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拍
《公主的王子》
有時候人就是不要鐵齒,說不要喜歡公主,結果就是會喜歡公主。 記得年初與朋友拜完月老廟,茶餘閒談自己理想對象時,只淡淡的說了一句:「不要公主⋯⋯」
我一直都不是太喜歡女性化的東西,包括對象😂,總覺得那些公主童話形象都是父權思想下塑造出來的,女性應該嬌弱、順從,男性保護、拯救,這讓我感到噁心。 然後人就是很奇怪,說不喜歡時就會莫名喜歡上,看妳做很多女性化的事物,我也陪著妳玩耍,指甲油、化妝、面膜、換成千上萬套的公主服裝、一起大聲唱迪士尼公主歌曲,然後我開玩笑的說我內心的小女孩好像被喚醒了。 妳希望全世界都繞著妳轉,我討厭、我白眼,然後我成為那個繞著妳轉的人,因為妳的一舉一動跟著開心難過、心情跌宕,所有妳想要的只有開心快樂,而所有我想要給妳的就是開心快樂,想要給妳所有我能給的保護、照顧,然後漸漸的自己好像成為父權的主體,希望妳能嬌縱、依賴、順從,從獨立個體成為附屬,只是誰附屬誰還不知道罷了,因為畢竟對於公主,我永遠不可能是個王子,只能成為僕從,好聽一點還可以做個騎士。 但我們也知道,所有快樂童話故事的結局,公主還是要跟王子在一起,然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而僕從永遠都只是個僕從。
妳的個性如此,當自己理性思考到底喜歡妳什麼時,我好像找不太到,畢竟所有特質都是我不喜歡的,但喜歡妳的感覺卻是真實與強烈的。會期待妳每次工作的十分鍾休息時來到我的工作崗位找我;會期待每天四點半時盯著遠方的打卡機待妳打卡下班後走過;會期待睡前妳傳Snapchat 與我道晚安隔天早上起床和我說早安;會期待妳今晚又找我做些什麼活動,我期待每天都有妳的出現,彼此道別時說的是「明天見」 ,讓我第二天又有動力展開新的一天,因為可以例行的循環自己每天的期待。 我成為依賴妳的附屬,輸的徹底….
但我不是王子 因為我是個女孩子
看妳興奮的坐在我的對面,與我述說那晚吻妳的男生,以及妳誤遺留在另一個男生家中的外套今天才被還回,妳害羞嬌縱的問我不知道該選哪個男生比較好。 ㄧ個花花公子吻過睡過無數的女孩子 一個地痞無賴行為幼稚有著性別歧視
我無法替妳做任何選擇
尤其是在沒有我的選項上做選擇
但對妳來說,不管是花花公子或地痞無賴,都比我更適合做妳的王子吧?
妳像個小女孩的嬌羞,等待王子的出現….
我們也是在那時候變的更親近的了吧 因為我被定位在「閨蜜」 定位在妳該如何做選擇的諮詢對象
我喜歡我們變更親近,但不是這種方式
但也好像是因為這種方式,我才發現自己對妳的喜歡是真的….
因為我開始會吃醋,我開始吃每一個妳有些欣賞的男生的醋,然後以一個閨蜜的角色來替妳分析那些都是渣男不是王子,我不知道是他們真的都很渣還是我眼中妳身邊的男子就很渣,我厭惡的放大他們的缺點,告訴妳他們沒有人適合妳,因為妳值得更好。
嫉妒和吃醋在中文有不同感覺,但在英文都是jealous ,我希望我只是在吃醋而不是嫉妒,因為沒有人會喜歡善妒的人。
然後我們疏遠了,在與妳表示我不喜歡那些男生後,妳仍然選擇的是男生,妳與他們hangout 而不再約我,不然就是敷衍的與我hangout 一下而就離開。
我傷心難過的在兩三次我們約好的活動中,被妳因為男生放鴿子….
