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集
我是 #出櫃台大9883 好像需要解釋一下,目前是個年屆30的成年人了,經濟獨立,也沒有自殺傾向。 上文中提及:「因為你的歧視,時不時說同志是變態以致青少年的我好多次都想自殺。」講的是我在成長過程中,大概國小、國中便已確立自己的性向,但在爸爸的惡言惡語中掙扎痛苦,儘管想起還是很痛苦,也算是走出來了。 雷風明說:「會把責任推給女人的父親一來通常家暴率頗高。」此事為真,也是我出櫃的理由之一。 其實爸媽分居了好些年了,爸爸和另一個阿姨生了個孩子住在一起。媽媽對於爸爸外遇的條件為阿姨的孩子不能繼承他的財產以及每年給我們一些錢,便接受爸爸撫養那個孩子。但爸爸三年前因年紀大了、身體也有些狀況就跑回來找我們,然後媽媽就開始了受家暴的生活。(雖然我們小時候也是常常晚上已入睡,突然從床上被抓起來打啊……) 而我這次出櫃的結果呢。爸爸真的完全無法接受,所以又離開了。爸媽再次分居,算是達成我的首要目的了。 但我還是得承認,他的話對我而言依然有傷害性存在。而且我出櫃害媽媽又被打了,弟弟對此也很生氣。他不介意我的性向,但他氣我引起爸爸的暴力行為害媽媽受傷。弟弟的責備讓我也很愧疚、很傷心。 而在我出櫃之後,我最最最難過的反而是媽媽的話。她說:「我知道妳從小就怕男生,但那只是妳還沒遇到好的男生。」不不不,我有個暖男弟弟、學碩都讀理組,認識的男生比女生多,真的不是沒見過好男生。然後妳知道我從小就怕男生,還是希望我能找個男朋友。就算我現在和異性相處一切正常,但她親眼見過我深藏在心的恐懼,她還是說出了這樣的話,我聽到的當下真的就是深深不被理解的感覺,很難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