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拍

(非台大,但很感謝小編的這個平台)雖然標籤上面寫著討拍二字,但是這篇文其實比較像是在自我安慰,或者是安慰別人。

公投結束之後,很多人的情緒都陷入狂烈的低潮。

包括我也是。

有些粉專在24日晚上出了一份簡式健康表讓大家去評估自己的心理健康程度。

那份表上的六個問題分別是:
一、睡眠困難,譬如難以入睡、易醒或早醒…
二、感覺緊張不安…
三、覺得容易苦惱或動怒…
四、感覺憂鬱、心情低落…
五、覺得比不上別人…
六、有自殺的想法…

24日的晚上,這六項我全填了非常厲害之後,寫了一篇請求大家多關心身旁的同志朋友的情緒後,一次嗑了兩顆離憂(根本忘記醫囑的孩子)就躺在床上等著藥效的到來。

然後一路昏昏沉沉但卻又痛苦地掙扎到清晨。

我不是喜歡與人接觸的人,不可愛又很兇,同時也不是很容易被人安慰的人,講難聽點,因為太難搞,所以幾乎不太有人會想安慰我,甚至我自己也超級排斥接受別人的安慰。

然而面對幾乎像狂風暴雨的憂鬱情緒來襲,我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告訴自己——堅定自己的求生意志。

不過,通常會伴隨兩顆小小的抑鬱藥丸。(苦笑)

但倘若不是那兩顆藥,大概我也是這場狂烈低潮下的犧牲者。

我不知道怎麼像小天使一樣安慰大家的心情。
一般而言,我都像一個小惡魔一樣破壞大家的心情。

但我希望大家能聽聽我想分享的這首歌《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L3T2Nzcqcs

也許有人會覺得中島美嘉唱得很不好聽,但我想這是在她面臨人生最黑暗的失聲和耳疾之後,還能唱出來的,最富有感情的天籟。

就跟現在的我們一樣,面對著很黑暗的時刻。

面對公投結果,我們都很灰心。

但是灰心過後,戰爭仍然還沒結束。在面對屈辱之後,我們仍要面對戰爭。

我們要想想和分析為什麼反對勢力,突然變得那麼龐大。
我們要想想我們是不是還需要更多的方法,才能讓這個社會能夠接受我們。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還能夠在這個同志這條路上,發揮出更多自己所學到的能力,或許我們還能夠比以往地更加強韌與有力,或許我們還能夠影響更多人對我們的改觀。

在這首歌的最後歌詞,寫著:

「我曾想過一了百了,
是因為還沒遇見到你,
像你這樣的人誕生在這個世界,
讓我稍微的開始喜歡上了這個世界。

因為像你這樣的人存在在這個世界,
讓我稍微對這個世界稍微有些期待了。」

如果我們在面對敗仗之後,仍然還可以繼續地、努力地為平權繼續奮鬥。
我想,未來選擇中途下車的同伴們,一定會越來越少的。

所以,再讓我們痛苦一回吧。

不管是帶著對離世者的思念,還是對未來新生代的期待。痛苦完之後,再繼續為自己,為大家的未來再奮鬥下一回合吧。

最後,我很想自我吐槽,我自己寫出來的文章,實在很不像是憂鬱的人會寫的東西。但是,哪怕是一點點,我都希望能在絕望中綻放出一點點光芒照亮誰。

照亮誰都好。

只是不希望有人再一了百了,僅此而已。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