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密

今年憂鬱症發作得特別嚴重,平時還會有力氣去做的事情全都沒辦法做了,感覺自己的人生陷入膠著,自己都不很確定自己到底還能做什麼。

因緣際會下被邀請參加了一個佈道小組(不過其實我是到了現場才發現),邀請我的姊姊本人比照片好太多了啊,好漂亮,內心突然動搖了一下。

說是佈道小組,但其實也沒太多宗教性話語,有禱告有唱歌,說「人都是被神所愛的」,大概就這樣而已,性平意識挺好,雷達叮咚叮咚響,不過也沒有人開始說「你需要被恢復」這種話。

這….跟我以前當小蜜蜂時戰鬥的教會….似乎不太一樣啊…..
======
邀請我的姊姊(下稱W好了)在散會後還每日關心我的身心狀況,也許是她的工作性質使然,才會特別關心我這種迷惘失落的小綿羊吧。

這個小組會持續幾個禮拜的聚會,我個人是很不爭氣的為了觀賞W的美貌(?)而幾乎沒缺席(抹臉),反正也沒叫我受洗,經濟困頓的現在能多吃一餐免費晚餐,沒啥不好。

不得不說,一個人獨自黯然神傷慣了,突然接收到這麼多關心難免會動搖。
=====
前次聚會散會前,在我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的情況下,被大家輪流抱了一輪,我是個典型的逃避型依附者,身體接觸對我來說極為陌生,但因為W先起頭撲過來抱了一把,我也就順順的讓其他人過來蹭了(盲目)

後來幾個人一起出去等電梯,W過來摟住我的手,又把身體貼過來,電梯大概過了五分鐘才來,我整個人快斷電了,心裡還在想著「為什麼這些異女可以這麼自然的做這種事啊?」

對,我在那一刻突然意識到我好像喜歡上一個基督徒,還是個異女,這是什麼白癡組合啊?我可是年少失學又憂鬱症還沒正常工作的廢物喔?

那我前面在聚會裡閒聊說「耶穌如果真的那麼厲害啊,給我女朋友,誰給我好處,我就信誰」的還算不算數啊?(附帶一提,W露出一個很微妙、我讀不懂的表情。其他人倒是好啊好啊來賭啊)現在的情況是撒旦詭計嗎?
======
目前跟W仍然維持還算密切的交流(跟我其他想到才說話的垃圾話朋友比起來的話),社交運算引擎已經降速成中二直男模式(我真的好盲目)的我還在苦苦壓抑著每天早安晚安的洗版衝動,醒醒啊!她是異女啊!雖然已經確認單身了(?)

我也不知道往後會如何發展,希望還會有續集(還在愛情的盲目狀態裡)

周遭的朋友不是根本不熟同志跟性別議題,就是跟基督徒戰鬥的同運夥伴(雖然我也是會去跟著支援吵架),這種尷尬狀況真心不知道該跟誰討論,只好來這邊隨便屁話一下了

最後懇請大家1124兩好三壞投起來,希望耶穌管管自家的0涼堂跟萌萌,這樣我才敢去追 (閉嘴

渴望有續集的暱稱: #仰望星空派

[Not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