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特

人生的結局已經註定是孤獨死了。

我是跨性別同性戀(ftm),沒有勇氣標記自己的帳號,這輩子只跟一個人提過,但我後悔了,因此到死我應該都還會保持著我現在的身體。
我的性別認同不安很嚴重,雖然對陰莖沒有特別渴望,但我想要睪丸,我想要睪固酮,我想要厚實的肩膀與背,還有粗壯的腿與手臂。
我總覺得大部分的生理男性都浪費了自己的身體,如果打睪丸分給我,只要一顆就好,我就能成為我心中的那個樣子。

如果不是同類的話,是沒辦法在一起的。
儘管在整個性別弱勢的族群裡,我已經算是最幸運的那種了,
有著女性的身體跟gay的靈魂,負負得正,除了短髮和不愛打扮,我看起來很普通、很正常,還能在這個社會佔有一點位置,
但是,
只要一跨過那條線,我就什麼也不是了,再也沒有地方能容身。我很清楚。

如果有個來世,我想成為順性別異性戀生理男,仇女又沙文主義的那種。
普通人沒辦法理解我的痛苦,因為他們不曾體會,我只想知道,
一生都沒有受過這種痛苦,到底是多麼快樂的一件事。

以我這樣的個性跟精神狀態,會給人添麻煩的。長相不好、心裡又有病,我從來不希望有人喜歡我,更遑論交往了,我只會造成別人的困擾,如果依我這樣的條件都要瞞著去與人戀愛,那我豈不是過分自私了?

我恨我自己。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