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集

#是個直女 (這就當我的暱稱吧

看到回應很開心。

先說說為何會意識到這是個問題。一直以來我們相處都是甜甜蜜蜜那種,熟了之後都會姊姊妹妹的喊,她會說「姊姊最疼我了」之類的話,我也會說「我只想疼妹妹一個」,諸如此類曖昧的往來。最高峰時期會開玩笑以後一定要見面,想考去姊姊那裡讀書(我們離得非常遠),或甚至會說以後一起生活,我養妳你養我這樣。

前陣子版上有個頗知名的寫手跟我熟了起來,其實也就是表面評論時比較親密,私下是剛剛好的寫文夥伴而已,但由於一次意外有位我們的共同粉絲把我們配成西皮,同時獲得許多迴響,妹妹私下第一次跟我說她吃醋了,我才開始有點被點醒。

我哄她,妳才是我的正宮啊,然後會@她在評論裡想說讓大家看到,但她說,那個跟我配的寫手太有名了,大家只會看我們配西皮,沒人會注意到她。

我於是有點慌了,對她說那我把你@在我的自介裡讓大家知道啊(那個版上自介若有@就代表是公開西皮,不一定是現實在一起,算是種網上主權宣示吧), 之後她說別這樣,不想讓姊姊做自己不願意的事。其實我後來挺後悔的,沒有讓她知道那不是我不願意做的事,後悔自己沒表達好。

總之那次後我覺得自己對她就有些怪怪的了,之前疼她寵她哄她都是因為想照顧一個可愛的妹妹,她自己一人讀書在醫院實習很辛苦,我只是想做一個成熟姊姊,給她生活上的意見,希望她能過得好一點。

後來我才知道,其實我從幾個月前開始準備她的生日禮物時,對她的喜歡就已經不一樣了。很想聽她的聲音,但我們從沒有說過語音,我不好意思提,她也沒有提過,不過我有次傳了帶有一點聲音的影片過去給她,被她說聲音好軟好可愛,之後也沒後續了,所以我想她應該沒什麼興趣吧。

然後說回昨天,我為何選擇在這發文,是因為有件事讓我想正視這問題,而這事也發展到了有點不可收拾的地步。

昨天,妹妹的現實好友(我也認識)在版上發了張照片,是她們的對話,妹妹對好友說了曖昧的話,然後好友說要掛她,之後@我去看,當下看了真的是當頭棒喝啊,也許是昨天工作特別累,同時加上想家(本人不在台灣),結果莫名其妙哭了起來。

後來好友私下想逗逗我跟我說話,我回應滿冷淡的,被她聽出來,於是就開啟了這一連串我原本不太想面對的問題之推拉。

她是個T,有個三年女友。她從說她跟女友很羨慕妹妹有個又軟又溫柔又漂亮的姊姊疼,說到我們兩個受是沒有未來的,再到最後跟我實話實說妹妹是直女,當情人是不太可能,難道不能當姊姊當朋友那樣嗎?

其實我握著手機一直哭,都不敢說。一開始都是歡樂的玩笑口氣,後來竟說到現實致死的癥結點,我覺得很難過。

其實我根本也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哭,該說活了那麼久戀愛都幾回了,到現在都不了解自己的性向嗎?也不是。該說聽見兩個受沒有未來想反駁嗎?好像也不是。

我一直不想用「性向」二字來描述這件事,一是因為我或許不了解自己的性向吧,二是因為我不認為這兩個字在我們的例子上有多大關係。

我才想起我跟妹妹熟識的契機,是因為她跟我聊她有個喜歡的學長,明示暗示倒追很多次了都得不到回應,學長出國了,她很沮喪,所以才聊起來的。

後來她有時沒回我訊息,我都會說她偷偷跟學長聊天,她會說沒有,之後都沒再跟學長說過話,現在心裡只有姊姊一個。

好複雜好累啊,感覺自己很話癆,真抱歉,不過還是感謝在看的你們。平時寫文很有邏輯的,講起自己的事卻像跳針似的。

附上跟妹妹好友的對話大概,最難過是我明明已經很困擾了她還要說兩個受沒有未來的話,我於是說了我被一個我是拉拉我驕傲的人嘲笑了,結果她說換她難過了,她其實並不驕傲啊,她們還不都是小心翼翼藏著在戀愛那樣。

我於是說說我不服氣她說兩個受沒有未來,因為我很認真,我不想表達地認真是因為人都不喜歡聽嚴肅的事。

我說,妳應該驕傲的啊,妳們才幾歲,已經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而我,居然到現在還不了解我自已。

我記得我說「能找到對的人很好啊 性向是個什麼東西也許我活到現在都沒有真正了解過」還有「我第一次喜歡一個人 才發現自己沒有能力也沒有資格喜歡那個人 以前從沒有過 所以好跟不好 你們的藏著掖著 比起我的 我真分不出來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

大概是醬吧,今晚又很蠢地哭腫了眼睛,好累,我睡了,希望大家都有好夢。

另外,沒注意到,附上基本資料好像才有禮貌(。 ́︿ ̀。)

女,年齡26,162/46,照片就不了,大概描述下,當過網拍模的身材跟樣子(講屁話)

回「這種事情在中國好像滿多的,作者最後跟粉絲、或是一起創作的朋友在一起XD」,唉呀這什麼莫名第六感,的確是中國的版,但我是台灣人。

回「期待後續 祝福您能幸福」,謝謝你。

回「有可能,也有可能你從一開始性向就不是單一,而且你會喜歡對方也不是因為對方的性別,而是別的地方」,我的確很不了解自己,不過沒錯,我喜歡她不是性別,是因為我喜歡她這個人。

回「性向本來就是需要探索的」,我可能現在才開始努力中。

[Not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