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拍

來晚了,好幾次都是這樣。關於在我們之間太多的錯落,似乎已經足夠作為我們沒有更多緣分的佐證。我是個自私又懦弱的人,或許也是個沒有感情的人,我跟A交往的時候,時不時還是會想到你,我想A也知道,我知道這樣非常惡劣,所以我封鎖你,在任何我看得到你的社交軟體上都是,不見便不會起心動念了,我想。
不是,事實上不是這樣,天氣熱起來的那一陣,我想起你短袖短褲來台北找我的那幾天,你笑著說你胖了,撩起衣服給我看你扣不上去的長褲釦子,傻笑著說道。我記得那個吻,那個說不定是你的初吻的吻,我記得你迷離的眼神,我記得我們第一次做的笨拙,我記得好多好多。但不該是這樣的,我知道。
自私的我獲得懲罰了,A提出分手,像我當年一樣,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問題,心情很是複雜,前幾天跟朋友喝酒,朋友說,沒見我這麼醉過,是的,我是難過而且不想說出口,但更多的是,我知道我不忘了你之前,誰我都無法愛。
那你呢?你是怎麼想的,我們分手過後半年,你向我提出復合,我拒絕了,因為我跟A正在約會。那現在呢?我向你提出復合的話。你會答應嗎?
你不會,你向我說,你正在跟別人約會了。
你向我說,我應該要正視這些,我們都該繼續走自己的人生。
但我已經辜負了A,我怎麼能再辜負別人?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改變了沒,關於那些你受不了的臭脾氣,我改了吧,不過你覺得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是吧,或許在此刻我的種種,正是應證了你是對的而我是錯的,你沒有義務要陪我走過最差的我,自然到底我是不是更好的我,也不是你的要務。
我對不起你,也對不起A,我不會再向誰說愛,我是個髒掉的布娃娃,是個敗光家產的賭徒,是嚴重的酗酒份子。我把最後的我,賭在穩輸不賠的你身上,我已經孑然一身。
我不會用別種方式愛,而你曾經讓我成為少女,懷抱著野人獻曝的喜悅,我是髒的,少女詩篇。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