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特

看完這場辯論我只有一句話對曾獻瑩說那就是…幹,去你他爸的鼓吹變性手術,去你他祖公的性解放教育與推廣同性戀文化,整場辯論都在為我們示範什麼叫做打人的喊救人!!!

提及跨性別的性別重置手術,首先,他們雖然跨性別但很多都不是同性戀,你他爸的還認為你反的是同志教育? 然後提及很多家長擔憂性平教育淪為性解放教育,你他祖公的就該反性平教育裡的性教育,而不是來這反同志教育!!!

然後針對抹黑性平法中的同志教育是在推廣同性戀文化,反方代表莊喬汝女士整場都告訴你,性平教育裡的同志教育,絕不會把孩子教導成同性戀,只是教導孩子在認識多元的性別光譜後,認識自己、認識他人,才能進而正向看待自己具備差異的小小生命,無歧視無霸凌的同理與尊重他人。

讓我最可惡生氣的是,曾獻瑩目標受眾很明確,他操起純熟的台語口音就是為了攏絡中老年人,對於現前教育的不理解,而可能在錯誤資訊下產生恐慌。而且讓我去他龜兒子的就是,他竟然拿著他錯誤解讀的綜合活動課本反問,你莊女士說你熱心教育,為孩子的身心成長擔憂,你今天有拿課本出來嗎? 我真他爸的只有一個幹字可言,幹你他祖公的曾獻瑩,不,要,臉!!!

整場辯論會相較之下,必須承認我反方代表莊喬汝女士屈居下風,在每回合的開場發言從語音都透露出她其實相當緊張,但也隨後進入佳境。然有些人在抨擊喬汝姐為何不把曾獻瑩的各種謬誤,分項列點擊破,但我個人是能夠明白,因為曾獻瑩在這場次的辯論裡,是用他個人單方面,成千上萬的謊言與錯誤訊息去羅織辯詞,如果要在單場次裡針對他的每點錯誤去進行陳抗,反而容易錯亂己方陣腳與整體節奏,整體辯論節奏都將被敵人牽著鼻子走。

喬汝姐不斷將反方陳述拉回對於「愛家公投」這四個字的疑惑,去質疑他們的「愛家」一詞,是否真正知解明白什麼是愛? 是否能包容具多樣差異的所有家庭? 同志家庭、單親家庭、新住民家庭等等。雖然當她在進行這樣的敘述是明確偏題,但也可以理解這十五次辯論會,同志團體所擬定的身分戰術,讓每場次都由不同的人去論述,他們為何一致對於愛家公投三公投案投下不同意。

我方在本場次目標受眾與曾獻瑩完全不同,曾獻瑩是操起台語口音向阿公阿嬤拉票,但喬汝則是透過不同故事去串連脈絡,進而陳述她這育有孩子的青壯年,是如何看待當今的性平教育政策。敘述過程提起過去我們有莊永誌這,因為性別光譜被同儕不接受的孩子在霸凌中失去性命,哪管我們現今有台灣之光吳季剛,但如果我們的性平教育有提早確切落實,同樣喜歡裁縫烹飪與唱歌的葉永鋕生命也將有所不同。

於此,曾獻瑩則在第二回合以品格、生命與家庭教育能夠避免霸凌,並扣回他開頭「尊重家長教育選擇權」的訴求。在這裡也必須說,曾獻瑩早在他的立論說理裡建立了個,我就是明擺著歧視同志,不只在辯論會開頭用台語口音暗指同志就是「亂七八糟」,更在他的訴求裡展現歧視同志的家長,就是死活都不想讓自己的孩子有機會可能成為同志,這種作為不但是為了滿足傳統教育企圖對孩子進行的全面勒索與綁架,也徹底忽視孩子真正的身心健康!!!

喬汝在第二回合則是繼續緊扣她的呼籲,講起北一女說起「這世界的本質不適合我們生存」與鷺江國中說起「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喬汝在面對曾獻瑩種種不當的謬論辯詞說羅織的歧視壓迫,有點像是選擇放棄直截地單項辯解,轉而說起更多更多人的生命故事,藉此試圖去拉起更多可能對本案稍有疑惑,具備基礎學養與文化的新生代父母,去掀起他們僅存的同理與同情心,甚至激發他們在公投日當天的實際投票率。

這場次的公投案,我真的不建議大家收視觀看,不然你絕對會被曾獻瑩他這該千刀萬剮的老狐狸大爛人給氣得跳腳!!!

#公投辯論會分析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