妳選擇了幼稚的那一個,來自摩爾多瓦,一個俄羅斯旁聽都沒聽過的小國家…
憑良心說,他長的真的很帥,是我也會欣賞的帥,從外表看上去像沒長歪的哈利波特,帶點書卷氣息的圓框眼鏡,在一開始看外表時我也頗喜歡他。 但偶然機會下因為妳,我與他有了些互動,才發現這個人的問題,在一起參與的遊戲活動中,他粗魯的亂丟卡牌,大肆的批評同性戀不好,用奇異筆在他人腳上畫上納粹符號⋯⋯ 他用幼稚掩蓋所有的歧視,問他為什麼時卻僅丟了一句:「好玩啊。」 我不懂有趣在哪,更不懂妳喜歡他的點是什麼….
但喜歡可能就是沒有原因,或許就像自己喜歡妳的原因是什麼自己也搞不懂一樣。
我向妳表達了自己對他的不喜歡,換來的是妳的遠去。
妳積極的想打探他對妳有沒有意思,派了兩三個朋友去詢問,得到了只是朋友的答案,妳不死心、妳倒追,妳用每一天去填滿悲傷與空虛寂寞。
因為前男友與妳分手、因為妳父親癌末送入安寧病房。
妳的巨大悲傷不與人訴說,卻在我面前流過四次眼淚….
夜深人靜時你告訴我,妳仍然愛著妳的前男友,妳明白那些其他男生都只是想要玩玩,妳都明白,妳疑惑妳掙扎。 我問妳想要什麼?妳說妳不知道, 我語重心長的告訴妳:「若還不知道,不如等待吧,等待那個認真待妳、珍惜妳的人出現,因為妳值得更好。」 妳向我道謝,認真真誠的謝謝我。
我不會向妳訴說我是那個人,那個認真待妳、珍惜妳的人,因為即使我是,我也不是妳要的人。
所以在夜晚的談話過後,白天妳一如往常,繼續和他廝混….
並且把每一晚你們在一起的時刻Snapchat 給我…. 我生氣的請妳停止,停止明知道我不喜歡看到妳繼續如此,卻又故意不斷展示給我看。 妳卻只是無數又無數的向我道歉,我疑惑妳的道歉 妳沒必要道歉的,尤其沒必要向我道歉 我問妳為什麼道歉? 妳只淡淡的說了一句:「為我做了妳不喜歡的事情而感到抱歉」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句話,我失控的歇斯底里…. 我對妳大喊妳知道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嗎?妳知道或不知道有差別嗎?因為妳怎麼樣都不在乎!不在乎我對妳的在乎!
你知道了吧?!知道我喜歡妳吧? 我知道妳或許不是在道歉那些,妳是在道歉我喜歡妳但妳卻不能接受我對吧?
妳知道了吧?!知道我喜歡妳吧? 若妳對每個男孩對妳的好感都那麼敏感,那妳怎麼可能沒能感受到我對妳的喜歡對吧?
若妳知道我喜歡妳,那妳的道歉好像比較合理一點 雖然我會痛心一點,痛心妳知道我喜歡妳卻還故意如此對待我的不斷展示你們hangout 的每個晚上 但若妳不知道我喜歡妳,那我不知道自己的定位到底在妳眼中是什麼?有人該向閨蜜道歉嗎?只因為閨蜜不喜歡妳喜歡的男人….
