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

#小褚 -2

上篇底下有人說到,
對因為輪廓深而被問是不是混血兒,感到崩潰。
我只好補充一下,
這位小學同學,除了輪廓深、皮膚白之外,
還有淡淡的褐髮。
所以不是只因為輪廓深就猜想他是不是混血兒,
這跟你的狀況應該不一樣。

*故事繼續

往後放學時,我就跟小褚一起練游泳,
泳隊一邊,我一個人自己練,或在岸上看他們
(泳隊的練習強度太強了,我吃不下)。
後來導師發現我倆走很近,把我叫了過去,
我還以為是要我跟他保持距離,
沒想到是要我多教他功課,
幫他加強課業。
為此,
甚至還把我調到最後一排靠窗的倒數第二個座位
(欸,功課好的同學坐這麼後面,有天理嗎?
雖然心裡是有點高興……)。

所以從學期中開始,我的作息變成:
上學、游泳,教他功課,再回家。

當初從台中搬到彰化,從公寓住到五間起,
對我是很新鮮的體驗。
門前一大片廣闊到可以奔跑的空地,
和宅後一大叢在夜晚嘎嘎作響的陰森竹林,
便成為我住在彰化最鮮明的記憶。
小褚家在離我家約五分鐘的路程。
第一去他家時,
我才驚訝到世界上竟然真的有這麼「破爛」的房子。

小褚家是個簡陋的三開間,
最旁邊的那間是他和爸爸、
大十歲的哥哥休息的房間,
房間上面的鐵皮有點搖搖欲墜,
風大的時候就透出微微涼意。
另一邊則是車庫,裡面擺了機車和一些器材。

那天練完泳,他騎著腳踏車載我回他家,
已經六點多了,夕陽還熱騰騰地照著我倆。
回程的路上,
兩旁的甘蔗林成為天際最遠能見到的景象。
一到他房間,就是一股悶熱。
好熱,我倆說。
對啊,邊說著,他就脫去了外衣,
僅著一件內褲開始整理起房間,
也不管我紅著臉偷看他
(是說在更衣間都看過了,我是在害羞什麼?),
他很自在地忙來忙去,
開了工業用的電扇吹皺我的制服。
不脫喔?他問。
我搖搖頭,拿起習題要他趕快練習。
他盤坐在地板,低著頭在矮桌上翻著習作。
我則賴在地板好奇地東翻西翻。

他邊解著一元一次方程式,
我則順手在床底下找到一箱又一箱的漫畫,
逕自就翻閱起來。
裡面有許多穿著東洋味的可愛少女,
在男主角或其他不明生物的控制下,
一件一件地被脫去衣物,
然後身上所有的洞口(所有!包含鼻孔、耳洞等),
都被觸手侵入。
我的表情從@@轉為囧。
我趕緊丟掉手中這本,
又從床下更深處翻出另外一箱。
結果裡面是可愛的球隊女孩紙,
被一群體育生輪暴的情節,
那群體育生翻開女孩紙的裙子,扯掉她的內褲,
結果彈出了……
我的臉又從囧,變成 ( ’???),
看到其中兩個體育生粗大的下體插進偽少女的肛門,
我的臉又從( ’???)變成_(’?`」 ∠)。
這是我第一次看A漫,還是說,這應該算G漫?

不行看這個!他搶過去。
我受驚的心情還來不及喘息,
就任他拿走手中的漫畫。
我是7年級後段班,照理說是新世代,
但那時候遇到的老師,
依然會跳過健康教育第13章,
別說射精手淫的,我連性行為是什麼都不太清楚,
竟然就這樣被奇怪的漫畫給教育了。

來教我,小褚把我拉回書桌。
我在昏黃的檯燈下,
看到汗珠從他的額頭流到他纖柔的睫毛,
或從鼻尖滴落書頁,
有的又從頸間沁出,
滑到他淺褐色的乳頭。
我瞥見他腹部些許的體毛、
光滑的腋下和手腳,
小褚的身體很光滑,
雖然黑,卻黝黑得很平均、發亮。
就連下體的毛髮也都比我們少,
陰莖卻比我們都黑上一截。
不知他的下體,是否也有漫畫這麼粗……?
你在看什麼,他問。
我趕緊將視線從他的褲襠移開。
沒有啊,你趕快算。

時間已經8點多了,
小褚換上白色的背心,
載我回家。
我記得,晚上我心裡和身體都覺得好癢,
難以入眠。
好不容易睡著了,卻做了一連串記不清的夢。
大概是那個時候,我才知道我會夢遺。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