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

我是一名男同志,雖然我不習慣這樣自稱,同時我也是極端幸運的少數中的少數。
我從小就深受肥胖的問題困擾,從小學甚至幼稚園開始體重就比同年齡的人多了10公斤以上,且體重在這20年來都是直線上升,到現在已經距離免役體位有一段距離了。
在大一的時候,開始跟人約炮。雖然對於外表我有自知之明,但實在很難戒掉透過約炮所帶來的歡愉的快感,儘管是一時的,但他支撐了我渾渾噩噩的大學生活。直到我遇見了A……
A是一位對我來說最上等的天菜,帥氣的臉龐配上精實的身材,撩的技巧也很出色,我當時整個陷在裡面無法自拔,天天都在想著他。
我當時都在想著要如何把握住這個機會,說不定我這輩子再也遇不到這樣好且對我有意思的對象了,但終究這段感情沒有結果,過了三個月後越來越難等到A的訊息,也越來越難得到和A出去約會的機會,最終還是只得到了一句「我們可以當朋友」的好人卡。
我很慶幸當時有許多人告誡我、提醒我,讓我有心理準備,因此我難過了一週左右就復原了,在學弟的推薦下用了某軟體,繼續過著我的約炮人生。
又過了一個月,我遇到了B。我們在軟體上認識,說實話他的外表並不是我很喜歡的類型,只是可以接受的程度。因為他的學校很近,所以我們約出來吃飯,我這時候已經對於談戀愛沒有幻想了,所以當他拒絕我的性邀約的時候,我也沒有感覺,只是覺得這個人很怪。
但我很慶幸它沒有被我嚇到,我們還是繼續出去吃飯、在學校約會,他送我回家、我去他家睡覺。我開始感覺到這才是真正愛我的人,他願意為你付出而不是要從你這邊獲得什麼,他不會見面是一副肉麻平時又是另一套冷漠。
但這時,我卻又開始擔心了。我擔心我無法付出同樣多的愛給對方,我害怕我過去的黑紀錄會嚇跑對方,以及我懷疑我真的有這麼好,好到可以被愛嗎?當我有一天外表不再是對方的菜的時候,這段關係我會有能力維持住嗎?
我一直是一個直來直往的人,因此我決定不再重蹈覆轍,我對B坦白我的過去、我的憂心,同時我也改變我自己,我嘗試更加回應他對我的付出,我希望我能變得像他愛我一樣愛他。
當B聽到我的過去時,他真的有一點嚇到,但他仍舊選擇了不放棄。我知道,這才是談戀愛,這才是真正愛我的人,因此我答應了他,我們現在交往滿100天了。
他現在人在國外交換,而我們每天還是利用我要睡覺他剛醒來的時間視訊聊天,我知道說不定這是熱戀期的時候才會做的事,但我現在很幸福。
在他出國之前,我跟他去戶政事務所登記了。或許這是一個倉卒的決定,但是我希望這次是由我來給他一份安全感,或許還是不能完全解除我的擔憂,但我希望能努力做到我愛他=他愛我。
以上就是一位幸運兒的故事,我希望有更多受壓抑的、不被了解或不被接受的同志可以看到,你們值得更好,而且這是你們應得的。

[Not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