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October, 2017 10:33

#經驗

#小褚 -4

——前言——

不好意思,第4集拖有點久。

小褚故事發出後,裡面敘述的一些癖好,

竟然被朋友串起來發現我的身分。XD

接著又聽到了一些故事,

才知道,他的事情好多。囧

beatlesdozen@yahoo.com.tw

如果有想跟我聊天的,歡迎來信~

————

從那次喝醉酒被脫光後,

在小褚家我也自在多了,

互相裸裎像是兄弟般。

偶而,我們會偷拿小褚哥的白布條,

按照紙卡的說明纏在下身,

學那本雜誌上的日本男子那樣。

我看著小褚黝黑的肌膚襯著白布條,

黑白相映得十非搶眼,

同時腦海中又邊想著他像那些圖片一般,

被五花大綁著。

想著想著,我時常勃起,只得遮遮掩掩的。

小褚家的衣櫃放了他家三人的衣物,

小褚哥的海軍制服整齊地吊掛著,

下層之一擺滿了三角褲、背心、襪子,

清一色全白。

我們會小心地換上這些制服,

再細心地折回去,像是從沒有人碰過一樣。

每次洗澡時,

他會順道將身上的白色衣物泡進漂白水,

不能被我哥發現我偷穿他的衣服,

他笑著說。

小褚自己沒幾件衣服,

購物慾望也很低,

零錢錢又少的狀況下,

幾乎都是拿哥哥的衣服穿,

好在練游泳不太弄髒身體,

不然我想他會被他哥揍到陷進牆壁。

每次洗完澡後,我會幫小褚擦乳液,

泳隊的人會笑稱我是他的老婆。

但我的範圍僅止於背面,

雖然小褚常常做勢要我連正面一起服務,

但在大家的面前,我實在沒有勇氣這樣做。

後來,我曾趁著小褚睡著時觀察他的身體,

從他的頭頂到腳底,

我一吋一吋地欣賞著,

細看他身上毛髮的分布。

翻開涼被,我輕輕貼近他,

他的腋下、

和胯下膨脹躺在腹部的陰莖,

帶有他慣用的沐浴乳味道,

和他身上的體味。

原來睪丸和陰莖是這種味道,

我輕悄悄地捧在手上,

不知為何,小褚的下體比我們黑,

又更沉重不少,顯然發育得不錯。

我繼續往下,注意到他腳踝上的胎記,

他的腳指甲則剪得十分乾淨齊平,

因為貼得太近,我幾乎不小心碰到了,

看小褚沒有反應,

我更大膽地親了上去,

學他的那些漫畫一樣,

輕輕地含住他的腳指,

用舌頭慢慢地攪動著。

我的戀腳癖,應該是從這時候開啟的吧?

第一次見到小褚哥那天,

我們在家睡午覺,

遠遠地,一陣噗噗的舊機車聲音靠近,

小褚推開我,我哥回來了,他說。

我們套上衣服到門口等著,

小褚上前幫他哥提著行李,

後方還跟著另一位男生。

大哥,二哥,小褚打著招呼。

原來後面那位就是小褚哥的乾弟,

小褚則稱他為二哥。

兩位小褚哥留著近似的短髮,

露出粗壯、黑得發亮的手臂,

不注意看,還以為他們是雙胞胎!

房間太亂了!小褚哥唸唸有詞。

小褚隨意收拾一下,

小褚哥就掏出五百塊,

晚餐以後再回來,小褚哥說。

那我可以騎你的摩托車嗎?小褚問。

好啦,快點離開,小褚哥回。

但其實我們沒有立刻離開。

小褚做勢騎車出去,又熄了火,

悄悄地拉我回到半露天的浴廁,

我們拉開浴簾,

看到兩位哥哥裸著身體抱在一起,

不停搓揉彼此的下體。

第一次看到成年男性粗黑的下體,

我心裡十分震驚,

沒想到陰莖可以脹到如此巨大,

快點走啦,我緊張地拉著小褚。

好啦,他還目不轉睛看了好一會。

晚餐我們去吃了牛排,

他毫不客氣吃了一份好大的雙拼,

我只有勉強吃了一些鐵板麵。

在跟著泳隊練習了將近三個月後,

學校來了一位實習老師,姓林,

他有著短短的頭髮、碩大的上半身,

我記得他總是穿著藍色或白色的三角泳褲,

沾濕的白色泳褲微微透出一點黑色,

他的陰毛一定很多,我這樣想。

林老師比原本的教練年輕又帥氣,

泳技更是壓倒泳隊任何一個人,

很快地,他就變成校內的風雲老師。

每次泳課,總是會聽到班上的女生聚在一起,

躲在後面竊笑,就是一群三八。

甚至有時在樓梯口,

還會看到女老師邊笑邊敲打著林老師的手臂。

林老師剛來的時候,

我和小褚會當小老師示範動作。

曾有一次,

他來旁邊指導我,說我身體太沉,

我按指令趴在水面,

林老師雙手撐住我的身體,

我一邊打水,

卻感覺有隻手在觸摸我的下體,

甚至撥開褲襠搓揉我的睪丸。

我想上廁所,

我邊說邊趕緊上岸。

我的成績退步了好多,

因此週末早上我便不跟泳隊練習了,

只在下午時才到小褚家跟他唸書。

從那次事情之後,我不敢靠林老師太近,

也跟小褚提醒過。

你不要亂說,林老師對我很好,小褚反駁。

秋天的彰化,太陽依然刺眼。

那天週六,我早上唸完書,

買了小褚指定的3號餐,

卻等不到小褚來載我,

我只好自己走到學校體育館找他。

泳隊都已經離開了,

泳池的水面靜靜地沒有一點波動。

但我看到小褚的背包還在岸上。

我進到更衣間找他,

卻看到以往總是敞開的身障廁所,

門卻關著——我猜他在裡面。

還沒摸到門把,我就聽到裡面傳來了對話:

「嗯……痛……先不要動……」

「不要緊張,這樣可以嗎?」

我低下頭,看到門縫裡露出兩雙腳,

地上丟著兩件泳褲——一黑一白,

而其中一隻腳的踝上,有一塊胎記。

接著,門板傳來陣陣的震動聲響,

伴隨裡面短促的喘息。

那天,我沒有去小褚家。

之後一個禮拜,

我才有勇氣面對小褚。

他正在屋頂上晒太陽,

身上穿著那件白泳褲。

40aa46e02ad82eed11428c821dc47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