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

  畢業典禮那天我和L發生了一件讓我懺悔自己的事情。
  前情提要一下,我高中的時候很渴望交到很多朋友,是很主動的那種,當時很傻,我的真誠的熱臉無論是貼到冷屁股還是金城武(對不起又是你QQ),我都會貼到他熱了為止。
  L是我上高中第一個認識的朋友,因為號碼相近,座位在我的後面,他是個穩重而內斂的人,長的憨憨高高的,感覺很照顧人,不常說話,有時候蠻幽默的,雖然說是第一個認識的人,但是我們一直都沒有深聊過,很快的我就開始擴展我的交友圈,L變成一個時遠時近的朋友。

  我們很少連絡,我很少把這個人放在心上。

  上了高二我們還是同班,我當了社團雙幹部,已經開始踏上學校的舞台發光發熱、認識不同的人,體驗過千人歡呼的大舞台之後,我似乎就一頭栽進這個快樂的圈子,忽略了很多我應該在乎的,例如班上。
  最有印象的一次互動大概就是,有一次我因為忙社團,被老師當眾叫起來罵了一頓,當時我跟班上的人幾乎都不熟(我都往外跑),他來安慰我,我有點不知所措,我忽然想起我一直擁有這樣的一個朋友,他的關心通常很安靜,他不是那種會跟我在舞台上大跳,或者在團體中大聊的人,他的安慰很即時,而我身為一個朋友,給他的只有很少很少的關注還有很多很多的忽略(他真的對我很好,我錯了,對不起)。

  但我始終沒有發現,我還在繼續錯過。

  我曾經在某一次上課時躺在他的手上睡著,我上課很愛睡覺,然後他就把手伸過來(好啦其實是我把他的手拉到我桌上),我就把頭靠在他的手上睡著了,我當時想的應該是反正你很壯,借我躺一下又不會怎樣,理所當然地就算後來我睡到流口水還留到他手上我也沒有打算道歉(他真的對我很好,我錯了,對不起)。
  還有一次是在中午,高中的我很喜歡坐在地板上,靠著後面牆壁或是旁邊坐著的同學大腿睡覺,因為他很壯,我有時候就會從後面抱抱他騷擾他之類的,而且我這個柿子挑軟的吃的俗辣知道他不會生氣,所以常常變本加厲,那天午休他就讓我躺在他大腿上,但我忘記我有沒有流口水了(他真的對我很好,我錯了,對不起)。

  終於要講到畢業典禮了,這個人彷彿總在我很失意的時候出現,當時我拿社團傑出代表獎,他拿了班上模範生代表吧,我們兩個就一起彩排,頒獎後回班上,我們就坐在僅剩的位子上,突然我意識到我們好像很久沒有相處了。
  忘記因為我故意騷擾他還是什麼,他一貫地像爸爸一樣容忍我的無理取鬧,我把他的手握起來,跟女生炫耀:「他是我的,妳們不可以跟他說話」,他只是憨憨地笑著,看我逗女生開心(他真的對我很好,我錯了,對不起)。

  不同的是,他沒有鬆開我,我們的手就這樣一直握著。
  到後來我甚至要自己找個台階說好熱喔我先收回來喔。

  不久後,我感覺到我的手又被他拉過去,握得很緊、很緊,我才從自己的心思裡面,被拉回現實,拉進這個握著我手的人和我的回憶裡,一直以來我都把他的關心當成理所當然,也很少想到多少個難關他給予我雙手,排山倒海的愧疚感湧上了我,多少次我弄他都沒有生氣,多少次我故意要逗女生開心他都配合,可是我只沉浸在自我追求裡,幾乎沒有想過他的感受。
  
  可是他依然給我那個,憨憨地、沒關係啦的笑容。

  「L,你一定要幸福,找一個你很愛很愛、她也很愛很愛你的人,好好地幸福,答應我。」我忍不住說了,想要彌補從前的一切,可是我知道來不及了,我真的發現的太晚了,你依然笑著。
  『呵呵,就是你阿。』

  我已經分不清楚他在開玩笑還是是真的,語氣裡面有一種囤積已久的釋然,我很迫切地感覺到時間正在消逝,透露給我的感覺是:到這個時候終於可以說了。
  
  我真的覺得我欠他好多好多。

  那天整個畢業典禮我們的手都牽著,我靠在他的肩膀上看著每一個表演和影片,身邊的人對於我這樣的搞基行為也是見怪不怪,我覺得我在償還他對我的好,但我其實是在努力原諒自己。

