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集

#臘月奇遇記之二(說愛你)
很快的,在幾個小時之內粉絲人數破了10人(後來才發現根本超慢),
不過粉絲幾乎都是無臉人,想想也罷,放著也不妨礙什麼。抱著如開獎般的心情一條條回覆私訊。

現在不藏私的與大家分享我回完二十多則私訊的心得(驕傲什麼?)
崩壞對話大致上類型可分為三種:

對話終止型
「嗨」
「安」
「你好啊,交朋友?」
「可啊,哈哈」沒了。

散播讚美型
(先各種調查個資……)
「哇,你好優秀、好帥、簡直天菜blablabla」
「哦哈哈,謝謝」the end~
(還有碰到加強版:化身許願池模式
「噢噢,你好優~真希望你是一,只是希望而已啦。」我也希望無臉男是彭于晏在民間找尋真愛好嗎?)

長照中心
這個大家可能覺得偏頗,但我自己在短短幾天之內,碰到了4個高年齡層使用者,60歲以上那種。還有一個問我可不可當他密友aka FWB。這已經不只是代溝的問題了,這年紀都能當我爸了!

以上是崩壞類型分享。
回到主線。隔天早晨,我已經不再是昨天的我,而是全新的弱冠少年~
正當我想以高昂的鬥志對付該死的必修科目時,軟體跳出一則私訊。
25歲175公分60公斤一號(不緊張,數字微調過了,我真好心。),粉絲500人,頭貼是純潔色棉質套住足部的織品(ㄌㄩㄝ)。
「嗨嗨,住哪裡?」
「Hㄒㄈ大樓附近,但要考試了沒空誒」
「好近!我去找你當休息吧」
安安,都說我要期末了,是看不懂字逆?
「我要去搭捷運了」
「那,你會經過XX國小嗎?我們在那見個面吧!」
好吧,既然你都說那麼多了,連面都不見也太失禮了。
當時我是那麼想的。於是準時到達國小門口等了幾分鐘,看到了他。
比起私訊傳來的模糊照片好看、斯文很多,在小學門口小聊片刻,轉進國小公廁,本來以為他只是要看套在足上的紡織品(現在那個詞就是阿堵物!!)
他說「抱抱吧」,他的懷抱裡讓人溫暖踏實,不管別的,就只是抱著他。直到他跟跟我說「幫我打」我才發覺下方伸出一隻上翹包莖……的鑫鑫腸,自行想像啦。(唯美畫風已經崩潰,無法挽救)我拒絕他幫我用(還記得出來目的是來讀書的),在他邊舔我耳朵邊讓我摸摸捏捏他的胸肌下,喘息與抽動間,噴了一地白濁。
下篇再繼續。

=這=是=分=隔=線=
各位安安,其實這是個悲傷的經驗分享,用意不在譴責誰,只是覺得這經驗太讓我傻眼想找人傾訴而已。繼續打下篇>口<(才不管你們有沒有要看)
#ㄐ

5c396c6e8e8e54.14488497@emcogni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