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拍

交友软體上我用的是别的可爱弟弟的照片, 有一天敲我聊天的居然是我的男友 =,=
之前問他是否還有玩jack’d, 他說没玩了 (好吧, 就算了)

假冒别人身份和他聊了一個晚上 (那時他人在健身房, 我在家等他回来。每天晚上都要健身到半夜才回家。和他說话的時間就只有睡前的五分锺。)

回到正題, 我就問他, 你男友肯許你玩jack’d? (他在自介上表明已死會, 但男友不排斥開放式relationship, 但in fact我根本很排斥 =,=)

男友的回复寫他bf (就是我本人) 會看到吧但或許不會介意因為人善良

接着,我就探試他說要不要約炮? 他回說, 不會随便乱約因為會很麻煩, 如果認識的話還好。

之後他傳了一張他的屌照給我, 我按着内心的痛假装称贊很雄偉, 然後說很想他来幹我

也許被我挑起了感覺, 他說男友在比较不方便, 等他不在家或許可以, 不能常常約但偶薾還可以。男友出外出差, 身體需求可以找你, 但不要精神出轨就好。

我那時快涙奔, 男友此時向我要LINE, 我没回复就OFF了。

我很認真地對待彼此的感情, 當然他對我也很好。虽然他是個自我中心, 說話苛刻, 自尊心太强, 理性起来很絶情的人; 但我們就是理解彼此的难得的人。我每一天和他经营日子都是在耗用我的精力和青春, 哪天如果没有好的结果, 我也没力再找新的對像了。

我這該怎麽做

 

#討拍

賴奕諭!你算什麼東西!把我騙上床後就直接黑掉我!
看你斯斯文文,卻在床上我把我幹疼,現在卻已讀不回我把我刪掉了
我做錯了什麼嗎?

 

#發問

怎麽辦
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故意的

是他約了我到他宿舍, 是他想强從後面幹我

我。。才。。失手拿筆
刺了他一下

我。。怎麽辦 房間很臭了

 

#發問

兩年前
我跟一個異男朋友告白了
他也對我很好
只不過最後因為一些嫌隙
我們吵架了
他甚至封鎖我
最近我們談開了
彼此都不討厭對方了
可是見面了還是都沒互動
兩年沒說話了
其實真的很難
有人有方法能破冰嗎?

 

#發問

之前常常看出櫃台大,
今天是首po
我現在大四,在這圈子待了很多年。
過程中很多時候不懂珍惜且有點花心,
直到了我遇見他。
他是一個很認真、單純、善良的人。
而他,
也從來沒戀愛經驗。
在一起的過程中,包含他軟體上依舊寫「單身中」,不過他也刪除軟體了。
可能在約會時,中間會滑手機聊天
可能正在約會,好朋友突然分手他也會趕過去陪他
覺得對我來說,他開心我也會覺得很開心吧
只是這幾天,他跟我說是不是當回朋友會比較好?
他沒交往過 所以他不適應
他覺得我們從朋友變成情人時,多了一份「訊息」壓力
甚至覺得他需要在更多個人空間(但其實也只是因為他最近要考試 我說要陪他一起念書他不要之類的)
我告訴他:感情中,沒有適不適合,只有願不願意磨合。
因為在一起那麼多任,自己難免會有點感觸,以前也許自己不是多好的人,但遇見了他….
讓我知道我可以是很好的人,我也願意做更好的改變
那我寫這些幹嘛?
也許是一種心靈上的紓壓吧,想要一些鼓勵或者建議
因為有點不知道該如何調適、面對這樣的情況?

謝謝你們耐心看完XD

 

#發問

非台大 文長

禮拜天跟我家閃去參加了遊行
我承認我沒有仔細看這次的遊行主題什麼的
我只是純粹的 單純的 想要去遊行然後體驗一點點為自己做點什麼的感覺

我想說的是
大家不覺得每次遊行完
從來沒有一次能讓媒體焦點擺在婚姻平權嗎?
就拿這次來說
年齡不設限廢除刑法227
這個反而變成了爭吵的中心
我知道我這麼想或許很自私
可是為什麼我們不能把重心放在平權 放在更重要的事上

我那天遊行回家之後心情其實是雀躍的
可是晚上打電話給家閃的時候我莫名奇妙就哭了
因為我覺得為什麼連這麼簡單的事
為什麼就是做不到
為什麼明明就是這麼正常的我們卻不敢讓全世界知道我們的關係

我希望同志大遊行能讓大家看到的
是我們有多希望有一天我們也可以稀鬆平常的說著我們要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