩歪噁心別人,不會有人再衝來我家尻我臉,不用再對一成不變的台詞,甚至我能有個身份,在他臨終時陪在他身邊的那個位置。

確定要走後,我跟朋友說了,被圍毆了一頓,被白眼跟伶牙俐齒圍毆的,雖然想傾訴一下我的擔心,但立刻被嗆了:有本事滾快滾。你選擇出國我選擇出家。頓時輕鬆不少,我過去之後要是賺很多不會忘記捐錢回來的,畢竟對方派可是有宗教斂財的支持外加HTㄈ的雪鴻撐腰,臭不要臉。

確認通過資格審查機率挺高的,我們決定請辭到處旅遊,好好的逛台灣。所以,附上阿北特別張狂的請辭過程。

開會的時候大佬boss都在,身為位居boss之下萬人之上的阿北在會末突然站起來表示有話說,我一個角落邊小職員也搞不懂他要幹嘛,他說:我要結婚了~(眾人表示恭喜發財)
他說:所以我要出國了,因此我要離職(眾人o型嘴)
我以為他說我們今天請辭是寫個離職信函,原來如此高調如此拒絕挽留!
他說:我一定好好交接,技術文書客戶不藏私,什麼都不帶走。(眾人石化中)
他說:我只帶走我的伴侶,xxx (在會議上聽到我名字差點跳起來喊是……)

出櫃一時爽,媽的火葬場。辭職到真的離職有交接期,我這幾天去公司感覺特別害臊,甩手掌櫃阿北就是任性。

我其實是非常幸運的,遇到阿北的每一天都覺得他是我此生最讚的禮物,過去吃的屎,都是為了與阿北相會,在此之前不信天長地久,不信他人只信自己,在此之後像是被打開體會柔軟的開關,交上了不少朋友,在溫暖與被溫暖之間開始被寵壞,死心眼又貪心的想一輩子。

不管台灣人民多麼北七,即使充滿無知焦慮跟惡意,這裡同時也充滿堅強溫暖跟毅力,我寧願相信這些只是在進步的路上迷路一下下。每次想到我不能在我的家成家就想對每個路人狂喊幹,但願在阿北還生猛活跳跳的時候,有朝一日能站在這片土地上,侄子之手,白頭偕老。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