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

我常叫麥當勞外賣,幾乎一周一次
有時候送外賣到門口的是大叔,也有時候開門小驚喜是帥帥鮮肉哥哥
其中有一位哥哥是我的菜,這段時間平均被他送外賣過四次,每次送餐時候我們的手都會在接過零錢的那瞬間觸碰到(真的有一種感覺),然後臨走前他眼神看著我的時候似乎有些something。久了之後他認得我了,我都會先開門讓他進來等我去拿零錢(一般都是讓外送員在電梯門口等我)。

前天我叫外賣,心裡一邊祈禱會是他送來。
我的祈禱似乎奏效,他也似乎看起來很開心。在他送完餐點準備離開時,我不知哪來的勇氣抓著他的手(他怔了一下)。我鼓起勇氣邀請他進來家裡喝杯水聊天,他說可以但是不能逗留太久因為要趕回去店裡。我當下在門口抱著他,感受他的氣息和體溫,突然他猛地吻了我。

“我可以下班後找你嗎?我有你的聯絡號碼不是嗎?”
“你有我的號碼怎麼一直都不找我?”
“我不肯定呀,不肯定你是否想的和我一樣的想法?”

“別說了,我等你下班來找我。那時候我就讓你知道我想的是什麼。”

隔天早上他來找我,這一段時間想念彼此的那種渴望和暗自對雙方的意淫慾望都在打開門看到他的那一剎那瞬間爆發解放。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