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特

心情不好,純粹想黑特這個圈子。文尾的內容有點厭世,想鞭的人請隨意,反正我也不會回任何一字一句。

對於公投議題已經進入尾聲,眾所周知反同陣營的手段令人不齒。
然而在我們的支持陣營裡面,卻有一派聲音出來怪罪遊行中裸露的人們。
雖然這已經是每年都會發生的事情,令人不感意外。
但是總有人認為裸露或標語太前衛會影響社會對於同志的觀感,甚至借題發揮指責這些人。
指責這些人會影響異性戀會倒向不支持同志族群這件事情。

我不曉得大家有沒有觀察過這些衛道人士心裡的想法?
那就是妥協。
對這些人而言要改變社會的觀感,最重要的就是對這個社會妥協。
妥協什麼?
妥協其他非同志族群不想看到某些畫面的心情。
妥協於讓其他非同志族群認為我們雖然都是同性戀,但是要打扮得像個文明人的樣子。
妥協於他們手中的選票,不想得罪他們。

我並沒有想維護那些裸露份子的意思。
我同樣地非常不喜歡在公開場合下露出生殖器的行為。
我也沒有想維護那些前衛標語的意思。
我也對於那些標語太過前衛而且訴求不清不楚的標語感到擔憂。

但是我總覺得衛道人士們的行為已經到了一個令人髮指的境界。

這些衛道人士把所有的過錯都推到這些人的身上,好像他們就是老鼠屎一樣。
但我想請問這些衛道人士們,你們不曾經也是沉默的旁觀者嗎?
台灣的第一位公開出櫃同性戀曾經也打扮成埃及豔后的模樣,受盡多少人的批判目光?
而這位鬥士時至今日仍在努力為同性婚姻奮鬥,
2018年的遊行我看見他站在凱道的圓環揮舞著大旗,
行經西門之後我又見他在天橋上揮舞著彩虹大纛。

而當這位鬥士在監牢裡、在法院裡、在街道上奮鬥的時候,
請問你們站在哪裡?

你們衛道人士並不是很差勁的人,我相信你們是道德感重的人,但請你們捫心自問在這場戰爭裡面,你為此曾付出過多少心力?
我猜也許你曾付出過心力曾經在長輩群組跟親戚家人開戰過。
也許你曾經在班上或朋友圈為了朋友跟那些反同的開戰過……
更或許你曾經看不慣那些反同人士們的行為開戰過……

但是,這仍然不代表那些穿著暴露、發出前衛標語的人沒有為這場戰爭付出心血過。
他們也曾經在長輩群組開戰過,在朋友圈跟人絕交過,在反同人士和不公義的社會面前拼命過。
當他們備受歧視和異樣眼光時,他們在努力消弭這個世界對不同族群的不包容。
而你們卻選擇不包容這些人,站在道德的置高點上批評這些人。你們對此狀態選擇了妥協。選擇攻訐自己人、指責這些人。

再來就是我也看到有些同志們選擇的「妥協」,認為不管立專法也好,修民法也罷。反正只要能結婚就是好事,不管專法民法都一樣。
更心寒的是他們甚至跳出來指責我們這些只希望修民法的人根本是一群意識形態族群。
指責我們根本就不顧民意,指責我們和那些反同人士對著幹等於是加深社會對立。
指責我們的行為會讓社會和政黨不願意去碰觸修法這個議題,最後只會讓婚姻平權漸行漸遠。
甚至直接宣布專法一定會通過,要我們這些期待能修民法的人不要再抱持著期待……

上面的故事,是我從跟反同的槓上,到跟圈內的槓上後所產生出來的觀察與看法。

我總覺得這幾年,這幾個月以來,跟一大堆人的互動來往把我弄得心力交瘁,筋疲力竭。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在為大家而戰,還是為自己而戰,還是究竟是為他人而戰?
而且結果往往都是我自己被排擠,被周遭人投射異樣的眼光,被孤立被無視,被不被關心。

如今的我已經再也沒有任何力氣再去維護自己的尊嚴了。
畢竟我的尊嚴,已經被自家人也給周遭人給踐踏完了。
況且走到如今,找不到另一半或許是因為自己個性真的太過G8吧?
反正已經有感自己與找到另一半,與婚姻無緣了,
今年公投,看狀況決定投不投吧……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