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集

第十二案的正方同時也為第十四案的反方- 愛家公投支持者曾品傑先生,在這兩場辯論會裡都用同樣的講稿論述,甚至兩場辯論會都拿同樣批次的看板示眾,面對另一方的陳述後在己方回合再次不斷的跳針鬼打牆。

曾品傑先生最主要論述,從他在第十二場的正方辯詞首要言之「婚姻家庭不是少數政治人物決定,也不是少數司法菁英決定,婚姻家庭是全民決定」然後指稱法律有許多針對男女性別的生理用語好比夫妻,去性別化改稱配偶都破壞人倫秩序與無視台灣得文化底蘊,還說起「女婿是女的,兒媳是男的,舅媽是男的,都會造成人民的不便」

除了不斷混淆法律與日常用語的使用,曾品傑過程也都拿起一個又一個自製看板(多到都要蹲在講台底下翻找看板延遲超久,手語翻譯員都在等他發言啊XD),試圖斷章取義取意解讀大法官釋字第748號解釋文,以自圓其說。

伴侶盟的許秀雯在這部分相當犀利,開頭即問曾品傑,在開始進行議題討論前都必須先釐清,他個人究竟是以教友身分,還是法學專業身分? 為什麼他曾公開宣揚基督法學人,當法律專業與聖經價值相互牴觸與不合時,應選擇聖經價值呢? 為此,他的法學專業素養確實還仍然存在的嗎?

隨後提及在美國曾經女性不能當律師,因為當時Lawyer這個詞彙被認為是屬於男人的,如今在台灣同性戀者不能結婚,卻也被特定宗教團體認定,因為婚姻這個詞彙是屬於異性戀的。

2001年,荷蘭阿姆斯特丹為什麼選擇在午夜零一秒的時候舉辦婚禮呢? 因為在那一秒裡同性婚姻的法律生效了,而荷蘭的同志連一秒鐘的平等都不想再等了。以祈家威先生為例,1986年就挺身而出督促政府必須立法保障同性別兩人的婚姻自由,如今三十多年過去讓她不禁想問,一個人究竟還有幾個三十年呢?

段宜康則問,如果現在還有人問,為何我們要保障女性投票權? 為何我們要允許跨種族通婚? 現在來看都是相當荒謬。宜康更是和大眾聲明,上網即可觀看下一代幸福聯盟的官網明言,他們堅守一男一女「正常的」兩性關係,以讓孩子健全長大的相關文字。而這些言論自始至終,都在指責同性戀這少數族群是不正常的,藉用歧視的手法進而隔離他們。面對反同總是拿生育作為婚姻價值的論述,也拿起認定同性婚姻人權的先進國家與其他國家相對比,數據顯示前者生育率更是遠大於後者。

段宜康提及在立法院準備依釋字第748釋憲案修民法時,有人以民法是神聖不能更易的理據為由去阻擋,講得好像它就是聖經一般,但當民法創建初始至今刪修更迭不斷,如果民法不曾被修改,太太結婚後都被規定要跟隨丈夫的居住,以冠夫性為原則,不冠則為例外,所有財產都被登記在丈夫名下,2002年才被修整,為的就是讓法制得以與時俱進。

覺得段宜康在這過程更嗆的是「我們這位大教授竟然說法律用語改,日常稱謂也都要跟著改,我狠狠嚇一跳,怎麼教授也會騙人啊,我們都說候選人會騙人,怎麼教授也會騙人啊,我今天算開了眼界啊」當說配偶這個稱謂這個關係是我專屬,夫妻家庭是我專屬的,婚姻是我專屬的,是一男一女所擁有的,這一切都比美國種族隔離都還要惡劣。

這兩場辯論會,許秀雯與段宜康的辯詞真的很精采,論述說理明晰且相當溫柔,說之以情動之以理,真心推薦不容錯過。而在趕期中考K書的大學生們,愛家公投代表人真的太懶惰,同樣講稿一字不差的語句連用兩場,所以看過第十二案曾品傑正方論述,第十四案的反方論述真的能夠跳過避免浪費時間。

#公投辯論會分析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