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

靠,才看第十案公投辯論,我就懂這次同志團體真的有備而來,不要以為簡至潔在第一輪反方辯詞提了那麼多與本案無關的內容,批判愛家團體造假諸多情事作為舉例(演員受騙演戲、仁親關懷協會假冒反方、眾多死人連署事蹟)沒有立即反制第一輪游信義先生的所有不當陳述。

因為這正是這十五場辯論會的承先啟後,她單在第一場就以自己一個人破解愛家團體諸多謠言,也就此封殺後面十四場辯論會中,愛家團體所可能進行操作使用的伎倆與招數: 各種以同志作為替罪羔羊的理由,生育率下跌怪同志、離婚率上升怪同志,連未婚懷孕也要怪同志,更別提HIV這疾病汙名綁在同志的這個身分之上。

簡志潔對這些大力批判,也有意帶出後面幾場辯論會將被推派出來的人選: 靠人工生殖科技孕育孩子的同志朋友。

真的別以為簡志潔沒有回應反制,她在後續第二輪的反方辯詞中,已經將游信義所提出的立論基礎全數擊破(游先生也因為簡志潔在第一輪的回應,導致第二輪的正方陳述也落在同樣的主題打轉)。當游信義說這社會的根基不可動搖,優秀的人才都來自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簡志潔嚴明傳統婚姻的定義是不斷被改變的,從一夫一妻多妾走到一夫一妻但不平等(女人財產歸夫所有、離婚孩子歸夫所有)的過去,再到一夫一妻真正平等的當今社會將邁向性傾向平等的未來。綜上所述簡志潔更以<關鍵少數>這部真人改編的電影,說明優秀的人才被放在歧視的隔離制度裡,並不能發揮全才為這個社會創造最大的利益。

光第一場就那麼精彩,我必須說,我以伴侶盟的所有夥伴為榮。至潔姐姐,你為我們同志族群所站出來進行的抗辯,真的萬分精彩,令人相當動容!

#公投辯論會分析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