  我錯過了一個三年之內都非常非常關心我,而我卻很少將他放在心上的朋友,包容我的所有任性,在我需要的時候給予,追求自我的時候默默關心。

  而我卻連一句你真的對我很好,我錯了,對不起,甚至一句謝謝也不曾說過。

  離開學校之前,我好任性地說:L,抱抱。
  你也讓我抱了。

  三年來,我有無數次的機會可以跟你要這個擁抱,聽聽你真正的想法,也許偶爾像你對我一樣,對你好,可我卻什麼也沒有把握住,甚至到最後一刻,還是你把我的手握起,提醒我,你還在那裡。

  我忽然明白,有時候錯過就是看著緣分逐漸消逝,卻無能為力,清楚自己已經沒有曾經那種熱血,回頭去找一個對我很好的人,去繼續和L聯絡。

  如果可以,未來相見時,我要跟你說一聲好久不見。
  但願那時我會懂得,不要再錯過一次。
  你還願意用憨憨的笑容,像在說沒關係似的表情,也回我一聲,『是阿,好久不見。』嗎?

[Not answered]

 

#約砲

大家好,我長得普普而且有長青春痘,不知道能不能約到😭
台北 男 180/82 目前21歲
之前有交過男友,但經驗不多
喜歡幫吹和熱呼呼的精液XD
想找的人只要年紀差不多,我其他完全不挑^^
歡迎寄信給我,看到會盡快回覆的

as9100321chan@gmail.com

 

#發問

一直覺得自己內心是楊秀惠+小S,
也一直以來用「出櫃純零臭三八」的姿態活著,
但自從遇到了自己的主人 一切都變得很混亂。

我跟主人都是185左右的男生,
但主人比我稍高一些,
本來娘炮的我,
為了主人喜歡折磨肌肉西裝帥哥的癖好 ,
我只好練的越來越man。

在悶熱的小房間裡,
我穿上西裝打領帶 ,
刻意露出胸肌做著主人要求的男人味十足體能虐練,
空氣裡瀰漫我的汗味,
和被主人嚇到失禁的排泄物臭味 ,
man到讓主人十分滿意。
(為避免被說幻想文嘴砲 附一張西裝肌肉照求小編作證)

但練著練著 一切好像都變了調,
一開始我發現主人的肩膀其實沒有練後的我寬,
然後仔細觀察,
主人用手托住下巴看我的眼神 ,
眼睛裡都是星星 娘的我想吐。

而且再仔細的看 ,原來主人每張臉書的自拍都要先用美顏模式修過才能發,
我覺得我已經沒有辦法崇拜「這位少女」了。

當奴本來是要滿足自己當女人被男人虐的期待,
但自從當奴後,
我男人的一面似乎反而覺醒,
為了延續自己原本娘的形象,
我在朋友間還是努力裝出臭三八的樣子,
可是越來越彆扭。

那晚我一夜沒睡,
我一直在想,我本來就是個被女生追過多次的高挑帥哥
(這樣講好像很不要臉 但事實也沒錯)
我現在去喜歡女生好像也沒不對。

可是再怎麼努力去想美女的樣子,還有她們胸前兩坨肉,
我還是完全無感⋯

但要回去做迷戀一號的騷零我好像也做不到了,
心裡的楊秀惠和小S也不知道去哪了?

現在心裡空的很慌,
有人知道該怎麼辦嗎?
心理學能分析嗎?

[Not answered]

 

#

作為一個資深的區
而且前陣子還要忙著帶新訓役男
很想當作沒發現這件事情
但是………….
……………
……..
欸欸欸!!!!
為什麼同梯早上起床都可以被學弟含醒
我也要啦!!!!!><
老學長也想被吃一口!!!!

nonexistent-field

 

#發問

我是一名女同志。跟女朋友過著性福人生(?)

但不解的是,好難遇到BDSM同好(別說真實生活了,就連社群上也好難尋到知音)。有時候會懷疑女同志的性生活是不是都很羅曼蒂克?但偏偏我們卻又不是啊⋯⋯

所以,難道都沒有女同志會有這樣的困擾?找不到BDSM的愛好者?

[Not answered]

 

#約砲

#約砲 台中或台北部#泛性戀#有與男做過, 想找找看有沒有女t或P想玩我或被玩的,比較喜歡互相,不要求太多。身高178 72 ,不要求長相 希望不是胖子就好。歡迎來信自我介紹 。或喜歡acg之類的也歡迎,保密安全

raj13579rrr@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