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

和學長是在系隊上認識的,我剛加入時完全是新手,那時候因爲完全跟不上同屆的球技,好幾次想要翹掉練習,有一次學長拿著球向我走來:「要不要一起練?」我說好,學長並不是隊員,只是和隊長交情好常跑來打球,之後每次他有來的時候都會陪我練球,然後指導我動作。他教我的時候很有耐心又溫柔,而且臉是我喜歡的型 害我每次被他教的時候都硬硬的,又覺得很羞恥怕被他發現…
在有意的接近下,我們慢慢的混熟,不只在系隊裡,在其他地方也有接觸,學長並不是個好親近的人,他話少、平常不是在運動不然就悶在圖書館裡,在系上認識不少人但我總有種感覺,他好像刻意的在和人保持距離 ,如果不是我一直在他旁邊刷存在感大概很快就被他疏遠了吧
第一次的期末考我考得很差,就被學長抓去一起讀書,之後我就理所當然的每天跟在他屁股後面,讓他教我、一起念書幫他跑腿,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想法從學長好帥喔變成非他不可 ,有時候在念書時會忍不住一直看他,有次被他抓到後他居然抬頭對我笑!
還是那種緬腆的笑容!(開始幻想被他壓在圖書館桌上幹)
我們認識很久我從沒跟他出過櫃,我自己平常並不隱瞞性向大多朋友也都知道,但對他就是開不了口,不知道他的態度會是怎樣,害怕會被他討厭最後連朋友都當不成。我探過幾次口風,就是剛好提到同志什麼的啊問他有什麼看法啊 他都面色平淡說他沒意見迅速的帶過話題
之前看到萌萌的反同婚公投時,我的心情非常低落,而且忍不住想到如果學長是那種會投贊成票的我還要喜歡他嗎?我很傷心的跑去找學長講公投的事,學長嘆了口氣摸了我的頭「我知道你是 不過這對我來講不是什麼問題」我抱緊他哭了出來然後問他如果我喜歡他也不是問題嗎?我感覺他僵了一下但沒有推開我
那天回去之後兩天他都沒回覆我,我急的直接殺去學長的住處,他說他有件事得跟我講,可是當面說不出口要用電話來講,我好害怕回去後他會對我避不見面,一直盧他要他講
學長:我是跨性別
我:????
我整個人傻了但他只是靜靜的看著我等我回話
我:那個…你是想當女生嗎?(我看過丹麥女孩還曾跟學長講過)
我想像學長留長髮穿裙子的模樣 又開始好想哭
學長皺眉有點粗魯的說:不是 是反過來
????
我生出來的時候是女性
我更傻了,學長的樣貌體型聲音完全沒有女性的氣息啊,當時大腦非常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整個人傻站在那,他很不耐煩的把我推出大門,我意識到如果我就這樣一聲不吭的被他關在門外,他肯定會很傷心吧
就像他對我做的,我抱著他說我不在意,你可以喜歡我嗎?他什麼都沒講只是頭蹭了我幾下耳朵還紅紅的XD
好可愛
我們在一起了 我和學長的相處還是和以前一樣就是(哭
不是沒想過學長身體的事,而且我還是個純零,不過我覺得沒有什麼比失去他還更令人不能接受的事,即使沒有性也可以談戀愛的吧?
況且我現在已經從夢見幫學長咬咬變成幫他舔舔了,看到他還是硬的不行XD
不過他好像沒有要做的意思,求歡一直失敗還被瞪

[Not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