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天夜裡,我仍記得,公園的長椅上放置許多的承諾,兩個相同憂鬱的男孩,那天夜裡,深信著,願意一起隨時間流放到很久以後。因為相同,所以,我們相濡以沫,相吸,相痛,但,相斥。親愛的,原諒我,幾個月來,原意是保護,卻終,事與願違,而給你的痛,剝蝕你的快樂,以及剝蝕我的承諾。原諒我,遊走,七張後的幾日裡,仍不願放手;原諒我,在服藥後的欣然裡,卻鬆放了你,且投以幾句祝福你。原諒我,知道你不想放手,不想傷害我,而我是知道的,因為你愛我;原諒我,沒能在未來牽著你的手,投到時間的流裡前,給你足夠的「我」。握得越緊,才發現:反作用力推的越急。親愛的,你原諒我了,我知道,但我沒能原諒自己,你要的愛沒能給起,對不起,對不起了,因為愛你,我鬆開了,因為在對的時間遇見了你,我懂這是命運,使役我對你最後的呵護。曾經,我這麼相信,在遇見你後,我更相信,曾經。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