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

仍然是雙性戀原po
覺得大家願意這樣討論是很好的一件事,但是只有少數人願意承認有我所說的事實。

我沒有說是所有同志,但小編不用裝單純覺得那一群距離大多數同志多遙遠,因為事實上真的很多人是這樣,你只是不好意思明說。

簡同學,你過於激動一直曲解我,當然我無法理解你的文學造詣是我的不是。炮轟是大家的自由,但是炮轟式的回應有沒有道理大家看了自有評斷。

還有我就說了我支持約炮也支持同性婚姻,只是簡單表達了這樣的看法,但總是沒有人願意承認那群人的作為,甚至在護航,不能客觀一些?

我並沒有說頻繁約炮的人不應該擁有婚姻,你們一時衝動的發言會讓我誤會你們解讀能力有問題。我是感嘆,因為這樣子的現象,加上同志們自己的取暖,才讓整個追求自身權益的路上變得困難重重。

不願正視這一切,就永遠遭受多方的歧視吧!

 

#發問

前陣子身體長出大片紅疹,老媽擔心我是不是被感染HIV,剛開始我也有點怕怕的,不過我很確定自己沒有不安全性行為,老媽陪我到台北匿篩後也確定沒有被感染,奇怪的是我還是會怕怕的,儘管結果是沒被感染,我是不是想太多?

 

#經驗

我雙性戀原po
臉書上回文的朋友們很有趣,小編也是,你們覺得沒什麼大礙就算了呀~何必那麼在意呢?

簡而言之,同志就是比其他人容易腳開開,反正各取所需麻,我沒有說約炮對錯啊~不用急著妄下定論。

其實我也覺得愛約炮和能不能爭取到同性婚姻是兩碼子事,婚姻本來對你們來說就是基本人權,似乎沒有所謂爭取一說,但是依照那些繼續我行我素的人的所作所為來說,你們也就承認這是爭取過程的一大阻礙吧~沒什麼好護航的,除非你們也正是我口中的那一群人。
想想你平時對你們朋友所說的話,義正辭嚴高喊同志平權,朋友們看到的是你們想要爭取愛情的那個心情,殊不知往往在大多數時刻沒有那麼單純,反正據古早的一篇研究顯示,男人每7秒就會想到性愛,雖然是針對異性戀,但同志大概也大同小異。
乖,我支持人類約炮,支持同性婚姻,但你們自己有信心以這樣的態度邁向成功的那一天嗎?不要心虛了。

 

#經驗

我是一個雙性戀,近一年來頻繁在JACKD打滾,接觸後讓我更加了解這個圈子,對於外界許多人不同意同性婚姻這件事覺得也是情有可原。

因為許多人根本不自愛,也不在乎外界眼光,似乎在這個時代之下,做自己就是這麼一回事。我不是指大方承認自己是同志這件事,而是正因為自己坦承是同志之後,行為完全不受拘束,鎮日和其他同志朋友狀若理性地高呼同志平權,私底下卻又是另一個樣子。

就我觀察,異性戀想性愛用約炮並不是那麼容易,但對同志來說,約炮簡直輕而易舉,各位不用否認,我並沒有批評這件事,這是具體存在的事實。

前陣子跟一個男生走得很近,私底下行為以主流觀點來說就是相當隨便而且淫亂,JACKD上帥哥來者不拒,整天喊支持小英同志的政策,參加同志遊行高喊同志權益,還和朋友打卡表示連信奉基督教的朋友都支持同性婚姻,真想請問他,難道自己都不覺得諷刺嗎?還好意思要朋友支持大肆宣揚,對了,這樣的人真的不算少數。

在爭取同志平權的路上相當艱難,除了要努力說服外界之外,還有這群總是不檢討自己行為的同志們給外界造成的壞印象所幫的倒忙。

 

#

#6233
非台大 高三
看到貼文的之後就一直很想回覆
可是尚未出櫃(雖說我是雙)
又有太多認識的人經常關注這個版
所以一直拖到現在
希望原po會看到

給可能是學姊的妳
(其實我不太能確定
文中的敘述有許多太熟悉的場景
也可能是女校裡相似的情節
況且這陣子很多學校校慶都撞期)
看了妳的貼文後,我開始思考
三年後的自己是否仍對那段關係念念不忘?
高中最後的校慶
也是第一次沒有她陪伴的校慶
她說我將不會在她的心上
但她還是陪我穿過午休鐘響後的走廊
還是對我露出往常溫和的笑容
校慶前幾週她託人送最後一封信來
我知道我們之間微妙的關係將落幕
但一想到我們在畢業時也不會互相道別
仍不自覺感到失落
我們不曾在夜裡並肩坐在操場中央的草地上
我甚至不敢輕易地將頭靠在她的肩上
當時我常希望她不要只有在四下無人時才會牽起我的手
只是很多事終究成了空想
因此我想當時的妳是幸運的
三年,對把掛念留給一個早已放下妳的人而言
已經足夠了
所以請再次出發吧!
放下不代表要遺忘
相信妳值得更好的
相信世上有某個人會珍視妳如同妳珍視她
這是我反覆告訴自己的話
也是我對妳的祝福

還有
不論妳是不是學姊
如果妳看到並願意
在底下留言
然後明年的校慶,一起回去吧:)

 

#討拍

www.facebook.com/HKCCcomeoutsecret
我是在香港一所副學士院校(hkcc)的學生。專頁剛開,也是香港首例。香港,還有很多路要走。還請多多支持。

 

#經驗

我是小高一女 moon
最近看到版上有篇師生文,所以朋友叫我貼我的故事。
那年國二,是個叛逆屁孩,學校來了一個約聘一年的表藝老師(下面簡稱她),長捲髮滿漂亮的,也因為各種原因跟她混熟了,所以聊了各種事,也不知道為甚麼漸漸的喜歡她的笑容。
她不開心的時候我常寫信或逗她笑,每次走在路上都會看看有沒有她的身影,甚至用各種原因去辦公室找她。
她離開學校後我們曾出去逛街、我也邀請她參加運動會,而我那時抱著她取暖,更抱著她向我朋友吵著她是我的,她只是笑笑的看著我和給予像對小寵物的摸頭。
畢業那天我一樣邀她來了,她特地請了半天假來找我。
畢業後我也去過她家,待到很晚。她很莫名的問我愛情的事,我故意回答沒有要交往的意思,但她卻甚麼也沒表示,我朋友也問我:妳是不是喜歡上老師了?
我想了很久,但過了段時間我發現只是師生間的普通喜歡,因為那時我確定了我喜歡的是之前的女同學。
我對那老師的感覺像是依賴,但最近因為被打槍的太嚴重了,我也不知道會不會喜歡上她,目前什麼想法都沒有。
我朋友一直覺得我會喜歡上老師或是喜歡上我現任好友,但被打槍太嚴重了要時間恢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