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人
那天使用woo talk,我是台南人讀某間醫學系,你則是台大某科系,而且你還有開間大公司(希望線索沒有多到不小心幫你出櫃),聊得很開心,覺得你很聰明,你說你要先忙,但是因為我用無痕所以之後就斷了qwq!希望能尋到 #woo呆

 

#黑特
我只是最近用B__ed很氣 你才中國台灣你全家都中國台灣 氣死了!

 

#經驗
取悅是一個怎樣的態度? 層級來說,我好比豔陽下雜草根從土裡吸收,唯一流出的水份,甚至少的我只能定格不動,然後曝曬蒸發。
⋯⋯這也太可憐了吧?我連世界的美好都來不及體會,就這樣被世界虐殺,這些高我數百倍的雜草神木們為何不幫我遮陽,還是他們,還是也想看我獨自消失,其實這是在告訴我世界不如想像中美好對嗎?
我為何要這樣低聲下氣?我為何連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呢?
壓抑愛情的途中,皮囊逕自的倒臥在名為愛的地陸,抽蓄著看上另一個跟我一樣的男性軀體,他身上唯一有顏色的只剩他的唇,是那如戰場上揮舞著劍矛,攻向敵人刺進心臟所流出的鮮血;帶了點文藝,姑且稱他玫瑰紅的唇。
我撫摸著它,閉目想著在我眼前的這個人為何和我一樣被放逐天際,她應該是個調酒師,或是站在舞台上的演員,難道都因那多情的紅唇?
回過神來他已不在眼前,土地依舊荒涼,指尖留著一抹紅暈,其實他其實是我,殘破不堪需要分擔的我吧。
在追尋愛情的道路上太灰心,我也不是要像巴索爾那麽醉心於真實的美並把它刻畫其中永恆留下,但每每取悅對方希望對方能留心於我的細心,在他無意撩動我之後有發現我正在重新拼湊因他所需重構的內心嗎?
愛拎老母,多情的人總要持續面對這樣的世界,告訴自己要再更加堅強,覺得自己怎麼不能做個無情的人呢,還是其實生而為人我就得繼續重蹈覆徹,我只是不想再難過而已。 ————————————————— 當同性戀已經很累,雖然現在有一種同性戀比異性戀更多的感覺(同溫層問號問號)但久久遇上還是讓我失落了好幾天,還是在ing但應該有在慢慢消退,有感個而發,順便希望板上更多好文,出櫃台大不能亡。
希望他過的很好的啦幹。

 

#經驗
左不過28天時間,你把我硬生撂下,旁人說的時間會沖淡一切從就是顛倒是非。
我是相信一見鐘情的。
跟他是在軟體認識,他先敲我我答hi,一切如往常一樣速食的可以。
他的外表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及170公分的標準身材,髮線稍高,就是五官標誌,尤其是那眼睛及雙唇。
他擅長用定情話語認識新朋友吧我想,左一句「之後有小孩要跟誰姓啊」右一句「之後我們一起去約克郡旅行」明明才認識不到兩日,浪漫可能是他與生俱來的特質,而約克郡別名the God’s own country,Johnny 跟 Gheorghe經歷多少才能廝守相歡踏入天堂之境,何況是在交友軟體認識不到一個禮拜的陌生人呢。
但我還是被擊殺。
這期間我們偶爾會用Line通話,一詞一句家常還真有一絲情侶的穩定感。
值到我們約好碰面看場電影,前日他說好怕明天的你讓我墜入愛河,我說感情看緣分,他笑著。
結束之後問我覺得他如何,他本人比我想像中的矮小,但話語清晰,慢條斯理,我說你很迷人,是我喜歡的類型,他說那之後還可以繼續通話聊天嗎?我說當然,他說「那就好,安心許多」
之後他不如以往的熱情傳訊息,更別說要求我通話聊天,我卻止步於他在電話另一側說的各種約定。
其實到現在我還是不明白,22歲也用了幾年軟體,認知到上面的愛情多是剎那,投進汪洋便石沉大海,認真是奢侈的,感性卻偶發的與理性拼個你死我活。
前幾天止不住任性跟他告白,他只說是我們相處不夠,文字毫無生氣,我知道追逐沒有用,只能氣我自己還沒認清現實。
他流著浪漫民族的血液,一則ig一條發文,或許我是被他文字所吸引也說不定,領著我踏入天空之城,聞著淡淡粉紅胡椒後的土耳其玫瑰,才明白我不過踩在無人之境,刺鼻至極,幹。

 

