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

#小褚

跟小編在留言中講到國中時的經驗,想跟大家分享我的啟蒙回憶。

我的學生生涯搬過五次家,這導致我後來對很多地方都沒有認同感。
每當有人問我童年在哪長大的,我總說我沒有童年感受,因為我沒有那種可以回憶的玩伴,也沒有我從小到大躲藏的秘密基地,整個童年過程,好像就是搬家、適應、再搬家、再適應,頗無奈。

我小六時從台中市搬到了彰化。
那時班上一直謠傳我是台北搬來的城市佬,說我很高傲,尤其我那時一去就變成班上的第一名,加上我不善運動,外型又白白瘦瘦,跟新同學也沒有話題(那時最流行GAME BOY和神奇寶貝,但我從小就沒有這些娛樂產品),似乎更難融入大家了——被欺負的第一名,有點難想像吧?
(我不太清楚他們究竟知不知道我的名字,班上的總叫我:「新來的」)
(我是一直到成年,回想起這段往事才發現我是被欺負的,欺負的內容大概就是在我身上倒水、倒鉛筆屑、叫我自己搬重物、故意用躲避球大力丟我之類,難怪我後來這麼討厭球類,這應該是很大的原因XD)

好不容易捱到畢業。
國一時,因為原鄉鎮的國中風評很差,所以家裡讓我每天通勤到隔壁鎮唸國中。
小學同學幾乎都留下來唸了原鄉鎮的國中。
雖然我在新的求學生涯表現不錯,但我依然時常覺得寂寞。
某天上學時,公車站牌出現了新面孔,一個高高壯壯,理著短髮,皮膚黑黑的男生。
咦,沒看過的人?

到了班上後,才知這學期班上轉來了一個學生,就是他——小褚。
(姓氏太特別了,很難忘記。)
早上我看你在超市前那等公車,是你吧?
下課時,我們幾乎在福利社問了彼此一樣的問題。
是啊,真巧。我們連回答也不可思議地相似。

那間國中很特別,竟然有游泳池。
而我從小住在台中市時,老媽放假常帶我去游泳,
但她的訓練方式很有個性,就是惡狠狠把我丟到深水池,然後給我一片浮板,後來我就把游泳學起來了
(當然,剛開始我沉過水裡好幾次,有次我幾乎游不出水面,是旁邊的壯碩教練順手把我撈起來的QQ)。
很意外的是,國中班上的同學竟然幾乎都不會游泳!
(奇怪,你們這裡是沒有游泳池嗎?我問。
沒有啊。同學回答。)
就這樣,我竟然變成班上又會唸書又會運動的學生,真是奇妙的轉換。

後來才知道,小褚的爸爸之前在外地做苦工,也常常帶著小褚搬家,經過一段時間,又決定帶著小褚搬回老家。
小褚因為運動神經不錯,從小就練游泳,正好這間國中有游泳隊,(小褚爸認為,沒錢給孩子學才藝,至少去練運動,也比較不會變壞吧?)
教練又是小褚爸的舊識,除了比賽能拿到獎金外,還有練習完後,教練會帶他們吃晚餐,這也是促使小褚爸決定搬回來的很重要原因——省飯錢。

一時之間,我和小褚變成班上的體育課小老師,帶同學做操、練姿勢,只是他很高很壯,但成績很差;我又矮又乾,但是成績,咳,不多說了。

那時學校泳池的更衣室很簡單(當然,這對一個小GAY來說再好不過了),幾間破爛的隔板外,就只有幾個蓮蓬頭,我們幾個班級的男生擠得水洩不通,剛開始更衣,難免害羞,在幾個比較領頭的男生帶領下,最後大家總算換起衣物來。
換衣時我總是戴著眼鏡,才好看清別人的傢伙。
小褚是那時發育較早的男生,壯碩的肌肉外,連下體的毛也比大部分同學多。
黑懶叫——他後來的綽號。
無毛雞——他會這樣回我。
(不過因為那時其他的男生才剛開始長毛,所以他這樣叫反而會引起眾怒XD)

小褚果真是泳隊的,泳具一看就比我們講究許多,
尤其在我們還很害羞難為情的年紀,他就已經穿著競泳型的小三角,在教練的要求下,示範各式泳姿。
我最喜歡看他出水的樣子,溼透的泳褲透出他的下體,伴隨緊貼的毛髮。

下課後要不要跟我一起練習?
蛤,那很累耶,好啦,但是不能太久喔。我勉為其難回答。

*

其實這樣想起來,我國小時就曾對班上一個皮膚很白的男生存有好感。
他的輪廓有點深,但小時候沒問他是不是混血兒。
我記得他功課很好,也很會打躲避球(幹,為什麼又是躲避球?)。
有次他穿了件無袖上衣來,我整天腦海裡都是他的白手臂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畫面。
可惜那時年紀太小,沒性衝動,也沒察覺到腋下的美好。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