你的每句抱歉,都很沈重,彷彿背後隱藏著無數的訊息,又或者是我過於解讀,解讀成一字一句的刀割狠狠插在我心上⋯⋯
這份喜歡慢慢從簡單變得複雜,從單純變得沈重,壓的我們彼此都喘不過氣來⋯⋯
我才發現自己竟以「保護」之名,來掩飾自己的吃醋與嫉妒,然後開始生氣,想用情緒來勒索妳的行為,把妳塑造成為我理想的形象,忽視妳的主體性,我成為自己討厭的那種人…
厭惡父權的我成為父權體制下仍舊無法逃離的一環,開始厭惡妳的行為,撻伐妳不自愛的待在男生宿舍到很晚,每晚提醒妳應該回家了,就是深怕某晚的妳不再純潔。 而我竟然以是否可能發生性關係與否來認定「純潔」,平常大聲主張女性擁有性自主、性不該被污名化、性不骯髒的我,卻很害怕妳與他人發生性關係…. 我不知道是因為喜歡的因素讓自己的理念都被綁架與擱置了,還是自己本身根深蒂固的仍無法跳脫父權框架。 所以在一開始看到妳脖子上的草莓,我心碎、難過,雖然妳再三與我強調你們沒有發生性關係,但我仍然感到噁心想吐,那些感覺是身體直接上的反應,但我知道我不能以這作為藉口,就如同許多恐同症者根深蒂固的歧視偏見造成他們身體上噁心想吐,這就是偏見歧視,如同我對妳自主和他人展現自己情慾而有所偏見一樣,就如同我無法接受你們沒有確認關係就發生任何親密行為一樣,我有所偏見的認為這樣不好、這樣不是一個乖女孩的行為,我用自己的定義去認定一個女孩該要怎麼樣,事實上是想塑造理想中我所喜歡的對象⋯⋯ 但是否可能或許,我的噁心想吐來自對妳對喜歡,就只是單純的情感慾望罷了,可是只是單純的喜歡情感慾望就可以合理化一切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所有我所想要的妳的形象,那都不是妳,是我的理想,然後自己無所是從的面對對妳的喜歡和對妳行為的厭惡產生矛盾和困惑時,自我痛苦、悲傷、難過、厭惡、噁心…. 然後我不知道事實上令我作嘔的是妳還是自己對妳的喜歡。
所以我喜歡的不是妳,而是我自己的想像,但也可能我喜歡的是妳,所以希望妳成為我的想像
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的自己….
我在厭惡與喜愛間拉扯,我不斷重新的思考我的想法而不是妳的行為,才發現或許錯誤的是我的想法,而不是妳的行為,畢竟妳是妳自己的主體,不該是我的想像
我用妳的行為態度來定義「好女孩」與「壞女孩」,過於簡單的把一個女孩二分化,稍微有點沒符合「社會規範」就被丟入壞女孩的定義束縛地獄中,而這個好壞卻是用我的喜惡和大眾理想來定義,這樣喜歡妳的我很膚淺與令人厭惡。
為什麼平常大喊打破性別束縛的我,在遇到如此社會規範或者自己的「喜惡」時,又自己自動歸位,歸回每個性別在社會上應有的概念刻板印象中,好像平時喊的口號與我的行動不成一致,當自己陷入如此窘況時又自動放棄,成為這種言行不一的人。
在種種思考自己所有想法後,我放下所有對妳行為的生氣,試圖以另一種方式重新和妳相處與定義妳。
所以在最後得知,事實上你們還是有發生性行為時,我發現自己竟然沒有很難過,我半玩笑的與妳討論這件事情後丟了一句:「記得使用保險套喔。」
