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拍

昨天原本跟一個認識很久的台大學長約炮。
結果不知道甚麼原因,在前戲到一半的時候,我突然一時興起,就整個人壓到他身上開始細細地挑逗他只差沒有咬咬。
我不過是舔舔啃啃他的身體還有脊椎,然後會故意在他的耳朵旁邊小小聲地用”比較”有磁性的聲音說:
“怎樣?想被我幹嗎?”
“想被我用哪裡呢?”
:_______
“那我就偏偏不用_____喔!^^”
諸如此類的言語…

我以為我是個被幹的時候可以always硬著的(純)騷零,結果經過昨晚,不但沒有噴噴,只有純聊天(真的),我甚至覺得我心中好像有一塊東西回不去了…。

一直覺得這樣也好爽好開心,甚至會有真的想要X進去的感覺…怎麼辦…請求救救我的騷零心QAQ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