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集

#出櫃台大9750

好來,這是小弟跟大哥雙打·擊兄弟們的故事。

繼媽媽飛出家門之後,弟弟像是要趕在遠走他鄉之前,把家鄉輪番炸遍,決定席開百桌宴請好兄弟們來吃飯。好好好,我都懂這是要給大哥立牌位,供起來的那種。用的還是我這個廚娘,一樣,順手好用免客氣–

身為一個大廚,深諳宴請需賓主盡歡,食材要鮮,菜色要靚,緊扣主軸,排場要霸氣。

所以我弟把他一票好兄弟領進門看到的就是,桌中三牲彬彬有禮,米酒映明月,三柱香給他插起來,焚香裊裊之間……
桌面多了其他小菜沾光齊歡,舉如……黃金佛手來鎮場,世界和平炙燒鴿開場,歷經三寶車禍油飯、龍飛鳳舞炒雞排、xo海陸爭鬥、清蒸蟹膏、鮮梅匯鮮蝦、酥皮羊小排、紅杏佛出牆、各式仙素百珍來護航,椰漿西米露佐花生炸湯圓來收場,當然寶島水果塔跟漢堡冰淇淋不可少。

好兄弟尬喜宴的規格攏總給他做起來!

這次煮到我已經飽了,不宜上桌,窩在桌外喝熱茶看戲。再三提醒家弟,有甚麼事,好生吃飽再談,省得飯菜一涼還好,要是翻桌,大廚我肯定第一個掄袖上陣扁人。

杯光筷聲之間和樂融融,酒意更添幾分豪邁……眾人喝的有點上頭,喝米酒都能喝成這樣的糙漢子們最終迎來我弟的大哥介紹時間–

兄弟群裡幾個跟家弟是同學,另幾個不是,這都不妨礙他們此刻臉上齊齊頂著錯愕(加粗標楷體),
「幹,內銷王,第一名餒你也敢夾來配?」
「蛤?阿之前那個分了喔」那個是誰?我弟真是默默縱橫情場耶
「什麼時候的事,瞞了我們多久」
「兄弟用來瞞的喔」
嗆來嗆去的,明顯看到我弟鬆一口氣,海獅會害怕~海獅會 海獅會 不知所措~

除了有一兩個表示無法接受暫時告退,其他的人直接約了空地幹一架,身為有車階級的我,再次遭到奴役,被喊去買啤酒,貼心如我,順手買了蚊香(推薦給愛喝野酒的各位),捨棄一次性紙杯,通通給我採罐!

「台中人沒有襯手的武器不隨便出手。」裝b小哥摸著肚皮打了一個響嗝攤在邊上表示不參戰,
「說到武器,大哥,我好像沒有……」我弟突然表示,哦唷這就跟大哥求援啦
「喔你等一下」然後我看到大哥走向我的車子,嗯?是要拔我的保險桿嗎?我求你住手!咦?打開我的後車廂了,那邊只有我的換洗衣物啊,拿內衣來戰嗎?正當我無措之際,他從裡面拿出……鋁棒先生!

我以為他會把鋁棒扛在肩上特別剽悍的走過去給小弟漲威風,但大哥思維不是我等俗子能猜透的,眼看他直接把鋁棒拖在地上朝人群走去–
原本還在吵吵嚷嚷甜甜蜜蜜貓拳推桑蜜裡調油的眾人瞬間安靜的望過來……這一拖,你最好跟我說是在算摩擦係數喔,匡噹匡噹聲已洩漏你赤裸裸的超不屑!

行,真行,枉費學霸稱號直接坐實引戰一哥。

ok,引戰一哥跟弟弟站定位,眼看雲煙戰火即刻點燃,弟弟又有話要說,煩不煩還打不打了,我翻白眼,
「唉怎麼把鋁棒請出來了,要聽我把話說完啊,我是要跟你說,我沒有襯手的武器,不過有你襯我啊。」真棒,一個引戰一個添油!弟弟說完可能被自己帥到,還甩了瀏海。我白眼翻的太早了,再給我來一個–

眾人群擁而上,大哥一個迷之走位,安然退到邊上,我看著他,幾度張嘴欲說,又深覺不提也罷,
「姐姐怎麼了?」不,你別叫我姐姐,叫的我心裏甚慌
「沒……事……」個鬼!我就問為什麼我車有鋁棒?啊?你大爺順手到我都懷疑那是不是我的車了。

那些人鬧夠之後席地而坐,喝酒聊天,給眾大爺點了蚊香之後我決定車上睡覺,絕非姐姐過了通宵年紀,而是身為美女,美容覺比什麼都重要。
睡得恍惚突聽到有人在大喊「1011112打叉131415打圈」聽了好幾次
之後,只好起身去阻止,「你這種腦子,就是給你答案也背不起來啦」,「六題也背不起來啦」似在互相嘲笑,低分群體拿對方互相開涮的樂趣到底何在啊,「別喊,乖,要喊明早火車站前面請。」

送走各位好兄弟之後載著家弟跟他大哥回家,
才剛啟程沒多久,我弟就整個頭快要埋進對方脖頸裡面蹭,諒我過彎的時候當一個盡責的駕駛,看了一眼後照鏡……我弟舔了他大哥的耳朵。

阿哈!論大哥的正確用法:舔他?

弟弟注意到我那一瞥,嘖了一聲。抱歉喔,我就是一個電燈泡,舞台巨大款!在你禽獸的時候給你一個spotlight!
「我以前問過我姐一個問題,」開始講從前了那就是,叮一聲您的醉鬼弟弟已上線,「我問她,人為什麼要談戀愛?」
「那她說什麼?」接話小能手·大哥上線
「她沒有答案,但現在我覺得我找到了–」笑的像個傻子的弟弟,「你就是我的答案!」

[Not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