我發現這幾個月來我用盡自己所有的力氣試圖去完成的「保護」,徒勞無功,我不斷用著「因為不想看到妳受傷」而想阻止妳所有的行為,但仍然無用。
因為事實上沒有什麼東西和事情是好「保護」的,我到底在保護什麼根本是個虛無,其實根本沒有保護存在,有的只是禁錮與束縛罷了。一個女孩在一個人生的轉變階段要變成什麼樣的女人,那都是她的選擇,即使她成為對性很開放會隨意與人上床的女人,事實上也沒有什麼吧,自己好像不該去以保護之名去塑造她成為自己理想的女人,更何況她不會是妳的女人,她是自己的女人,就如同我屬於我自己一樣。
若喜歡是一件美好的事情,那我是否就更應該學會尊重,我發現在得知妳與他人發生關係後,自己還是很喜歡妳,那想必我喜歡的是妳很多不同面向的人格特質吧,而不該單單鎖定在這些妳的行為上與對情感的態度上吧,雖然我還在試著找尋到底喜歡妳什麼,哈哈哈。
但畢竟喜歡與心靈契合是兩件事情,我們可以放膽去喜歡一個人,但他是否喜歡你就是另一件事了,或許我們有時幸運,遇到自己喜歡的人也剛好喜歡自己,但也許更多時候我們都不是那麼幸運⋯⋯
當自己走出來後,好像更珍惜自己喜歡妳的這種心情,彼此之間的關係也有所好轉,更能明白如何與妳相處,我試圖減少我的情緒勒索、我試圖不再問妳晚上是否回家、我試圖敞開心房與那些如此對妳的男孩說話。
即使這段喜歡的情感註定無疾而終,但我仍然開心,畢竟我還有喜歡和愛的能力,而一切是如此的美麗。雖然整段情感中自己生氣與嫉妒的時間是如此的長,長到總是心如刀割的自我深陷痛苦,然後我們總是忘記那份單純的喜歡的快樂了,用種種黑暗去吞噬那真摯的情感,自己變的不是自己,甚至變成自己討厭那種人,但這不該是喜歡一個人帶來的副作用,喜歡應該是快樂而美好的,不論結果如何,不論痛苦或挫折,都該是一種學習和獲得,讓自己成為更好等待下一個他的出現。
所以我寫了一封告白信給妳,把它藏放在妳的名牌後方,我不知道妳什麼時候會發現,也許妳已經發現,也或許妳永遠不會發現,但我仍把它當成對自己的結業,從妳這好好的畢業:
『若妳發現這張紙條時,有一件事情想告訴妳….也許妳早就知道了吧,是的,我喜歡妳!但是我知道我們之間是不可能有什麼事情發生的,因為我不是那個妳會喜歡的「王子」,所以任何在這發生的事讓我感到難過、性別這件事情讓我感到難過。但是我仍然認為我喜歡妳這件事情是美好且美麗的。我害怕告訴妳,因為我怕這會毀了我們之間的關係,這段我真的非常珍重的關係。我是真摯的希望妳能找到那個友善且很好的「王子」,重點是會非常珍惜妳的「王子」,因為妳值得得到這些,即使那個男孩不會是我,哈哈。最後我仍然希望在妳知道這些之後,我仍然是妳最好的朋友。愛妳❤️ED』
我還會喜歡妳吧,至少到目前為止都還是,而這個畢業是對結果的畢業,對愛情結果的畢業,希望自己能把這種情感昇華,昇華成愛情以外的第三種答案❤️❤️❤️

 

#續集
#9897 這是閃光(?) 經過朋友的開示後(?) 在男友的房間 成功的讓男友整個插到底了(=///=) 男友一直撞一直說好緊好熱好舒服 害我被撞的有點壞掉的感覺
不過我總覺得被幹的感覺 很像是把四個手指插到底的感覺… 還沒有很爽很舒服的感覺…(? 這是不是我個人感覺的問題呀…(? 是不是我還不夠放得開呢(?

