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純發洩兼提醒自己

我是一個面臨學測的高中生,只是一個小高中生,只是想找地方抒發而已。

國三那年,我對自己承認自己的性向,可是那時候我有個交往一年的女朋友,即使我們從未牽手,從未接吻,或許是因為沒感覺吧,我也很慶幸自己沒有拿走他的各種第一次,最後我們和平分開,我從私校考出來,因為當時私校的老師從不看好我,甚至說過我連自己學校的第一名都考不到了,幹嘛還外考出去。而分開的理由,我給了一個很渣的答覆,沒感覺了,聽說她在意很久,而我也愧疚很久,即使一個月後,我們仍是最好的朋友。
而高一那年我學會約炮,對,就是約炮我知道很蠢,那年是我最痛苦的一年,曾經想過自殺,受過輕度憂鬱症的纏身,即便那時我剛考了個校排一,但從來沒有同儕知道我的過去,也從來沒有人參與過那年的慘事,雖然後來沒有再約炮,卻還是會上吾聊找人換照訊打,說我賤也好,我曾經是真的放棄自己,直到在吾聊上認識一個人,那年他還在準備指考,我卻不知道,以為他只是很忙。後來,他考得很好,上了台大,而有一陣子沒連絡的我們又搭上線,他也是有故事的人,那年暑假我們聊到天南地北,而我卻很自私,隱藏那些過去。
我們斷斷續續的聊,一直到年底,你好像很難過,我只能不斷安慰你,拿出我過去最輕微的部分,讓你覺得你還是很幸福,有些故事我還是沒講到最後,深怕你看不起我。
寒假中的那幾天,是我最璀璨的幾天,我們見面了,我很不會說話,總覺得讓你不耐煩,那時候還窩在飯店玩當時最火紅的單機遊戲。
最後一天,你很累了,我說我可以自己一個逛逛,你回家好好休息吧!就這樣,我們搭上不同的車,我在台北的某街,不斷走著,逛了有十次有吧!不斷繞阿繞,像個無頭蒼蠅 。
我早該知道,我們不可能。
我知道他只是怕我學測會因為他打槍我會影響到我。即便哄哄我,我仍會因此高興,總覺得自己病了。
回到學校後,學校老師不斷的逼迫,只因為想得到榜單,卻絲毫沒考慮到我們的志向。而後,老師打著『尋找自己的志向』為口號,帶著全班北上,去大學展覽,那時候我正和老師槓上,我也沒去,因為我知道也許他不想和我見面,也許他很忙。
那次假日,我跑去太魯閣散心,手機通訊軟體帳號交給了死黨,騙家人是要跟學校去博覽會,回來那天收到他的簡訊,心裡有點開心,但也不敢太開心,最後其實也沒聊什麼。
即使後來的我們仍會調侃老公老婆,我知道這種曖昧,不會一直持續的,我永遠沒辦法給承諾,我曾想過一輩子也許養一隻柴犬在身邊,我就能度過每一天,畢竟,誰想跟一個曾經那麼髒的人在一起。
這幾天,和老師完全鬧翻,即使全班都站在我這邊,卻抵抗不了高度壓力轟炸。
而之前說的前女友,說她還一直喜歡我,沒辦法只好和出櫃,而現在我也不知道她是否接受我喜歡男生的事。
我不會輕生,因為我有很多事要做,我想救人;告訴這個世界,同性戀沒有錯;牽著狗狗,走遍各地。即便沒有人陪伴,我也會很勇敢。

所以,拜託你,你一定要幸福。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