#黑特
鬼門開之前的驚悚故事(文長) 櫃檯好一陣子沒有文了,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沒投稿(搔頭 我是臘月小龍蝦,真是好一陣子沒發文了~(哪有人天天在發文)
但我今天要分享一個剛剛發生、血淋淋(雖然別人看來可能很搞笑)的經驗, 可能算是黑特吧……。
江湖有傳言,男同志交友軟體上的性角色向來只是參考, 不分偏一喜被幹實有所聞。然而今天這個非常糟糕的約炮經驗可真讓我長見識了……。
約莫是下午五點,方從飄著毛毛細雨的新體外離開,閒來無事想多用用1280捷運月票(對!我的暑假就是這麼貧乏、單調!), 一時興起在西門站下了車,Hornet彈起一則無臉人(24歲,此外無任何資訊)的通知 ——小鼠(我亂取的名字)想看你的私人照片。 我順手申請回去,果然又是司這只有臉的「低調」帳號, :我的私照不是臉。 鼠:我們可以交換(傳屌照、關臉照) :……真是低調 鼠:我深櫃。現約? :約什麼 鼠:約吹打 …… 走上西門站,站外的雨突然大了起來。 與他的對話斷斷續續,時間也不停地延後。先是說在公司的房間、捷運站廁所,後來又變成某家店的公廁,折折騰騰,已經是六點十分。
:我到了,你在哪? 鼠:這麼快(顯示450公尺遠,顯然還沒動身),等快到了 中間又有一些小耽擱,問我有沒有更乾淨的廁所,正當我拖著沈重的步伐(襪子飽吸雨水^^)一樓一樓看的時候,他說他到了,並催促我快點下樓。(剛剛明明都還是我在等他= =)
總之,進了廁所,看到那張識別度不高照片(沒有正面拍到五官)的本人, ,看起來有一點肉,但不至於相差太遠。
先是照軟體上說好的幫彼此吹打,在狹小的空間中玩起蘿蔔蹲的遊戲^^, 龍蝦蹲、龍蝦蹲,龍蝦蹲玩小鼠蹲……
本以為會這樣,平淡無奇卻依照計畫的發展人生。
但你各位也知道,天從不從人願^^。 得寸就會想進尺,給了幾分顏色就想開起染坊。(寫到這裡覺得我的俗諺知識根本與韓國瑜、謝龍介並駕齊驅)
他開始在蘿蔔蹲交替時在我的耳邊細語:想幹你誒。 我軟體上性角色寫的是不分偏零,(事實上是0啦,為何寫不分只是之前獵奇但不足以讓我發文的經驗。)然而,沒特別洗我自然是不願答應, 擔心外頭的人聽到說話聲,我沒有搭話,只是搖頭。 接著他又問,如果是他下班之後呢(嗯,他翹班),實在不想九點多還在外面晃的我先是保留。 :再說吧。 接著,劇情就開始毫無邏輯的展開。 他又在我耳邊細語(很小聲、沒聽清楚,我以為是說重複的話),但接著他嘴巴開始流口水(心想,這是在幹嘛?顏面神經失調??) 好幾次,把口水某在我的屌上,一直沒有明白狀況的我,一直到三十秒後,他用屁股對著我,硬是湊上來, 再不到30秒後,才發現狀況已非我能掌控。 對^^,聰明的你可能已經猜到,為何之前我的自介從0改成不分偏零, 同樣的事再度上演,差別是之前是在對方的家、對方有暗示(但我不明不白,好遲鈍)、對方有擴張、有洗過。
如同破產姐妹花那種荒謬絕倫的劇情在我本人身上上演, 我,(再度)被一個深櫃遲到沒禮貌說只是約吹打的24歲(也比我大隻)男硬湊上來, 在不明不白的狀況下,沒有擴張、口水潤滑、對方沒洗:) (真的不要問為什麼我知道沒洗!!) 硬是(被動)幹了他。 然後快速的(來不及推開的幾秒鐘內)內射了對方==。 對方還一臉驚恐地表示沒被內射過、剛進去很痛快要叫出來……
天地良心!!整個事件最飽受驚嚇的明明是我本人好嗎?
我真的不懂,這到底是不是Gay圈什麼不言說的行規,說是吹打結果硬要進來,在我被動幹了對方(其實只有被套進去)前,我都還在想不是說他晚上約我要不要答應他,為什麼角色會瞬間對調?為什麼可以沒洗也無套的狀況下硬湊上來?
結束後我整個人心情壞到爆:)。 一直回想我剛剛是不是做錯什麼,哪個環節有問題?我這是被強暴了嗎? 這不是第一次發生對吧?
但我那時想著是,我在商家公共廁所約炮,要保持安靜、不要被發現, 我確實在約炮,但並不是聊天時所說的。 我也很恨自己明明是第二、第三次發生類似的事 (就是讓我自介改成不分偏零的那位「不分」,明明說69、不無套,結果自己先洗好、擴張後在他家等我。嘴上說哪有這麼容易進去,結果「示範」這樣就進來囉~), 我明明也因此沒再跟那個不分約。為什麼為什麼,這種破事還是一再的發生在我身上? 我不知道如何恰當的反應,也很無力。 理論上應是他承受較大的風險,雖然幾乎是在她一相情願的狀況下……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總節這篇文,建設性的建議大家記得帶套、吃PrEP、打HPV疫苗, 殊不知這幾乎就是性侵了吧,雖然我情緒很複雜,也很無力、不知道為什麼就我一直遇到這種怪事,希望身體沒事、心理趕快平復,嗚嗚。
(很抱歉給大家帶來負能量,總之行走江湖不可不慎……希望大家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