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斯

  已經五月了,卻仍然時不時想起過年時碰面的一位網友。那天記得晚上才十度吧,假期也只剩下兩三天,心裡想大概又是往常那樣沒什麼特別的新年了。然後在晚上打開JD,看到他的訊息。劈頭就問你是攻嗎?我直接明說雖然有幾次經驗,不過好像都有中途軟掉,要對方非常主動才能維持興奮的程度。
  看他個人檔案上的照片還蠻訝異他會密我,本人給我的感覺大概是比較柔的利晴天。去載他的時候他在後坐雙腿往我身上一夾,整個人都升溫起來。回到家之後恍惚一陣,在他脫下衣服後,目光就從他背肌的線條,往下延伸到臀部與小腿。那纖長的比例以及手可記憶的體積感到現在仍忘不了。
  在床邊他把僵直的我押到床上去,然後就是一陣猛攻。不過我還是很拘束,畢竟過年期間家裡當然還是有人在,但馬上就淹沒在快感中,我也顧不得床晃動的聲音了。用嘴服務了一下之後他坐上來,看著他猛力搖晃時的神情我的支配欲也逐漸浮現,抓住他的屁股、挺起腰騰出進入的空間。
  不過自然還是做不到片子裡面那樣猛幹。之後換成我壓在上面的傳教士位,看著他的大腿貼近身體的樣子,被挑逗起來的我猛力挺進、同時他一邊碰觸自己的身體。他射了之後我卻還沒有想出來的感覺,只好拔出來之後讓他幫我打。做完之後卻覺得,很希望時光能夠凝滯在今夜,雖然我也知道這只是一夜情而已。
  之後坐在床沿聊天,才知道原來他在國外念芭蕾舞。一開始聽到他說是念藝術相關的科系,我自然是想到平面藝術的範圍去。之後彼此分享一下對於圈內及種種感情方面的看法,他說他是個把愛跟性分很開的人,然後跟我分享他的異國戀以及申明一種培養才氣、吸引欣賞才氣的大叔的擇偶觀。
  我鮮少去主動親吻,不過這段歡快時間我卻樂於湊近他的唇。然而他畢竟是性愛分明的人,他的閃躲也讓我自知自己的位階而收斂了。我與他的等級是差得太多,只好想能有一次這麼不錯的經驗也算是值得吧。之後藉由書本我得知芭蕾舞劇《阿波羅》,在網路上收看時總會想像他起舞的樣子。重塑記憶總是會美化,我願意把這樣神話的想像留給他。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