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

#彆扭 #對不起 #渣男 #憂鬱症 #8949 #8949原PO

「反正我本來就是個極為彆扭的人」
「你現在才知道啊」初戀男友下了這個結論。

那天不知道為何,我約了他一起吃晚餐。雖然我很怕,但彼此聊著彼此早已無所交集的各自死會人生,我總覺得有股遺憾綁著我。

當初為何會甩了他?因為鬧彆扭。
不過這也不是第一次鬧彆扭了。

高二,跟學弟接吻發現自己心動,我就開始避不見面;大一,兩個不會打領帶的男生在宿舍打了半小時領帶,發現自己心動了,就開始鬧彆扭,把一切搞砸。
研究所、出社會,每每遇到這種情形,SOP就是鬧彆扭、搞砸彼此關係、老死不相往來。

先不管這個。

跟初戀男友吃完飯,我藉機想多跟他相處一下,卻發現自己終於能放下他,但還是沒有勇氣為了當初鬧彆扭讓他傷心難過而向他道歉。直到送他到公車站,我依然在鬧彆扭。

「你就直說你想陪他去等公車就好了」。彆扭如我,最好是能那麼直白。

「保重」、「你也保重」。我知道我們再也不會見面了。

從忠孝西路的公車站,往機場捷運方向走,我眼眶泛紅,但我也只能到泛紅為止,那該死的彆扭讓我吃上對抗重度憂鬱的藥物,一天四次,我以為我終於能用哭發洩情緒的時候,馬上又開始無血無淚,路人看到我扭曲的臉,應該很害怕想叫警察吧。

我跟另一個也不知道稱不稱的上交往的人,被我丟包在日本的那個人講了這件事,他說了些不著邊際的話語,但我也感受到他的失望。因為他也是我雷達壞掉的受害者,不過這是另一段故事。

回程捷運上,我一直反覆交疊心情,大概就像雙螺旋一樣,那些想法、情緒構成了我,我依然面對著過往回憶的折磨,當下生活的迷失,還有沒有夢想的未來。

其實,我在公車站時,應該說:我很謝謝你,陪著我度過了那段最辛苦的時刻,我很開心,你曾經參與我的人生。

列車到站,回家時發現被現任反鎖在外頭,我敲了門、傳了訊息給現任:「我去散步半小時,把家裡弄乾淨」然後搭電梯到頂樓,抽掉一整包HOPE,然後絕望到想直接往下跳。

我活該,但是我沒跳,半小時後門開了,洗洗睡,醒了,繼續上班。但有個好消息,我家人朋友會跟我說:你看你以前都會在這邊怎樣怎樣的,我也會很開心地回:是啊(然後我就開始亂掰,因為我真的不記得你們說的那些事情了)

另外,我真的要對那些因為我愛情雷達壞掉的那些男孩、大叔感到抱歉,因為我不太懂正常人怎麼追喜歡的人,讓你們失望,我很抱歉。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