 

#西斯
小弟不才,單身25年 今年中秋有幸遇到男友脫魯 男友本身沒有經驗@@ 所以我幫他吹的時候 他呻吟得很開心 不知道是不是吹得很有天分(可以含到底很多次)
可是做的時候 好像棒棒放不進去我身體裡.. 滑掉跟塞不進去的感覺(KY跟套套都有用..) 然後男友用手進去的時候 我會覺得我有點想大號的感覺..(可是沒東西可以拉..) 有點爽的叫出來-///- 但還是不知道怎麼就放不進去 而且這跟我第一次做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第一次沒什麼太奇怪的感覺 就順利的進來%%%了… (第一次是18歲 然後就沒做過了@@) 總覺得現在跟處男沒兩樣…
想尋求大神開示一下 不知道是我沒有放鬆 還是男友沒有對好 或是我們的姿勢不對(背後式) / 男友比我身材大隻一點 真的想跟男友一起爽 想要做好做滿的讓男友開心

 

#經驗
致出櫃臺大的閱眾:
我是家裡長子,我還有五個弟弟跟一個最小的妹妹,好像現在生這麼多的家庭很稀有了,每次說出來大家都覺得我父母很有勇氣不然就是瘋了,不過他們就是單純很想要一個女兒而已。從小家庭教育貫徹女生是寶,男生是草,在被五個煩人的弟弟折騰了好幾年後,有一個超可愛妹妹的人生實在如獲甘霖,妹妹聰慧敏捷又獨立自主,沒有被我們寵壞真的是出淤泥而不染,反正我是恨不得用世上最好的形容詞來描述他。因為跟妹妹年紀相差有點距離,除了運動保持體態,為了讓自己永保年輕的心而努力吸收新的資訊,多多參加活動跟課程,才藝方面從棋琴書畫到廚藝,烘培到舞蹈瑜珈通通有練習,就是想妹妹如果對這些有興趣的時候我這個哥哥不會顯得太廢材;生理期方面也在妹妹初經還沒來之前先找作為婦產科醫生的朋友諮詢,就是想在他需要的時候當一個厲害的哥哥。但是我妹妹最後去練了鉛球,果然我對女生的想像真是太刻板、太極限了,反省、悔悟,因為臉書廣告推薦了幾本不錯的女權書籍,最近也在拜讀,希望透過閱讀更了解妹妹,讀了之後因為深刻的了解性別處境,讓我更憂心匆匆。前些年妹妹上大學,我買了一臺車送他,還有點感謝父母早生我幾年,讓我有經濟能力負擔妹妹的大學禮物,可是妹妹居然說出了,比起你送我一輛車,我更想看到你找到伴侶這種話,並且拒絕收下車子。 在我看了各種女生之後,都覺得他們比不上妹妹好,雖然心裡知道不能這樣比較,但就忍不住,好像我被教會的事情從來都不是愛(寵)女生,是愛(寵)妹妹。 妹妹聽了我的煩惱後,給了我一些建議,我很開心也很欣慰,妹妹長成了一個體貼又善解人意的人,又到了可以照顧別人,甚至聽哥哥講煩惱的年紀,有點欣慰我們之間也能分享這些煩惱,沒有隔閡的兄妹情真的跟父母說的一樣好。 這兩年我交了一個男朋友,我們很幸福,預計年底完婚。已經三十好幾沒談過戀愛的我能找到這麼好的伴侶,實在感謝,雖然小先生常常跟我妹妹去逛街或討論保養品化妝品而導致他們雙雙略過我而有點小小的失落,但能看到他們相處得宜我也就開心了,況且這些時尚衣著、美妝保養,不論我怎麼努力還是分不清楚色號、款式以及氣墊粉餅跟空氣瀏海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跟父母出櫃也意外順利,後來聽二弟轉述才知道我父母過分擔心我對妹妹的關愛超過兄妹之情,因此對於我決定跟一位男士渡餘生這件事感到贊成,雖然他們的想像未免太浮誇,但基於我們都是愛妹妹的份上也沒關係,也是要感謝妹妹那句,女人不行的話就試試男人吧,讓我注意到原先是我下屬的小先生,我時常欣賞他的處事堅決凌厲、待人謙和、風度過人、辦事認真有效率,為人也不像我嚴肅,他總幽默的與大家互動,拉近距離。