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人

#地點 兩天前的1551
#時間 9-1030左右
#人 尋找 一個女孩兒

因為一些原因
在車上突然間暈眩 以致一直無法順利下車
然後 就覺得幫助和關心我的女孩很善良 和 可愛

好啦 如果你也有看到 願意做個朋友的話 請私小編
()

5rfbx@boun.cr

 

#尋人

6/16(六) Abrazo Bistro 的酷男之夜
我和我朋友一起去那邊玩,注意到了在牆角靠包廂那邊,披著藍色牛仔夾克裡面一件黑色素T的你。
那時我和你對到了眼,對你微笑了一下。
後來過了12點之後,音樂變大聲的時候,
在吧檯對面中間的地方和帶著我的朋友和你打了招呼,
「我告訴了你我的名字」而你也告訴了我你叫做「Lin N」
然後我們被你的朋友拉進去跳了起來。

後來3點左右我出去晃晃完要回去,遇到離開Abrazo的你
用手指輕輕點了點你的肩膀跟你揮了揮手,說了聲掰掰。
不好意思沒有和你要LINE,還有我覺得你長得很好看。
如果你看到這篇願意認識一下的話可以聯絡我。
我是帶圓框眼鏡白色上衣,還帶著一條項鍊的那位。
那天晚上玩得很開心,謝謝你們

附上我身份的線索

My dress


#laetus

xiyin2501@gmail.com

 

#交友

師大博士生 找(男)朋友

175/95/26 白白胖胖的

喜歡看電影、看劇

過著忙碌的菸酒生生活

因此,總是幾個月就擠出點時間出國短暫自助旅行

ccp2r@boun.cr

 

#續集

(雖然是續集但是上一集已經不知道多久以前的事了)

四年前我在APP上認識他

三年前我來到日本交換,正式見到他
然後愛上他,告白之後卻因為遠距離的關係被拒絕

兩年前我開始工作,用微薄的薪水努力定期回來日本找他

一年前他跟我說他染上了HIV,我努力地鼓勵他,他也慢慢接受事實

這段期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都一直深深喜歡著他
努力地想讓他也重視我的存在、習慣我的陪伴
我們的關係也確實變得非常非常的密切

今年。我終於找到了在東京的工作。
來日本追他了<3 然後。
就卡關了。

已經讓他一邊摸我頭說出「你真的來日本讓我好高興」「真沒想到我們會變得那麼親密」這種話
也成功連續好幾個禮拜約他出來見面了 (一起去看五月天演唱會還一起過生日<3)
但是卻一時不知道到底該怎麼繼續更往前一步。

再怎麼說畢竟還只能算是朋友關係(友達以上戀人未滿…?),太頻繁約出去怕他會厭倦
外加他是個超級工作狂,有正業還有副業而且還都是經理以上的等級,一整個越來越難約
再加上我臉皮薄,每次一想辦法進一步接觸就很擔心被打槍,完全不敢試探他對我的態度心情什麼的
即使知道他對我確實有放感情,但是又感受的到他因為染病所以不太願意跟任何人建立所謂的親密關係

太難了啦我第一次主動追人還追了三年但這關卡也太爆幹難了吧!!!

「哥都來日本了,不追到你我就不當Gay」 (?)
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卡關卡的好心急啊啊啊啊啊啊
不管是台灣的神還是日本的神抽籤時都叫我「慢慢來慢慢追」
但到底是要多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慢的話我又很擔心他會不會被外面的野熊拐走

以上崩潰完畢。徵軍師。(?)

nonexistent-field

 

#尋人

#昨天9-10點
#福和客運
#一個感覺心很善良的女孩兒

因為我突然暈眩 但是有一個女孩很善良的問我有沒有好點 使我倍感惶恐
#沒有戴眼鏡
#身高160左右
#頭髮中長
#有殺死人的笑容 👿

percussionlee@gmail.com

 

#續集

#9534續集
#柴魚片
正式跟大家問好之前,先說明一下標明的更動:
原本叫我「八哥」的弟弟,現在都開始笑我「你真是個柴魚片」。所以為了紀念他給我的新綽號,以後就叫「柴魚片」好了。原因的話……我有機會到後面會說明。
好那我們正式問好:
嗨大家,這裡是柴魚片,被教授催稿的柴魚片。
先不說研究報告低空飛過,研究紀錄要備份。教授還要我兩週內交出研究完整報告,在有期末壓力考完試離截止日不到一週的情況下,這比被他掐死還殘酷。
好碎嘴說完了,就繼續我跟弟弟的故事:
跟弟弟聊了一段時間,還是沒有見面,原因就是因為我實驗在春天是高峰期。早上八點進去,午餐都可以當晚餐吃。對弟弟也是很抱歉(雖然沒見面他也覺得沒差就是了),一直說「再等我一下」。
然後到了有次社團(容我說抱歉,社團人少,不便透露)社內交流,身為菸酒生我少數的休閒時間,當然就去放鬆一下(正好是實驗高峰中間的短暫休息)。
弟弟大一,課比較滿,所以有幾天會上到晚上很晚。社課剛好都撞到弟弟晚上上課,所以我難得放風的時候,也都沒法見面。
還記得當天晚上蠻熱的,然後社內的小交流很順利進行,圖中不時偷偷滑手機問弟弟情況。
「你下課了沒?」往往是固定詢問的幾句之一。
「剛剛下課啊!要去吃晚餐。你在幹嘛?」
「那趕快去吃喔!我在社團,等等有小交流會比賽。」
「喔喔好~在公館嗎?」
「恩啊怎麼了?」
「我等等,會去公館買耳機。」
「??!」瞬間想結束社團活動……「可是我還在社團等等要比賽……」
「沒關係啊~反正我會待一下,看有沒有機會。」
「……希望你等我」真希望颳風下雨停電之類的打斷活動……但是仍然繼續舉行,我則是心神不寧的一直回問弟弟在哪。(幸好我已經比完了,不然完全無法專心
好不容易熬到結束,該收的就收一收。「弟弟你還在麻?」
「剛剛買完~你好了喔?」
「好了好了,等我一下。」
於是我們終於要見面了!當時我們約在鹿鳴堂碰面,我騎車過去尋覓弟弟的蹤影。
結果他還是先看到我,朝我走來才發現:帶著新耳機、綠色外套、白色短褲
背著上面有羊毛氈柯基屁股的袋子?
「那是什麼袋子啊……」見面第一句話,我真的盡力了。
「很可愛吧~超萌的」感覺就像是很正常依樣,弟弟這樣回答我。
總而言之,慶祝我們第一次見面(加上突然想吃冰),我帶他去吃鴉片粉圓,也滿足他甜食控的需求。
看他大口吃冰的幸福表情,真的蠻可愛的。
「還好吃嗎?」
「還不錯啊~」
「公館不少甜點,之後有空一起去。」愛亂開支票的我。
「好啊!等你有空~」他也很直接的回應我。
然後我陪他去搭車,叮嚀他回到宿舍跟我說,他也照做了。
「之後就都報備一下,我比較多慮。」
「好啦~沒事的」
之後開始,他都會開始跟我說晚安。
(待續)

nonexisten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