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台大,男

不知從哪時開始

我跟自己說

如果哪天真的找到了可以在一起一輩子

或大半輩子的人

才跟爸媽出櫃

否則就絕對不說

從跟自己訂下約定也過了好幾年

跟爸媽的感情從

我很擔心我出櫃後,你們變成了櫃父母

從前我的恐懼害怕會開始由你們承擔

到現在不太在乎他們的想法

接受不接受,為難不為難

不要影響到我就好

我越來越強烈的想告訴他們

我是誰,真正的我是誰

但我依舊清楚記得過去自己做的約定

所以在很多很多的時機

我保持緘默

上了大學,認識了很多很多人

適合交往的也不少

過去我曾堅定慎重選擇伴侶的原則越來越動搖

我更像是在找一個人

讓他成為我出櫃的鑰匙

過去只為另一伴出櫃是希望能帶給對方一方陽光的初衷

變成了只是為了滿足我自己訂下的條件的任務道具

我覺得茫然

對於自己過去的原則跟現在的動搖

不知選擇什麼會是最佳解

希望有機會去月老廟能問問這件事(這三小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