雖然作為他的上屬卻常被他照顧,後來勇於跟他告白,幸好被接受了,不然在職場上還要共事,這兩年不斷嘗試、調整與小先生的伴侶關係,沒想到做一個新手伴侶跟做新手哥哥一樣很難(作為弟弟的哥哥跟作為妹妹的哥哥是截然不同的事),感謝小先生願意與我一起努力,直至如今,都會感謝當初並沒有因為性別而錯過一位佳人。
雖然做了各種努力想讓自己跟妹妹不要有年齡上溝通的鴻溝,但我確實有點學不來年輕人有趣的語調發文,望各位海涵。
祝諸位有個可愛的妹妹 婚姻幸福
2019.09.11

 

#討拍
《藍色頭髮的妳》
第一次見到妳,是我在美國中部一間複合式商場暑期打工時,你時常推著推車經過我的冰淇淋部門。 妳那金黃的頭髮馬尾端染著我一直很想要卻染不上的海洋藍,在人群中很是顯眼。妳帶著美國青少年的傲嬌感,酷酷的遇到他人總是點點頭而不是熱情的Hey how are you。難以親近,卻讓我很想親近、認識。 但生性害羞的亞洲人如我也不是太善於與外國人交流,生怕過於熱情會被當成怪咖😂所以我們維持了兩個禮拜的點頭之交,沒說過半句話。 在第三週我被調換並部門到禮品部時,剛好遇到妳來補貨。 藍帝爺爺跟我說:「D這是E,妳們見過彼此了嗎?」 我們相視而笑:「見過,但還沒自我介紹過呢。」 D:「Hi,ED,nice to meet you. 」 E:「EM, nice to meet you too. 」 晚上下班後回到宿舍,Facebook 跳出了一則通知: 「EM向你傳送了一個交友邀請……」
我看著通知傻笑了笑,立馬按下了接受。 接著趕緊傳訊息給在台灣的朋友:「嘿!我在這第二想認識的人剛剛傳送了交友邀請給我欸」(哈哈,因為第一想認識的是老闆的女兒,有夠正的,但也知道,老闆女兒嗎!只可遠觀不可褻玩😂更不可能有什麼太多互動) 那天,我們成了Facebook 上的好友。 但現實生活中,我們仍然還是點頭之交。進步的是,你看到我時開始會呼喚我的名字了。 漸漸的,每當你補貨經過,我總是習慣看向妳的方向,希望妳能注意到我後,給我一個點頭、一個微笑、一個呼喚。 這個小事成為我乏味工作中的一種期待….
那天,小鎮上舉辦了一個文化交流的活動,各國的學生介紹著自己的國家,晚上大家一起在廣場上跳舞,而妳是活動的主辦人之一,但妳很少參與跳舞,總是自己默默在旁邊滑著手機。 我參與整個活動到最後,一起幫忙收拾著活動結束後的器具。 妳站在我的旁邊,我試著想找個話題聊聊:「嘿!我很喜歡你頭髮的顏色!那個藍色很酷!」 E:「喔,謝謝。」
語畢,尷尬😅😂 妳繼續滑著妳的手機,我趕緊裝忙搬起東西 嗯,第一次寒暄就失敗呢😂 我實在很不會與人寒暄,尤其再又遇上菜英文時,更顯得笨拙…. 但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冷淡卻讓我很想挑戰,挑戰可以融化、挑戰可以更親近一些成為很好的「朋友」…..
