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集

#9534續集
#柴魚片
正式跟大家問好之前,先說明一下標明的更動:
原本叫我「八哥」的弟弟,現在都開始笑我「你真是個柴魚片」。所以為了紀念他給我的新綽號,以後就叫「柴魚片」好了。原因的話……我有機會到後面會說明。
好那我們正式問好:
嗨大家,這裡是柴魚片,被教授催稿的柴魚片。
先不說研究報告低空飛過,研究紀錄要備份。教授還要我兩週內交出研究完整報告,在有期末壓力考完試離截止日不到一週的情況下,這比被他掐死還殘酷。
好碎嘴說完了,就繼續我跟弟弟的故事:
跟弟弟聊了一段時間,還是沒有見面,原因就是因為我實驗在春天是高峰期。早上八點進去,午餐都可以當晚餐吃。對弟弟也是很抱歉(雖然沒見面他也覺得沒差就是了),一直說「再等我一下」。
然後到了有次社團(容我說抱歉,社團人少,不便透露)社內交流,身為菸酒生我少數的休閒時間,當然就去放鬆一下(正好是實驗高峰中間的短暫休息)。
弟弟大一,課比較滿,所以有幾天會上到晚上很晚。社課剛好都撞到弟弟晚上上課,所以我難得放風的時候,也都沒法見面。
還記得當天晚上蠻熱的,然後社內的小交流很順利進行,圖中不時偷偷滑手機問弟弟情況。
「你下課了沒?」往往是固定詢問的幾句之一。
「剛剛下課啊!要去吃晚餐。你在幹嘛?」
「那趕快去吃喔!我在社團,等等有小交流會比賽。」
「喔喔好~在公館嗎?」
「恩啊怎麼了?」
「我等等,會去公館買耳機。」
「??!」瞬間想結束社團活動……「可是我還在社團等等要比賽……」
「沒關係啊~反正我會待一下,看有沒有機會。」
「……希望你等我」真希望颳風下雨停電之類的打斷活動……但是仍然繼續舉行,我則是心神不寧的一直回問弟弟在哪。(幸好我已經比完了,不然完全無法專心
好不容易熬到結束,該收的就收一收。「弟弟你還在麻?」
「剛剛買完~你好了喔?」
「好了好了,等我一下。」
於是我們終於要見面了!當時我們約在鹿鳴堂碰面,我騎車過去尋覓弟弟的蹤影。
結果他還是先看到我,朝我走來才發現:帶著新耳機、綠色外套、白色短褲
背著上面有羊毛氈柯基屁股的袋子?
「那是什麼袋子啊……」見面第一句話,我真的盡力了。
「很可愛吧~超萌的」感覺就像是很正常依樣,弟弟這樣回答我。
總而言之,慶祝我們第一次見面(加上突然想吃冰),我帶他去吃鴉片粉圓,也滿足他甜食控的需求。
看他大口吃冰的幸福表情,真的蠻可愛的。
「還好吃嗎?」
「還不錯啊~」
「公館不少甜點,之後有空一起去。」愛亂開支票的我。
「好啊!等你有空~」他也很直接的回應我。
然後我陪他去搭車,叮嚀他回到宿舍跟我說,他也照做了。
「之後就都報備一下,我比較多慮。」
「好啦~沒事的」
之後開始,他都會開始跟我說晚安。
(待續)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