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特

對不起,今天就讓我打一點字吧。(如果文字不順就怪腦袋好了,他現在很亂,不打些東西怕他會壞掉)
歐對這是長文,要先講。

今年是我最認真進行公民參與的一年,我第一次參與公投連署,第一次進行公投連署書的分區,第一次拉著朋友去簽連署,第一次當選務委員,第一次進行票數宣讀的工作。而在此我想謝謝台灣給我這樣的環境去參與民主。

然而民主是一把雙面刃,我們使用非精英的群眾去選擇,我們因為是人而帶有激情,而理智只是小小的火苗。當然這邊也不是宣揚精英統治的好,因為權利使人腐化。我們使用多數決去決定我們的未來,然而未來是什麼呢,誰也不知道。我看不清也理解不了,但我希望沒有恨意。

可是我還是一個凡人,我沒有辦法去控制我的情緒。我在在算公投票數的時候聽著旁邊大嬸的話語,我想跟他講磁鐵都是兩極相吸的,你知道兩個同極互相靠近是需要多大的力嗎;我想告訴他他所說的生育率下降和性病,不全然是同志造成的,也有夫妻不打算生育,想享受兩人世界啊,而且你說性病這檔,我們都是無套的產物啊,但我說不出口。我希望不讓父母擔心,我這人嘴巴很賤,我三兩下就可以讓他們去看到地獄,但我不能,我想保持我良好的理智,我想保持我優良的家教,我不去吵是為了不讓事情難堪;所以我只能邊算公投票邊哭,因為沒有出櫃,所以我只能說空氣不好我過敏。

我本來想憨憨的打一些明天會更好之類的話,還有像平常一樣吐槽一些發生的事,但是我的視野卻模糊了,我真的真的好不甘心,我努力我試過了,卻為什麼卻像是個獵物任人宰割,我真的真的不懂,可能我沒有被圈養在正常這個範疇吧,因此這樣的世界沒有得到所謂的尊重。

謝謝 #婚姻平權小蜜蜂 #伴侶盟 #性平教育
讓我去努力嘗試我的公民職責,感謝那些陪我一起處理公投的帥哥美女,你們讓乏味的工作變得有趣,感謝有這樣一個機會讓我去說服朋友幫我簽署我希望的走向,感謝老姐拉我去當選務委員,你讓我知道我應該具備一顆 #鋼鐵心 ,就算有人在我面前酸言酸語我都該冷靜,但現在的我不行。

昨天早上七點半忙到凌晨一點十五,這選務委員我想我不會當了,因為我知道接下來便是凜冬將至,我該安安靜靜的準備自己了,我希望自己有天能力好到讓人不會用多數決來決定我的命運,我希望自己有天能夠就算步在荊棘之上,仍感覺到理智。

我想黎明或許晚了,或許是陰天。明天不會更好,不要更糟就好。我知道世界依舊運行,而會再努力去扭轉這樣一個世界。

這樣一個日子讓我像是一個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病人,舔嗜著我曾經的傷疤,那些被人排擠,欺負的日子,我通常都會很驕傲的說,就是因為這樣我能力比別人好,我想這樣努力武裝的自己,那些日子裡我想著會有王子,就算是公主來救我也好,但沒有人出現,我安安靜靜的活著,我有一天要用我的善良溺死他們。就算我現在不行,也要試。
#同志 #公投 #娘娘腔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