某天晚上,閒得發慌,有同事揪到他那邊玩桌遊,到了現場找了個位子坐下,嘿,剛好在妳的旁邊。 這是一個迷因的桌遊,裡面一堆網路梗和美國流行用語,對外國人來講很是吃力,忽然不知道是誰提議,應該要有個外國人搭配一個美國人,就這樣,我們兩個湊成了一組。對著上面不甚理解的意思,妳不厭其煩的向我解釋著意思,得分時我們一起歡呼、一起擊掌。 我們趁著隔壁友人起身上廁所時偷拿起她的手機狂自拍、做鬼臉。我才發現,原來妳之前的冷酷是種武裝。事實上妳人很好相處,也很搞怪。 我私心的開心著能和妳一組,開心好像關係有更進一步了一點。
晚上是公司例行的volleyball night, 我們一起到體育館觀看比賽,我坐在妳的旁邊看著妳滑著手機訊息,偶然發現一個叫做Girls night 的群組,不要臉的我立馬問:「我怎麼不在群組裡?😂」 妳看了看我笑了笑,立馬把我加進群組。 有時候覺得卡在這種性別中性地帶也是有好處的,即使自己很不girly, 但仍然能參加girls night 😂
晚上回家,在加了許多日好友的message上傳了妳我今日自拍的搞怪照片,試圖更進一步的打破距離, 至少我想和你做朋友這一點是確定的,想和妳做很好很好的朋友。從一開始就是….
我總是訕笑著一見鐘情的迂,卻又總是栽在一見鐘情的網中,想理性的逃離,卻總是感性的深陷囹圄⋯⋯

 

#討拍
《Girls night 》
有時候我很慶幸,自己是個女孩。因為是個女孩,所以可以用女孩的方式來靠近妳。
第一次的girls night ,是妳舉辦的,妳邀請大家到妳家裡做很girly的活動,因為待在這個小鎮也是無聊,並沒有很期待自己去參加girly的活動可以很enjoy ,畢竟自己本身很不喜歡太過於女性化的活動,什麼面膜啊、指甲彩繪啦,都很不適合發生在我身上😂 但是剛好我是個女孩,剛好是妳的活動,剛好我很無聊也很有空,剛好我很想參與妳的一切一切。 但好巧不巧的妳家在小鎮的另一端,從我的宿舍出發用走路的可能要個40分鐘,所以當妳在群組問誰需要被載時,我不要臉自告奮勇的請妳來載我。
妳的房子很漂亮,裡面有一隻貓和一隻狗,房子架高,客廳在二樓,陽台出去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遠處的雲和天空連成一線。
我和其他先到的女孩們和妳媽媽寒暄,並在等其他女孩們到來前,妳迫不及待的趕緊拿出泥巴面膜說:「快我們可以先來敷面膜!」 我塗上酪梨成分的綠色面膜,瀏海成了阻礙,妳找了綁髮的用具,把我綁成了個沖天炮後,咯咯笑的稱讚我的可愛。
妳開始把一堆用品搬出來,一箱箱的指甲油、彩繪指甲、亮片、紋身貼紙,所有的東西在我面前是多麼的突兀 不過好險你的紋身貼紙不是什麼可愛凱蒂貓之類的 所以我還算玩的盡興 把許多搞怪的圖案貼到自己身上,逗得妳哈哈大笑 妳拍了我把鬍子的紋身貼紙貼在鼻子下的影片,笑著說要把影片傳給我 無意間看到妳在用Snapchat ,我知道在美國青少年間使用Snapchat 的頻率很高。 我便隨意的說:「妳要加我的Snapchat 嗎?」 E:「wow 妳也有Snapchat 嗎?好啊」 妳便把手機遞過來讓我輸入帳號 我們成了Snapchat 好友❤️
那天過後,我們多了好幾次girls night 第二次girls night,在菲利斯家,她準備給每個人彩色噴泡互相攻擊,在混亂的人群中,妳奮力的在人群中鎖定我為攻擊目標,而我拿著彩色噴泡偷偷躲到你後方奮力的噴你 妳驚嚇尖叫的大喊著:「EDDDD!!!」
我想我們是那時候開始更靠近了吧
某天一個偶然,看到妳在Facebook 的一個音樂會活動按了有興趣參加
因為看起來像一個音樂節的活動,感覺很有趣,於是我截圖後私訊妳問妳要去這個音樂節嗎?若要去的話可以帶我一起去嗎?
