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櫃

【從性別平權論述課程審議重要性】

「我們難道還要回到.『爸爸早起忙看報,媽媽早起忙打掃.』的年代嗎﹖」身為台灣當代散文大家的廖玉蕙,在11/29支持同婚的臉書貼文中(https://www.facebook.com/liao.hui.5/posts/10154674039588080),吶喊的內容所言不差,深深切中我心聲。

身為隸屬行政院課程審議委員的我,將在本周日於師大附中進行教育部新課綱首場的審查會議。自接受教育開始親近文字和語言的最初,年紀輕輕就發現在學期間所閱讀的教材,背後都潛藏各式有形無形的思潮主義,而這樣的國民教育形塑當代的價值認同。無論是經政治文化的有心操作,又或整個社會無心的約定俗成,教材裡所有有形無形的文字意象,都將潛移默化影響於大大小小的學生,以致動搖他們長大成人,看待整個社會的觀點。

身為課程審議委員的我,被外界所期待的職責,就是以過去所積累的專業知識與議題經驗,負責在特殊教育領域進行反覆檢視。

我是個聽覺障礙者,在我這世代對於身心障礙者人權思維觀點,於台灣社會才正處於啟蒙階段。和我不少同輩的學生,都曾有一定機率在中小學課文裡,翻覽過「少雙腿卻愛跳舞的親人」的相關文字闡述,如此對於身心障礙者的記載,成為多數年輕學子共有普同的記憶點。但一個高度發展的現代國家,怎能讓對於福利與人權的思維論述,停留在表淺且單薄的語言敘述裡? 而我們要如何允許自己的國家,在國民教育相關教材裡去深化論述,弱勢身心障礙者的人權價值?
好比,我們能否在公民教育裡,以明確而精要的文字,敘述為滿足真正的實質平等,不否決失去雙足者的通行權益,政府必須在交通無障礙議題進行致力。(不諱言在2016的當代台灣,近日相關議題倡導者才終於爭取到從台北到宜蘭的無障礙客運,能確保輪椅使用者能和一般人以同樣金額搭乘長程巴士,而不需有額外負擔。) 而這樣的教育,我們也同樣能夠放在歷史,去呈現我國在解嚴後所開始磅礡發展,屬於台灣身心障礙者的社會運動歷程,是如何從強調被施予的福利時期,到強調應保障其人權的世代差異。

有更多的學科,都能讓我們在文字與語言裡,促使健全者看見障礙者的存在,從而審視我國的人權發展,以理解那群總是在食衣住行呼喊無障礙的小眾,是有著何等迫切的心念。唯有從教育著手改革,才能促成族群間理解,並促成改變與進步的契機。

國民教育,不該只圖服膺於這個社會的多數,更該是為我們這個社會包含少數的所有人所存在! 而我們要在相關教材去置放怎樣的觀點就十足重要,都必須承受得起多元與多方的檢視與審議。

當我們讀起「爸爸早期忙看報,媽媽早起忙打掃」的國小課文,對於當中的性別刻板不帶任何警醒覺察,便是忽視當代社會所呼籲的性別平權兩方主體。也從而可見我們從日常所閱讀的文字甚至語言裡,忽視且徹底忽略兩性具體而微的平等權益。(誰說媽媽不能忙看報?爸爸不能忙打掃?)

同樣,當我們在教育的書籍裡,只提及男方和女方構築婚姻的文字,有心抑或無意間,都從而將讓共屬這國家公民的年輕人,忽略了同性共組家庭的可能。由於不曾視聽甚至設想覺察,都將讓接受國民教育的台灣學生,難能全數理解同性戀者於修改民法所提及婚姻平權的訴求,讓我們注定在爭議裡喋喋不休。

文字語言的選定背後,往常含藏大量的特定訊息,而這也是我與和我同為課程審議的其餘學生身分委員,想在這場運動裡堅持的價值。

我們當中有不少原住民,與來自新住民家庭的成員,甚至更有我這身心障礙同時兼具同性戀者身分的課程審議委員,想以屬於自己生命的脈絡與思維傳達觀點,去用多元的身分讓多元的價值存在於這樣的課綱編訂,能夠讓所謂的不合理與不平等,不復存於我們的教育裡。

如何在文字語言的操作中,去制定不帶有偏見與歧視的課綱,甚至在後續出版社的教科書編訂,保有相當話語權傳達多元的觀點與多元的意見,是個不容忽視的要緊事。從教材而起的潛移默化,究竟是如何影響我們與下個世代的學生,將是在這場教育改革運動裡,需要更多人一起關心的議題。

課審議題公開討論社團>>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663353730480329/?ref=group_browse_new
本文作者FB>> https://www.facebook.com/TAIDA.MIKE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