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斯

我是21歲的文科運動學生,
昨天趁颱風來之前去了青年公園游泳池,本以為能夠去曬下陽光,卻被告知室外池已經關了!才10月,天氣熱的跟鬼一樣,關什麼關啊!(別問我為什麼不去台大室外池,你懂的)
雖然很掃興,但還是去室內游泳,看到一群外國人穿著海灘褲也在游泳,實在不知道救生員怎麼想的⋯
游了1000之後上岸,跑到烤箱裡卻沒半個人,平日的下午三四點,實在不是一個很吸引人的時間點。這時候有一個皮膚黝黑的帥哥哥進來,撥了撥頭髮坐下來。他閉著眼,不發一語。我卻在旁一直盯著他看,真的滿帥的,鼻子很挺,濃眉小眼,一頭俐落短髮,濕漉漉的隨手往上撥,根本天菜造型。
我鼓起勇氣,隨意搭訕。「咦?你有在健身嗎?」
他睜開眼打量我一下,說「沒有,游泳而已」
「是喔,但身材滿好的,我以為有健身」我說。
他笑了一下說「就偶爾來游泳,在家做基本的運動」他講完又看了我一眼,說「你身材不錯啊,有健身?」
「嗯,最近開始,之前是救生員」其實這根本唬洨,雖然我真的是救生員,但當過救生員就知道,除了受訓期間,根本不會練到身材。
「哦難怪,年紀這麼小就考到救生員哦?」
「我21了,大四,你呢?」我問他。
「27了,都退伍三四年了。」他說。
「哈哈看起來還是很年輕,膚色很好看,去曬的嗎?」我看著他黑亮的皮膚,上頭還泛著水珠,性感致敬。
「來這曬的,以為現在還有室外池,結果關了。」
「我也是,今天來才發現關了,很失望。」
我們閒聊一陣子後,我實在有點受不了,我說:「我先出去了,好熱。」
「嗯。」他點點頭繼續閉上眼睛。
我出來後坐在岸邊的台階上喝水,沒多久他出來往我這走,我們對到眼,他有點靦腆笑了一下,拿著水瓶走向飲水機。
我一口乾掉還剩大半瓶的水,起身跟上去。
「你也裝水哦?」我假意的問,肚子還都是滿滿的水⋯。
「對啊,那你都有多久?」
「大概1000,2000」我說。
「嗯那還滿強的,救生員就是不一樣。」
「哈還好啦。」我笑著說。
「欸我上一下廁所。」他轉身把水瓶放櫃子上,就走向更衣室。我默默的跟著他「你也要上?」他問。
我一時語塞「哦,嗯對啊」隨口胡說道。
我們穿過更衣室,淋浴間,走到最底的兩個小便斗,我掏出屌尿尿,他卻直接從褲管把屌掏出來。
我以為都是從褲頭掀開掏出來的⋯是有多大⋯。
我站他旁邊根本尿不出來,就這樣靜止了快一分鍾吧,我瞥了他的屌一眼,幹好大又很硬。我說:「你也尿不出來?」
他看著我,把我的手抓過去握著他的屌說:「這麼硬,不太好尿」
我們便在小便斗前玩了起來,他的屌真的超大,又黑龜頭又大,上面還浮著青筋。他挺著大屌直接往後面的廁所走進去,我跟進去。
一進門,他直接用手把我的頭往下壓,我跪在他大屌前,用力吸允著,他爽的發出喘息聲,雙手開始挑弄我的奶頭。「爽嗎?」他問,我抬頭邊吸著他的屌邊點頭,他扶著我的頭用力往底頂,沒多久我們都雙雙射了出來,被口爆後,我嘴裡含著他的洨,穿好褲子走出廁所,往洗手檯吐,清洗了一番。他隨後出來走了出去。
我整理好後,回到泳池,根本沒力氣游泳,坐在檯子上喝水。他從熱水池上來,朝我揮一揮手,便走進蒸氣室內。
我不知道之後的他會發生些什麼事,可能過10分鐘又來了個弟弟,好讓他再爽射一次;要或著他只是純粹休息一下再回去。
我去灌洗完後在鏡子前吹頭髮,此時有一個淨白的男生,大約27、28歲上下,在後頭看著我,面對鏡子我看到他在撫摸他的屌。他走過來輕聲的說:「剛剛跟他射了嗎?」
我驚了一下,說:「蛤?什麼?」
「你們玩太爽了,我在外面有聽到,這裏常常有人在玩,沒什麼」他說
「哦,嗯出來了」我說。
他用屌默默頂著我的屁股說:「要幫我嗎?」
我尷尬的笑了一下,我默默繼續吹頭髮,拒絕了他的邀約。我說我有點累了,他說他想要我幫他打。
我邊笑邊收拾東西,離開了泳池。
走到公車站的路上,那個淨白男子敲我,其實他也滿好看,只是身材真的不太好。他密我,問我哪時候會再來,要來找我玩。我的心頓時覺得有點空,又有點爽,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心態,好像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自己心裡卻還沾沾自喜,彷彿人生空的只剩下外表跟性愛。是啊,人生不必然只有一直玩來玩去,但真的一個人的時候,往往會這個樣子吧。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