E:「當然沒問題啊,但這是一個很基督教的音樂會喔,都是基督音樂」
D:「😂蛤!是喔!哈哈我不知道,呵呵」
聽到基督教音樂…瞬間傻眼了傻眼 內心十個問號與掙扎跳了出來
妳是基督徒嗎⋯⋯ 妳是基督徒嗎⋯⋯ 妳是基督徒嗎⋯⋯
我不是在排斥基督徒啦,但也明白被一些偏激基督份子弄過的傷痕累累,所以面對基督徒我會開始隱藏自己的性向,活在自以為的舒適圈,雖然以我陽剛的外表隱藏與否並沒有用,而且我也會先入為主的認為對方對我的性向並不會太友善,他們解讀錯誤的聖經帶來的根深蒂固的偏見,與我對他們通常難以接受與歧視的根深蒂固的偏見有時不謀而和….
但是開口詢問了音樂會突然聽到基督教就說不去的話有些沒禮貌,所以我就禮貌性上說,可能我星期天比較有空,若妳星期天要去再找我去吧,可是我都六點多才下班喔,不知道會不會有的晚,你們覺得太晚要先去的話就不用等我沒關係。
很好,為期兩天的音樂會,我看到妳星期六去參加了,那我應該可以不失尷尬的不用拒絕了吧,我暗自看著妳的限時動態鬆了一口氣
但是星期日,妳開心的跑到我的工作崗位來告訴我,昨天音樂會很棒,所以妳今天打算再去一次,問我要不要一起去
愣住⋯⋯
我面露不確定,試探性詢問有誰要一起去,以及幾點回來,因為我問了其他不是基督徒的當地人,問他們去參加過這個音樂會嗎? K:「去過,爛死了!大概只有四分之一是音樂會,剩下四分之三在禱告、做見證⋯⋯」 R:「嗯,我去過一次就不想去了,不是基督徒你會覺得很爛的,相信我」
我很想拒絕,但卻又很想跟妳一起出去,內心掙扎的不知道該背棄自己良心去一個自己不喜歡的活動嗎? 而妳在我面露猶豫時不斷跑來我的工作崗位詢問我決定的怎麼樣,彷彿很希望我能與妳同行
但我還沒有很喜歡妳吧⋯⋯ 所以我再三考慮後,決定拒絕妳的邀約,妳有些失望的卻又說著沒關係下次有什麼活動可以再一起去
晚上妳傳了妳玩Henna的照片給我,我興奮的說我們可以在girls night 玩這個,妳表示這真是一個很好的主意
第三次girls night ,我早就預期好自己會想幫妳畫上Henna,當大家都認真的用Henna畫出Henna該有的圖案時,我調皮的拿起畫筆在你的手臂上寫下:ED is cute❤️ 妳看到我在你手臂上寫下這些字,非但沒有掙扎拒絕,卻用著高坑的聲音叫著:「EDDDDDDD!!!!」
我喜歡妳總是這樣叫著我,不管在什麼場合,什麼派對,每當妳在人群中看到我時,妳只會看到我而大聲的叫著我的名字…. 彷彿看到我很興奮開心,彷彿人群中妳只看的到我一樣…. 就如同我在人群中也只看到妳一樣
每當有新的朋友來這個趴踢,妳總是迫不及待的向她們展示我在妳手上寫的字,妳開玩笑的說明天要穿長袖蓋住,第二天卻仍然到處展示給別人看我在妳手上留下的字跡。
我喜歡妳,私心的在妳手臂上簽上我的名字,私心的覺得這樣妳就好像屬於我的,好傻好天真…..

 

#尋人
那天使用woo talk,我是台南人讀某間醫學系,你則是台大某科系,而且你還有開間大公司(希望線索沒有多到不小心幫你出櫃),聊得很開心,覺得你很聰明,你說你要先忙,但是因為我用無痕所以之後就斷了qwq!希望能尋到 #woo呆