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問

8083續
謝謝大家,我當然會當他的後盾,其實昨天到現在,我遇到他的第一句話都是「你真的有事要跟我講喔!」
再被他賞死魚眼(還好不是白眼)

衛教是個大問題,自從他在國小性教育被男女性交跟女性下體嚇到做了一星期的惡夢就不願意跟家人提這種事了
每次提醒很重要,他都會回:「你不要再講了我會做惡夢。」
也沒看過他關門自瀆(他的房門從不關,家裡隨時有人)
說不定是無性戀……
而且姐姐要教他衛教有點小尷尬,難以啟齒
還是去拿什麼小手冊送他?

至於眼睛糊到蛤仔肉……我大概、盡量……看看
身邊都是愛到卡慘死的類型,實在被磨到沒自信了,口水講光也沒用,都是當面無表情的衛生紙股長跟啤酒罐清潔員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